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體炒作“大兵壓境”,中印外長聚光燈下低調會晤

备受关注的“中印外长莫斯科会晤”于当地时间10日晚举行。但截至本报今日凌晨发稿时,主办方还未公布关于会晤的任何具体内容。东道主俄外长拉夫罗夫在昨日的午餐会中是如何招待中印两位外长的,截至发稿时也没有看到详细的报道。可以确定的是,因为这是中印在45年来首次边境鸣枪事件后的第一次高级别会晤,各方的态度都相当谨慎和低调。有评论认为,中印外长的此次会晤,将为缓解两国边境紧张局势带来“狭窄的机会之窗”。然而印度国内仍有不少煽动民族主义的力量,在持续炒作中印“陈兵边境”,持续夸大印军的战斗力,并持续地推动各种反华运动。印度地缘问题专家贾雅德瓦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以上情况表明,印度政府试图在中印外长会前最后一次作出“极限施压”,以配合会谈并赢得先手。但正如香港《星岛日报》10日社论所称,“民族主义是危险的怪兽,易放难收”,激化了的民众情绪,也许会倒逼印度政府采取莽撞行动,最终可能造成损人害己的不幸结局。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和中国外长王毅举行三边会谈并合影】

外界对谈判的预期不高

北京时间11日凌晨,《今日印度》发出简短的即时消息,称印度外长苏杰生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晤已经于北京时间10日晚11时35分正式开始,比此前计划的推迟了几小时。北京时间晚10时许,苏杰生发推特展示了与拉夫罗夫、王毅举行三边外长会的照片,感谢拉夫罗夫的热情招待。据《今日印度》报道,三边外长会在中印外长会之前召开。三边外长会后,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在谈到即将召开的中印外长会时表示,“印度和中国处在常规接触状态。我们重申,印方致力于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

据《印度斯坦时报》10日报道,此次会晤被认为是缓解当前边境实控线局势的“关键会晤”。专家认为,鉴于俄罗斯与中国和印度都保持有良好关系,因此它不愿在两国之间“选边站”。预计此次中印外长会晤不会立竿见影地促使双方在边境对峙问题上达成突破性共识,但可能为双方下一步的政治介入奠定良好基础。但总体来看,外界对此次会晤的期待并不高。香港《南华早报》10日称,这场“高风险会谈”不太可能取得突破。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赵干城对该报表示,最近的鸣枪事件让两国都有一种紧迫感,需要努力给局势降温。他说:“外长会议是在长期边界争端的微妙关头举行的,尽管两国之间存在各种困难和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它为双方寻求和平的政治解决方案提供了一个狭窄的机会之窗。”

美国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孙云10日告诉《南华早报》,双方利用外交和军事会谈来“最大化他们所认为的国家利益”。但考虑到中印关系的急剧恶化,特别是在6月份发生了半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边境冲突之后,很少有人认为莫斯科会晤会取得任何突破。孙云说,“我认为北京正在试图修复关系,但它不会做出印度所要求的关键让步。”

赵干城表示,除了边境紧张局势,王毅外长还将努力劝阻新德里在日益增长的超级大国竞争中站在华盛顿一边。他说:“中国不希望自己的家门口有一个对手,王毅将努力说服他的印度同僚,中国仍然可以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发展伙伴。”

英国《金融时报》10日引用印度前陆军军官辛格的话表示,“如果谈判失败,唯一的选择就是两国最高领导人进行对话,否则冲突将升级。”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安全研究专家纳朗表示:“我认为没有人会期望出现重大突破。最好的情况是,双方都带着军队如何避免碰撞的详细框架离开。”

印度高官仍在放狂言

与此同时,印度国内同时充斥着民族主义膨胀和并不希望开战的矛盾气氛。《印度时报》等主流媒体10日均援引同一名匿名印度政府高官的话警告称,“如果中国胆敢在拉达克地区越过红线,印方必将对此进行报复”,“如果中方挑起战争,必将付出沉重代价”。他声称,中国军队现在甚至仍希望采取针锋相对的行动,试图占领对峙地区的制高点,印军一线部队已被赋予充分的自由裁量权,“可在其认为合适的情况下作出恰当回应”。该官员还称,“印军装备精良、准备充分”,有能力在包括热钦山口在内的附近的制高点作出反击。他表示,印方已向中方传达了以下信息,即“不要试图破坏印度的任何防御工事,包括铁丝网”,“这是红线”。印度安全机构评估认为,尽管中方在“拉达克地区”部署了“约5万士兵和150架战机”,但整个战区的部署显示其尚未做好发动“全面战争”的准备。

