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何大一

出生:1952年(68岁)

学历:哈佛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学士

现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教授、亚伦• 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Aaron Diamond Aids Research Center)创始人

成就: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发明人,1996年《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

核心观点:

1、目前全球约有150个团队正积极研发新冠病毒的疫苗,至少有17种疫苗已进入人体试验,效力如何,年底应就有机会见真章。

2、何大一团队发现的抗体,能在非常低的浓度下,得以中和病毒,成果近期将在《自然》(Nature)杂志刊登,报告称“这是全世界采集到最能对抗病毒、最有效的抗体”。预计今年10月将在美国、中国等国展开人体试验,约三至四个月就能判断效果。

3、政府应在新增病例维持低档,像是城市或地区每天不到10例时,才逐步解封。美国有世界最好的卫生保健系统,此次却没有发挥国家层级的抗疫领导力。特朗普的抗疫政策失误,不仅弱化了美国,更让美国失去全世界的尊重。

4、传染病将会一再重来,必须做好准备,面对下一波大流行。当疫情发生,真正有效的解方,就是科学的管理,希望世人对科学有更大的尊重。

□采访╱林让均、邓丽萍 文╱邓丽萍

“未来一到两年,我们都得学会与新冠病毒共生。”一谈到崩解全球秩序的新冠肺炎,美籍华裔科学家、艾滋病毒权威何大一斩钉截铁地表示,新冠病毒不会像SARS一样消失,而是会像流感般反复出现,直到成功研发出克制它的方法。通常,新药和疫苗研发,至少耗时五到十年,但过去半年,何大一带领的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团队,以五倍速、甚至是十倍速,全力研发对抗新冠病毒的抗体和解方。

“我原本该退休的,却因新冠病毒大流行,反而比往常更加倍在工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使命,何大一一语道出现实。1952年出生在台中,现年68岁的他,早年就在研究领域不遗余力,不但是艾滋病鸡尾酒疗法发明人,1990年间,他率领的团队,在艾滋病毒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成功遏止病毒进入人体后进一步散布,1996年更登上《时代杂志》年度风云人物。

聚焦预防或治疗抗体,即将人体测试

有别于其他团队,何大一的团队,聚焦在可用于预防或治疗的抗体,预计10月展开人体测试,明年第一季就有机会派上用场。但即便如此,何大一仍忧心忡忡:“现在,全球疫情比六个月前还糟糕,而且会持续恶化,连台湾也不能完全松懈。”

何大一以自己所在的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为例,该院曾同时来了700名病人,其中240名重症者还得抢加护病房,“对一个富强的大国来说,这很糟糕!病人一个个死去,医院没空间安置遗体,只能放在卡车上的冰柜。”忆起疫情最严峻时,何大一见证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场景。但残酷的是,何大一直言不讳:“距离疫苗或新药的优化和上市,预计还要花上一年或更久。”多年来致力研究艾滋病毒的他分析,最大的症结点在于感染速度。

“过去30年,艾滋病毒杀死了3500万人,新冠疫情仅六个月就感染了超过1400万人,有60万人死亡,”何大一解释,艾滋病毒不是任何人都会感染,但新冠病毒可能传给每个人,包括英国首相。美国号称有世界最好的卫生保健系统,却没有发挥国家层级的抗疫领导力。“在这次疫情中,美国像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何大一指出,特朗普的抗疫政策失误,不仅弱化了美国,更让美国失去全世界的尊重。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何大一指出,川普的抗疫政策失误,不仅弱化了美国,更让美国失去全世界的尊重。

“特朗普仍拒绝承认疫情的严重性,他不想听坏消息,只把抗疫政策留给美国各州政府,”何大一批评,“特朗普树立了很不好的范例,他不戴口罩、不保持安全距离。这场疫情会让特朗普垮台,他对国家造成非常大的损害。”

“有1/3美国人追随特朗普,而那些听从特朗普的南方州,现都尝到苦果,”相对而言,何大一就赞许纽约州长柯莫(Andrew Cuomo)果断封城,让疫情终于得到控制。只是,新冠疫情延烧逾半年,各国政府都面对“封城和解封救经济”的两难。

美国太快解封,导致确诊数爆增

何大一认为,我们不可能永远封城,因为经济一旦崩溃,就得面对另一生存难题,但他更指出,“如果没有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就不会有经济健康(economic health)。”依他的观察,美国政府关心经济重于公共卫生,殊不知,疫情若持续蔓延,就算政府想重启经济,经济最后还会被摧毁。何大一建议,政府应在新增病例维持低档,像是城市或地区每天不到10例时,才逐步解封,“美国显然太快重启经济,因而才会有如每天逾五万新增确诊数的惨状。”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美国太快重启经济,才会有如每天逾五万新增确诊数的惨状。

