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首富赵长鹏,985亿身家半年缩水89%

从创立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到坐上华人首富位置,赵长鹏只用了5年。近期,随着比特币等价格的大幅下降,赵长鹏的身家在半年内缩水了5000多亿。同时,币安在居无定所之际,还面临着监管风暴。无奈之下,赵长鹏只得将眼光瞄向了越南。

来源:综合自中国基金报、市界、棱镜、Career In 投行PEVC、易简财经

6月14日,比特币跌破2.1万美元大关,一夜之间,比特币创18个月来新低,一度有近28万人爆仓,约65亿资金蒸发。“华人首富”身家缩水90%,全球首富马斯克也被套牢。 

 

(比特币近一年走势 来源:coinmarketplace)

 

加密货币暴跌的背后,一帮凭借其成为亿万富翁的大佬们的财富也“灰飞烟灭”了。

 

01

“华人首富”一夜返贫?

财富缩水近90%

 

加密货币的热潮使赵长鹏、山姆·班克曼·弗里德(Sam Bankman-Fried)、迈克·诺沃格拉茨(Mike Novogratz)和其他一些数字资产持有者成为了亿万富翁,但现在他们的财富正以惊人的速度消失。

 

来源:彭博亿万富翁指数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从11月9日比特币历史高点6.9万美元至今徘徊于2.1万美元附近,与加密货币有关的七位亿万富翁总共损失了1140亿美元。

 

名单上打头的、损失最惨重的就是去年底以近960亿美元(当时约人民币6100亿元)身家超越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的4244亿元,登顶华人首富的世界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ance)创办人赵长鹏(猜你想看:创业4年,财富900亿美元,赵长鹏成华人新首富!平台国内被禁,这个首富有示范意义吗?)。数据显示,其身家已经仅剩102亿美元,财富蒸发了将近89%。有网友戏称,这是“一夜返贫”。

 

来源:彭博亿万富翁指数

 

赵长鹏在半年时间内损失了8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33亿元),截至6月15日,赵长鹏身家仅剩10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3亿元)。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今年以来,赵长鹏的财富蒸发数额在所有富豪中位列第一。

 

而全球首富马斯克也中招了。此前有媒体分析称,特斯拉在2021年年初买入15亿美元比特币,价格约为3.5万美元/枚。

 

按照此成本计算,马斯克和特斯拉目前也被深度套牢。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自去年11月9日比特币达到近69000美元的历史新高,到今年6月14日比特币跌至2020年12月以来新低,币安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FTX交易所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SBF)、Coinbase交易所的Brian Armstrong等七名加密货币领域亿万富翁的财富总共缩水1140亿美元。

 

市场对于下跌的原因众说纷纭,欧易研究院指出,影响近期行情下行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主要因素之一是上周公布的美国CPI指数创下了40年来的新高,超出了市场预期。这意味着此前美联储加息没有达到期望的抑制通胀目标,很可能本周三召开的美联储6月会议不仅会坚持货币紧缩,并且加息幅度将在预期的50个基点基础上有进一步激进的可能。加息对于虚拟货币市场意味着资金流出,币价的持续下跌便是体现。第二因素是某机构爆雷,大量抛售stETH币(stETH即“Lido Stake Ethereum”,是专门为用户提供以太币流动性质押服务的项目),导致以太坊币价暴跌,进而引发连环崩盘。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表示,按照回撤比例看,虚拟货币在历史上大幅度回撤屡见不鲜。但是从宏观经济面看,本次美联储加息从根本上破坏了虚拟货币的底层逻辑。“若此次无法挺过美元强势周期,加密货币很可能被淹没在历史长河当中”。

 

02

泡沫破了

从名不见经传到登顶“华人首富”,再到身家暴跌,赵长鹏魔幻故事背后是加密货币造富神话的破灭。

 

赵长鹏1977年出生于江苏,并在十几岁时和家人移民去了加拿大温哥华。

 

2017年,赵长鹏在中国成立了币安交易所,到 2021 年,币安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该交易所有9000万用户,上线了600多种数字货币,并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交易。

 

币安每天的交易额能达到760亿美元,通过收取手续费、上币费、服务费等,币安赚的盆满钵满,按照此规模,估值达3000亿美元。

 

根据福布斯公司测算,持有币安30%股份的赵长鹏身家达到958亿美元,并成为“华人首富”。

 

但加密货币市场让这些财富表现出了极强的不确定性。

 

从近期暴雷的Luna币中可以看到,赵长鹏的财富做到了快速暴增和“一夜返贫”。

 

2018年,币安花300万美元,买了1500万枚Luna币。价格最高时,价值高达13亿美元,币安纸面获利450倍。

 

但在2022年5月初,Luna币崩盘,仅用了几天时间,价格就从接近90美元一枚跌至不足0.00015美元一枚,数亿财富眨眼灰飞烟灭。

 

从300万美元到13亿美元,再到0.2万美元。Luna币的起伏成为赵长鹏财富上窜下跳的一个缩影。

 

03

摊上事了?