《印度斯坦时报》的报道说,为应对中方军队的“恐吓性军事行动”,印度已在“拉达克地区”等地部署了坦克和步兵车等装备。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中方也派出其坦克中队、机械化步兵小队和若干兵力,“试图以武力方式威胁印度领土”。他称,中印目前在对峙地区的兵力对比约为1:1,“如果中方未来增兵,印方也将作出相应部署”。但他也承认,“如果发动战争,双方都将付出惨重代价”。他还说,“战争不会在一夜之间爆发”,此前还会有很多“口水战”、小规模冲突等,“显然还没有到爆发战争的阶段”,“但我们已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现在应关注双方的外长会谈和其他对话是否会有所突破”。

印度ZeeNews电视台10日则继续爆料中方试图“越境侵略”的消息。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中方军队约40名士兵8日下午5时许,乘坐两艘快艇“试图突破双边边境实控线”。印方哨所监控到了相关行动,并立即发出警报。报道还提到,印度9日披露“中方军队携带棍棒、长矛和砍刀入侵边境的企图”后,两军指挥官举行了会谈并提到了这一问题。会谈从上午11点至下午3点,但没有任何进展。报道称,中方在会谈中作出了“攻击性行为”,但并未指明到底是何种行为。

除了喊话“警告”,印度还加大了人文领域对华施压力度。印度《经济时报》10日报道称,印度对中国公民实施了更严格的签证规定,与孟加拉国、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国家处于同等地位。

印度地缘问题专家贾雅德瓦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中印之间目前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而10日印度主流媒体报道中的“匿名政府官员”表态其实也证实了这一点,关键是双方如何找到一种彼此都能接受的方式“体面退场”。

王毅:防止世界重回“丛林时代”

一些西方媒体借机使劲挑拨中印矛盾。美联社10日称,在经历了数十年来“最致命的对峙3个月”后,印中边境争议的局势似乎正在恶化。自1962年中印战争以来,两国经济都实现了大幅增长,“但中国远远超过了印度,同时享受着对这个邻国的巨额贸易顺差”。印度试图利用中国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以及与美国和欧洲日益恶化的关系,成为外国制造商的新基地。印度对中巴经济走廊成为“一带一路”旗舰项目日益担忧。与此同时,印度与美国日益增强的战略联盟“已经惹恼了北京”,北京将这种关系“视为抗衡中国崛起的一种力量”。

《华尔街日报》9日称,当前中印正为严冬坚守各自阵地做准备。严冬通常会让当地的军事活动陷入长达数月的深度冻结。但专家和安全官员表示,极度紧张的局势可能会让今年的情况变得不同。印度官员表示,今年整个冬季,他们将比过去几年增派数万名士兵。印度方面不排除在低于零度的气候条件下进行对抗,这种行为几无先例。

香港《星岛日报》10日社论称,本来中印应为事态降温,避免爆发战争,但印度内政上正面对新冠肺炎失控暴发、经济严重萎缩等危机,一向善于利用民族情绪以巩固权力的印度总理莫迪,可能会利用中印军事冲突,转移国民目标,以纾解内部矛盾,这是中印局势的最大隐忧。莫迪政府不断加码排挤中国货和中资,转移了民众对政府内政失败的不满。但民族主义是危险的怪兽,激化了的民众情绪,会倒逼政府采取莽撞行动,最终可能造成战争等不幸结局。

《星岛日报》还说,目前中印局势有另一个危险,就是善于挑动民族主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意挑起中印冲突。他不断向印度伸出橄榄枝,表示可调停中印之争,但在美国疯狂打击中国之时,他的调停实质是极度偏帮印度,挑拨其与中国对峙,以助美国的遏华战略。在美印利用外敌纾解内部矛盾的共同策略下,中国官民对中印边境纠纷更须冷静以对,保持战略定力,不让对方的意图得逞。10日,王毅在莫斯科出席上合组织外长会时表示,今天的美国正在成为当代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应坚决防止强权政治把这个世界拉回到“丛林时代”。(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