此外,何大一也认为,保持安全距离、戴口罩等习惯更重要:“其实,只要降低大型的群聚活动,这些合乎公卫的行为就容易执行,但在特朗普的领导下,这些都被忽略了。”他坦言,多数人难以遵守法规,崇尚自由的美国更是如此,因此,要真正控制疫情,还是得赶紧找到解方和药物。

尽管全球都在和时间赛跑,加速研发出疫苗和疗法,的确也进展神速,但何大一认为,在未来几个月都不太可能出现新药,“未来六个月,比较有机会的是抗体,它也可以是一种药物。”至于疫苗,目前全球约有150个团队正积极研发,至少有17种疫苗已进入人体试验,“哪些疫苗有保护效力,哪些没有?年底应就有机会见真章。”只是,疫苗诞生后,得进一步确认疫苗的有效期及有效族群,“很多问题仍待厘清答案,六个月,只是检视疫苗是否有效的开端,”何大一说。

团队拚研发,以抗体针剂防疫

今年2月起,随着疫情蔓延,何大一团队旋即停止所有进行中的艾滋病研究,转向新冠病毒,“我们从五名感染者取得很多单株抗体,可直接对抗病毒。”何大一团队近期将在权威的《自然》(Nature)学术期刊刊登相关研究报告:“这是全世界采集到最能对抗病毒、最有效的抗体。”

何大一说明,“我们发现的抗体,能在非常低的浓度下,得以中和病毒。”更重要的是,这项抗体只需一剂,就能维持三到六个月的效用,而且预计一剂只需50美元。

虽然抗体治疗普遍昂贵,但何大一团队和比尔盖兹慈善基金会合作,以大规模生产,算出这个“不盈利”的价格。“很多科学家都在尝试不同的疫苗和治疗方法,我们不是第一个,但希望做出最好的抗体。”何大一预计,今年10月展开人体试验,约莫三至四个月就能知道是否有效。除了美国,何大一也计划到疫情严重的国家进行抗体试验,包括中国。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今年2月起,随着疫情蔓延,何大一团队旋即停止所有进行中的爱滋病研究,转向新冠病毒。

“由于病毒持续变异,我们至少研发两种抗体来因应。”根据乐观预估,何大一团队研发的抗体药物,可望明年第一季末生产。“当然,如果抗体的成效不理想,我们就要重新来过,这就是科学!”何大一表示,在过去三、四个月,和病毒面对面的团队夜以继日工作,很多成员甚至离开家人,直接住在宿舍,以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人。而何大一刚开始着手研发解方时,曾想过和台湾科学界合作。“我们在3月底才开始分离抗体,但其实元月,台湾就开始有病例。”当时,他写信给一些台湾的科学家,包括中研院,希望和台湾医生及科学家合作进行抗体分离,“但似乎没有人有兴趣。”

后来,何大一除了获得马云公益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等支持之外,也有一位台湾企业家提供200万美元研究经费,“让我们能快速地展开研究,没有后顾之忧。”尽管人们对疫情的看法都很负面,但何大一仍从中看到了积极正面的价值,“这场疫情展现了人类的坚韧。”何大一形容,虽然生命遭逢巨变,但人们都能找到适应方法,“纽约人被关在家好几个月,他们都能自我管理,透过各种自娱方式,例如zoom开趴,自得其乐,而且很有创意。”

“科学家大动员找寻解方,也是史无前例的,”何大一指出,这次科学界的合作,和过去模式有很大的不同。“通常,科学家会保护自己的信息、建立自己的专利,但这次,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非常时期,都无私地分享知识,这是前所未见的。”“即使在中美关系紧张之下,美国和中国的科学家也是互相开放,”何大一指出,这场疫情从中国开始,因此,中国科学家比其他国家早二、三个月开始研究,提供很重要的贡献。

何大一指出,美国在全球生技业界一直保持领先,但中国科学家已急起直追。和17年前相比,中国的生技医疗产业有长足的进步,但美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生技聚落,迄今仍未能被取代。

传染病会一再重来,请做好准备

新冠病毒不会是最后一次瘟疫。“传染病将会一再重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面对下一波大流行,”何大一指出,过去17年,爆发了三次冠状病毒,包括SARS、MERS,现在是新冠病毒。何大一形容,病毒就像火。“如果你家失火,你等上五秒钟,还可以灭掉它;若等五分钟,就困难了;如果五小时,一切就太晚了。”于是,当全球发生新流行病时,上上之策即是一开始就终结它,否则,将一发不可收拾。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华裔病毒权威、鸡尾酒疗法发明人何大一谈抗疫:没有公共健康,就没有经济健康

何大一指出,“传染病将会一再重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面对下一波大流行”。

一株新冠病毒,敲响全球意识公共卫生重要性的警钟,诚如何大一所言,当疫情发生,真正有效的解方,就是透过科学的管理,“我希望世人对科学有更大的尊重,那是我们目前的美国总统身上所看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