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單騎跪地道歉,承諾當選總統後賠償黑人14萬億美元

作秀是政客的基本功,面对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暴乱,拜登显然比特朗普要演得好!

拜登是特朗普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的唯一竞争对手,两个快80岁的老人竞选美国总统,恐怕是美国历史上的奇观。虽然都是老人,但都不是省油的灯,互相攻击谩骂,争强斗狠,谁也不服谁,就连丢死人的性丑闻,两个人也都跳着脚对骂,看谁的屁股更脏。

从拜登正式宣布参选以来,关于两人的各种民调支持率就满天飞,今天你高10个点,后天我又高8个点,普通人根本整不明白他俩究竟谁更牛叉。但新冠肺炎疫情和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暴乱这两个重大事件终于使得2020年美国竞选逐渐分出高下,拜登逐渐走高,特朗普即将跌下神坛。

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应对方面显然存在傲慢轻敌,推卸责任,草菅人命的巨大失误,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还是选择了容忍,甚至在疫情爆发最猛烈的时刻,特朗普民调支持率一度还超越了拜登,当然这主要还是拜登自己不争气,被对手揪出来一个“通乌门”巨额贿赂案导致的。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示威抗议活动爆发以后,特朗普表现出一贯的轻视和傲慢,对抗议骚乱他选择强硬对抗,甚至不惜动用军队武力镇压,这不但未能凑效,反而激起了更大的民愤,连美国军方都明确拒绝执行总统命令向民众动用武力,特朗普的愚蠢和凶残甚至引发整个西方世界国家联动游行示威活动。这一次,美国人民终于醒悟,看透了美国问题的根源,他们不再继续支持特朗普。

在这样一个大事件、大环境下,拜登眼看着特朗普气数已尽,使出了“夺命连环刀”,他一方面到处呼喊美国危在旦夕,必须尽快“换主救国”,一方面承诺未来当选以后会给美国黑人巨额补偿14万亿美元。不管拜登的14万亿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也不论他当选总统以后会不会兑现、有没有能力兑现,至少拜登在应对美国暴乱事件上占得先机,一举赢得了占美国人口超过八分之一的黑人选票,拜登民调支持率飙升至53%,领先特朗普达到10个百分点!

现在局势已经明朗,特朗普大势已去,任由他声嘶力竭高喊“美国永远第一”、“美国再次伟大”,也为时已晚,就算他整晚不睡觉发推特,也难以收回民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