 

和蒸发掉的身家相比,赵长鹏还面临一个更大的麻烦。据媒体报道,近期赵长鹏一手创办的Biance被疑存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可能,且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正在被美国证监会调查。有相关文件称,Biance五年内协助洗钱不少于23.5亿美元的腐败资金。

 

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币安(Binance Holdings Ltd.)是否违反了证券规则,在该加密货币交易所五年前刚刚起步时出售其BNB代币。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审查深入调查了该公司的起源以及其如今是世界第五大代币的BNB代币。获准匿名讨论这项机密调查的人士说,调查人员正在调查2017年的首次代币发行是否相当于出售了一种本应在该机构注册的证券。

 

据了解,Binance于2017年推出,并于当年7月通过首次代币发行(ICO)部署其原生代币。Binance Coin (BNB)分发给早期支持者和天使投资人以及交易所的核心团队。该代币在公开发售时以15美分的价格售出,它帮助币安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笔钱用于改善平台、增长、营销、教育等。

 

BNB代币的市值超过480亿美元,在不计算稳定币Tether(USDT)和USD Coin的情况下排名第三。

 

币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不适合就正在与监管机构进行的对话发表评论,这些对话包括教育、援助以及对信息请求的自愿回应。”该公司补充说,它与当局合作,“我们将继续满足监管机构设定的所有要求。”

 

币安运营着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该公司表示,其注册地不在任何一个国家,而是在全球各地设有分支机构。该公司已成为寻求控制加密行业的美国调查人员的焦点。此前曾有报道称,该公司面临司法部、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和美国国税局的调查。

 

今年早些时候,路透社的一项调查报告声称Binance通过其平台实现了高达23亿美元的洗钱活动。

 

币安否认了这些指控,并强调了其在协助执法机构防止犯罪分子利用其平台进行非法活动方面的作用。币安称,该报告是“使用2019年过时信息和未经证实的个人声明的严重误导性专栏文章”。

 

04

到处流浪找“避风港”

 

此外,币安的归宿也让赵长鹏焦头烂额。

 

赵长鹏出走海外时,本意是去到一个监管宽松的地方安定下来,但不成想,从一开始诸多国家就不欢迎这位“客人”。

 

赵长鹏的首站是日本。2018年,日本金融厅以币安未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向其发出警告,币安在没有拿到正式牌照的情况下,不能向民众提供交易服务。

 

在日本折戟,赵长鹏跑去英国。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明确表示,币安“广泛的地理分布”使其无法进行监管。这种为了在监管宽松地区开展业务而不设立总部的行为是很多监管机构所不能容忍的。

 

此后两年,赵长鹏又辗转美国与新加坡,但均被下逐客令。

 

在这个过程中,不设立总部的做法被多国监管部门视为风险,但却被币安解释为“去中心化办公”。加密货币“去中心化”的核心特征直接被币安拿来,做成了被迫流离失所的挡箭牌。

 

被多国驱逐,币安始终是无根之萍,赵长鹏急切的想给币安找一个“家”。

 

现在,赵长鹏又将希望寄托在迪拜、越南等国。

 

首先是迪拜。此前,赵长鹏曾公开表示,自己的99%的财富均为加密数字货币,并认为房子的流动性太差以至于无房无车。但为了向迪拜展示自己的态度,赵长鹏在迪拜购置了一套公寓。

 

赵长鹏的努力有了些积极进展,根据此前报道,币安已获准在迪拜开展一些业务,并在迪拜的世贸中心建立了一个区块链技术中心。

 

现在轮到了越南。

 

2022年6月3日,赵长鹏来到越南参加2022年越南NFT峰会。在这场活动上,他表示,我们每天都在努力与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合作,为数字资产制定法律和监管框架。如果该领域有明确的法律体系,越南可以成为获取新技术的先驱之一。我很感激越南是最早拥有合法区块链协会的国家之一。

 

当日,他还发了一条推文:“我爱河粉”,以表达自己到达越南的激动之情。

 

05

在推特,他和马斯克一样活跃

 

几年前,数字货币在中国疯狂发展时,各大交易所、发币者也都建立了自己的社群,甚至可以说,社群维护是币圈最重要的运营,币圈大佬们也在社交平台上异常活跃。

 

当年风头盖过赵长鹏的有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火币老板李林、OKCoin老板徐明星、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等。但近三年,这些人已经销声匿迹,徐明星甚至多次被炒币者围堵,还曾多次被警方调查。

 

作为加拿大籍的华人,赵长鹏则活跃在管控之外。

 

他的推特粉丝高达550万,是币圈粉丝量最多的人。他就像一个布道者,几乎每天都发几条有关数字货币的推文,与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一样活跃,两人有时还会互动。

 

2021年11月,马斯克与赵长鹏关于狗狗币的一次互动,当时有媒体以“马斯克被币安CEO击倒了”为题,予以报道

 

“他其实相对比较低调,数字货币交易所本身是有巨大争议的,谁也不想太高调。他发推特也许是维护公司形象的需要。”蔡凯龙则向作者介绍。

 

与此同时,与火币、OKCoin的偃旗息鼓相比,币安也风头不减。

 

2020年2月,被称为“币圈一姐”的币安CMO何一在朋友圈发布招聘商务的广告,标准是“美、胸大、做过网络主播、00后尤佳、会聊天”。没多久,几位年轻貌美的女生照片就开始在各大社群里传播,这些人便是应聘成功的币安商务人士。

这一举动在币圈引起了巨大的争议。

 

受加密货币市场震荡、SEC调查风波、涉嫌洗钱报道等一系列“buff叠加”,如今他的身家已大幅缩水。

 

对于层出不穷的负面新闻,赵长鹏曾表现得乐在其中,他认为这是好事,最坏的是没有新闻,至少“我们是很辣眼球的”。

 

如今面对自己财富缩水,还因为“涉嫌洗钱”登上新闻,他还能继续这么乐观吗?

 

– END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本公众号转载此图文仅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有侵权或违规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刻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