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责拜登看提词器,特朗普是为了凸显自己很行 | 京酿馆

特朗普要么说拜登是“瞌睡虫”,要么是“服用禁药”,要么是“提词器”,都是在攻击拜登的“认知能力”根本不行,将来无法履行总统责任。

指责拜登看提词器,特朗普是为了凸显自己很行 | 京酿馆

资料视频截图

文 | 任孟山

特朗普又开始攻击拜登的“提词器”了。

据外媒报道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发言人称,拜登在最近的问答中使用提词提示器的说法,是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阴谋。

不过,特朗普“醉翁之意不在酒”,攻击拜登的“提词器”主要是造成选民认为拜登“认知能力”不行,从而彰显自身的“认知能力”很行。

特朗普“醉翁之意不在酒”

“提词器”的核心其实应该是作弊。

7月1日,特朗普吐槽拜登在6月30日记者会上背稿作弊,称他提前拿到记者的问题,并照着提词器读答案。

但是,多家媒体根据现场视频否认拜登照着提词器答题。《纽约时报》认为在近30分钟的问答环节中,拜登大多直视记者而非提词器,即使答案冗长,也听不出背稿时有意的停顿。

显然,“提词器”不是关键,提前拿到问题才是关键——如果特朗普的吐槽是真的。

为什么?

因为“提词器”几乎无人不用,奥巴马当年也经常使用,当初媒体甚至戏称其“提词器总统”。也就是说,用“提词器”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特朗普几乎是略过了拜登与媒体之间的“作弊”,将“提词器”标签画到拜登身上。

这让选民在脑海中形成拜登“认知能力不行”的印象,制造其过于年迈以至于脑子老糊涂了的印象——虽然他也已经74岁,比拜登不过年轻区区4岁。

指责拜登看提词器,特朗普是为了凸显自己很行 | 京酿馆

资料图

还指责拜登“可能涉及禁药”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月13日消息,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说,“我认为,(拜登)可能涉及禁药。这是我听说的。我是说,也许是禁药。我不知道(拜登)如何能够走出说话不成句的糟糕状态。你们看到了几场大型辩论的情况。”特朗普指的是民主党候选人之间的辩论。

在特朗普看来,拜登“认知能力有问题”,他不应该说话流利,不应该讲话不中断,不应该不迟疑。既然拜登的这些问题都不存在,那他肯定有别的问题。比如,拜登可能通过“服用禁药”解决这些问题。

特朗普8月26日在白宫接受《华盛顿观察家报》采访时指出,他相信拜登在党内初选的辩论表现突飞猛进是因为服药,还说将要求拜登在出席首场电视辩论前接受药物测试。

显然,这未经证实,或者说大约不会被证实。但是,特朗普在竞选中抹黑拜登,就像拜登专门买个网站黑特朗普一样,都不过是大选中的一场场表演。

大家都在利用公众只有短时记忆的缺陷——只要时间略长,公众都记不住细节,只记得好像有过这么一回儿事。

其实,拜登也这样,他一次次说错数字更像是设计好的,比如他说,“现在我们有1.2亿人死于新冠肺炎”,美国有“1.5亿人死于枪支暴力”等。对此,特朗普团队自然反驳、辟谣,拜登也纠正、道歉。

但是,大家据此形成的印象是,不管是新冠肺炎还是枪支,确实死了很多人。

目标是要凸显特朗普“认知能力强悍”

特朗普认为,拜登在与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工会成员交谈时,使用“提词器”,进一步证明他的认知能力正在下降。

那特朗普本人的“认知能力”呢?

那自然是棒棒的,能棒到把医生都搞晕了——这当然是特朗普本人说的。

特朗普的推文基本大约可以归结为两类:骂别人和夸自己。

只要是他做的事情,都是无与伦比的好,只要是他的支持者,都是绝对的好;只要是拜登的事情,都是奇差无比,只要是刊登不利于他的媒体或者有利于拜登及其民主党的媒体,都是假新闻、假媒体。

美国媒体只要一说新冠肺炎的严重性,就会被特朗普骂,他自己总是轻描淡写疫情。因此,拜登在9月9日指责特朗普背叛了美国人民,称他在新冠病毒致命性问题上故意撒谎,“这是失职,是耻辱”。

在此前的演讲中,拜登指出“4年来,特朗普在我们国家一直是个有毒的存在,我们能摆脱这种毒素吗?”

不过,在他呼吁选民摆脱“毒素”之时,特朗普针对拜登的攻击一刻不停。他在去内华达的路上也是如此,要么说拜登是“瞌睡虫”,要么是“服用禁药”,要么是“提词器”,反正都是在攻击拜登的“认真能力”根本不行,将来无法履行总统责任,只有他才是认知能力强悍的,应该被选上。

当然,攻击归攻击,最终能起到什么效果,只能等着瞧。大选结果会给出最终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