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落选,美国可能陷入全面危机

随着大选日临近,因为支持率落后拜登,特朗普多次发表言论打击和破坏选举的效力。他曾数次提出应该推迟大选,理由是邮寄选票的增加将导致投票欺诈快速增多。今年7月他发布推特说:“2020年的大选将是历史上最不准确、最虚假的大选。“有评论家认为,特朗普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在向人们传递一条信息,即如果他输了,他可能不会离开白宫。如果特朗普落选,美国可能陷入全面危机

特朗普曾发布推特问他的粉丝:“你们认为人民要求我在总统这个位子上坐得更久一点吗?“

大选危机一定会发生,问题是有多严重

特朗普的做法向美国人提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如果他在大选中输了,他不愿退位,怎么办?答案可能会有点令人沮丧,专家说,总统有很大的权力,能根据自己的意愿来挑战选举结果。而专家通过研究推演出来的结果显示,美国陷入全面宪法危机的可能性很高。

其中一种推演的结果是这样的:11月3日选举日,夜已经很深了,在一些选情胶着的选区,投票站收到了了数十万张选票。因为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邮寄选票和缺席选票的数量都大幅增加。但是这些选票仍然必须被统计在内。基于已经统计出来的选票,特朗普在大多数州处于领先地位,并获得了至少270张选举人票。如果他的这种势头延续,那么特朗普将赢得大选。于是特朗普宣布他获得了胜利。但是因为民主党人比共和党人更可能通过邮寄来投票,因此拜登最终会胜过特朗普,因为剩余的未点票数大多来自民主党。

这个推演结果是由美国100多名专家组成的“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项目组在今年夏天推算出来的一种危机。乔治敦大学法学院的教授Rosa Brooks是其中一位研究专家。她说,专家组并不对其中某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出现选举危机的整体可能性。他们认为今年肯定会出现选举危机,但是不知道这种危机的严重程度:特朗普只是会在推特上对选举结果发牢骚呢,还是会从司法部直接调派联邦特工,部署到各计票点?如果特朗普落选,美国可能陷入全面危机

特朗普在几年前在军人中拥有多数人的支持,但民调显示近年来支持率已经不如拜登

20年前美国曾度过了一次选举危机

这100来位专家组成的项目组的另一个研究成果是:如果特朗普不满选举结果,接下来事情的关键在于他有多大的权力来挑战或者推翻这个结果。

布鲁克斯说:“美国总统和一个没有权力的挑战者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拜登能做的是只是召开新闻发布会,但特朗普能调动并且部署第82空降师。当然,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因为权力上的巨大差异,让专家对选举危机的预测变得很困难。美国大选的基础是权力的和平过渡,但是来自这个项目组的研究和其他种种迹象都表明,总统候选人挑起争端、导致危机的的方式有很多种。

其中一种类似于2000年发生在佛罗里达州的选举争端。在2000年的总统大选中,两个主要的参选人是共和党候选人乔治·W·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艾尔·戈尔。双方在佛罗里达州的得票数异常接近,布什仅以1000票左右的微弱优势领先,而佛罗里达州的25张选举人票最终将决定整个选举的胜负。民主和共和两党围绕佛罗里达州的废票问题展开争论。佛罗里达州的最高法院作出裁定:重新验票。布什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后者以5票对4票的投票结果,判决禁止任何新一轮的选票重点工作。戈尔虽然对法庭的判决强烈不满,但是他说:“为了我们人民的团结与民主的力量,我作出让步。“他接受了有关裁决,布什从而就任美国总统。整个过程持续了36天。如果特朗普落选,美国可能陷入全面危机

特朗普拥有一些铁杆粉丝,其中一些支持者在佛州的集会中指斥记者

20年前的选举危机可能重演

俄亥俄州立大学莫里茨法学院的爱德华·佛利认为,如果特朗普总统和他的支持者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2000年发生在佛罗里达的一幕可能重演。佛利推演,在选举之夜,在位于选情如火如荼的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暂时领先。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投给拜登的选票增加,拜登最终以数千票的优势领先,但接踵而来的很可能是党派纷争:宾州民主党出身的州长汤姆·沃尔夫通过签署相关文件,确认了拜登的获胜。但共和党控制的宾州立法机构在特朗普的命令下,以选举存在欺诈为理由,将作出不同的选举人任命决定。而这可能让最高法院继介入2000年佛罗里达州的选举争端之后,再一次介入美国大选。

但问题来了,即使法院作出裁定,国会也可能会介入。1887年颁布的《选举计数法》旨在帮助国会处理这种情况。但是如果参议院和众议院对选举结果持不同看法,这部法就没有对如何处理这种情况作出具体规定。专家推算:最终民主和共和两党都没有办法妥协,美国将会陷入全面的宪法危机。众议院院长南希·佩洛西发声可能会让形势更加复杂,她可能会声称,根据《总统继任法》,她将继任下一任总统。但是如果共和党认为特朗普再次当选,他们将会反对佩洛西就职。鉴于这种危机的牵涉范围,接下来事情很可能失控,持续的动荡和抗议将被引发,暴力将会泛滥。

而类似的情况也可能发生在亚利桑那州,不同的是,共和党出身的州长可能拒绝签署相关文件来确认拜登获胜,一系列的危机就此引发……这些推演表明,如果大选中各州的关键人物反对选举结果,那么,美国大选进程可能就此崩溃。如果特朗普落选,美国可能陷入全面危机

在此前的美国游行抗议中,防暴警察出动与示威者对峙。新一轮美国大选是否会出现全国性抗议?仍是未知数。

美国可能无力处理这次危机

如果特朗普对大选结果有异议,事情发展的关键在于联邦和州一级的共和党主要官员对特朗普的认同程度和合作程度。布鲁克斯说,如果特朗普落选,他虽然拥有强大的权力,但如果他的支持者对采取什么行动与他持不同观点,他就不可能在挑战大选结果上走得太远。“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项目组的推演结果显示,共和党的高层可能会支持特朗普关于选票计数遭到操控或存在欺诈的主张,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支持特朗普将要采取的行动。例如,共和党人可能会反对特朗普要求联邦接管和部署国民警卫队的决定。

如果拜登在选举之夜处于领先地位,他将可能获得部分共和党人的支持,那么美国陷入全面的宪法危机的可能性会下降。但专家们的研究发现,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即使选举结果十分清晰的显示拜登获胜,特朗普的团队仍可能会试图煽动选民对于投票结果的怀疑。特朗普曾经声称2016年的大选中的非法选票达到数百万张,这一说法使他获得了一部分美国人的支持。如果他觉得夸大其词能继续帮助他获得好处,他很可能在本届大选中继续这样做。

令人忧虑的是,除了大选的关键参与人物,例如州级官员,会对大选的进程产生重要影响,普通民众也很容易受到影响,从而质疑大选的合法性和公正性。本月初,NBC News开展的一场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9%的美国民众对于选举能否以自由和公平的方式进行感到不太有信心,或者完全没有信心。

美国的宪政在2000年的那次选举中幸存下来,但是“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项目组的专家们却担忧,鉴于特朗普在大选期间的煽动性言论,以及他本人对民主原则公开蔑视,美国可能没有能力处理这一场的选举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