擔心被中國“誤會”,尹錫悅特意囑咐外交官,要對華展開積極外交

面对美国想要拉韩国加入所谓“芯片四方联盟”的策略,韩国新总统尹锡悦,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应对方式。

据报道,尹锡悦已要求韩国外交部积极展开对华外交,不能让中国在供应链问题上对韩国产生误解。

表面看上去,与此前毫不犹豫地就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以及直接表现出来的亲美态度来看,尹锡悦此番强调让外交部向中国解释,似乎“对华强硬立场”较之前相比有所松动。

但实际上,所谓的“两面为难”,以及尹锡悦所说的,“为了扩张韩国的利益”,“并不是特定的针对和排挤某个国家”,都只是幌子罢了。

首先,他强调为了“扩张”韩国的利益,其实就是想要说,韩国加入美国所谓的“芯片四方联盟”,是想把“蛋糕”做大,而不是把原本跟中国之间的“蛋糕”,让给美国。

可这属于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美国财长耶伦在访问韩国的时候,明着说了这个所谓的“芯片四方联盟”,就是为了摆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要把中国排挤出半导体产业链。

韩国加入这么一个组织,却说只是为了扩张韩国的利益,不损害中国利益,岂不是掩耳盗铃吗?

另外,尹锡悦对韩国外交部的叮嘱的是,“积极的向中国解释,避免中国因此对韩国产生误会”。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韩国已经决定要加入这个组织了,现在派韩国外交部来跟中国加强外交联系,不过是事后弥补性的做法。

事情在没有做出决定之前,跟别人打招呼那才叫商量,现在韩美双方都已经把事情决定好了,然后才去求别人的“理解”,这还能叫商量吗?

韩国总统尹锡悦此举,实际上就是已经决定了加入美国主导的“四方芯片联盟”,明知道会损害中国的利益,但是又不想因此扰乱了中韩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因此才故意做出这种姿态,来表现尹锡悦并不是一味的“对华强硬”立场。

其实站在尹锡悦的角度来讲,就连这个姿态,可能也不是做给中国看的。因为从政治立场上来说,此前曾在韩国检察厅任职的尹锡悦,可以说是一个纯正的亲美派。

他上台之后,不管是把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国防部,还是传出要重启萨德系统的消息,以及毫不犹豫地加入“印太经济框架”等等行为,都可以看出,尹锡悦在中美之间的亲美立场是很明确的。

这么一个“亲美派”,之所以还要给中国一个“解释”,本质的原因不在于中国,而在于韩国自身。

直白一点来说,韩国跟日本国内都有“亲华派”,这些“亲华派”背后也有自己的经济根基。正是因为在韩国和日本都有大量的企业或者个人,在跟中国的贸易中获益,所以他们并不愿意看到韩国绝对的倒向美国,从而影响中韩之间的关系,因为这会让他们利益受到损失。

这也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一个典型的表现形式,只不过韩国跟日本不同的是,韩国的经济规模相对较小,跟中国之间的贸易规模又更大一点,所以“亲华派”在韩国政治派系中,力量更强一点,对韩国政局的影响,也更加深刻。

尹锡悦如果一味亲美,那么这些韩国国内的亲华派,以及其它在中韩贸易往来中获利的政治派系,都会站起来表示反对的。

尹锡悦为了自己的位置能够坐得安稳,就必须在执政中,考虑其它政治派系,以及利益集合体的主张了。

现在他让外交部尽量向中国解释,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为了韩国的利益,愿意尽一切努力的形象,本质上就是为了堵这些韩国国内“亲华派”政治力量的嘴。

但实际上,这件事的根源,根本不在于韩国是不是向中国解释了,而是尹锡悦做的这个决定,从本质上就是在损害韩国自身的利益。

就说“芯片”,现在韩国加入美国主导的“芯片四方联盟”,看上去是借助着美国的资本和经济实力,把一些产业链从中国吸引到韩国去了。

但是从长期来看,这么多芯片生产出来卖给谁?美国的芯片都要卖给中国,韩国为了帮助美国遏制中国,彻底得罪了中国这个最大的消费市场,就算把产业链吸引过去了,又能怎么样呢?

这些年来,韩国经济之所以能够突飞猛进,靠的不是美国的技术支持,而是背靠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

没有了技术,或许卖点泡菜也能赚钱,可没有了市场,韩国就算是生产出火箭来,又能卖给谁呢?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可惜尹锡悦是个非常正统的西方文化下培养出来的政客,他只有立场,没有国家的概念。

如果此项举措最终变成现实,损害的必然还是韩国的利益,这一点现在他们不明白,总有一天会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