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背包客揭露昆州农场打工黑幕:一周七天无休只挣$111

舆讯 据澳洲网报道 在昆州Bundaberg地区完成88天农场工作的背包客表示,当局需要作出更多努力,杜绝违法克扣薪水的黑心劳务雇佣承包商。

美国背包客季雅(Kiah Fowler)因冠状病毒大流行而失去了她在Airlie Beach的餐馆工作后,于3月来到了Bundaberg。

澳大利亚背包客揭露昆州农场打工黑幕:一周七天无休只挣$111

她联系了一家劳务雇佣公司,该公司在广告上刊登了附带合租房待遇的种草莓工作,但季雅最终的工资低于法定最低标准,而且也付不起房租。

“我遇到过一些非常可爱的农民,他们支付法定工资,并尽力提供良好的工作条件…但我也遇到过反面案例,这一行的底线就是这么低。”她说。

季雅说,法定最低工资为每小时24澳元,但她作为临时雇员每小时只有19澳元,她向公平工作监察员举报了。

去年,监察员发现Wide Bay是工资、记录保存和工资单方面违规风险最高的种植业地区之一。

根据该州劳资关系办公室(OIR)的数据,目前昆州385家为种植和农业行业提供劳务雇佣服务的持牌机构。

在过去的12个月里,OIR以“不遵守规定”为由取消了11张牌照。关于工资单的问题 24岁的茉莉(Merlee Quaak)今年年初持打工度假签证从荷兰来到Bundaberg。

澳大利亚背包客揭露昆州农场打工黑幕:一周七天无休只挣$111

在签证还剩3个月就到期的情况下,为了完成88天的农场工作并再续签一年,她被迫接受了能找到的第一份计件工作——摘西红柿。

“我每周工作七天…最多的时候一周挣了111澳元(约552元人民币)。”

由于付不起青年旅馆的房费和生活费,她设法在设法在一个包装棚里找到了一份按小时付费的工作。“我的工资单上并没有说明他们是计时还是计件付费,但上面写着『下地』,但我是在包装棚里做质检的。”她说,“『下地』是指在田里干活,但我不是。”

工资单上还写着雇主从她的收入中扣除了9.5%的退休金,但她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

来自Channel Islands的艾丽(Ellie Lavar)在4月至6月期间为一家劳务雇佣公司工作,在Bundaberg采摘西红柿,她注意到工资单上的企业ABN不停变换。“不同工资单上的公司名称不同,每周都会随机换一家。”

“没有人能用挣到的钱支付房租,我们都在用自己的积蓄付租金。”

其中一家公司Toorongtong Pty Ltd后来因为提供虚假信息被OIR吊销了执照。

澳大利亚背包客揭露昆州农场打工黑幕:一周七天无休只挣$111

呼吁当局作出更多努力

Bundaberg果蔬种植者协会的总经理格里玛(Bree Grima)表示,业内仍存在“破产重生”的做法:一家劳务雇佣公司关闭后换个名字重新营业,以避免被抓。

“想想看,只需要一部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十分钟,你就能拿到一个ABN,然后就可以开始运作了。”她说。她呼吁对注册企业实行更严格的规定。

公平工作监察部门的发言人表示,改善种植业的职场合规性,包括劳务雇佣公司,仍是一个优先事项。

“所有在澳工作的人都享有相同的权利,无论他们的公民身份或签证身份为何。我们敦促任何关心自己薪资或权益的工作者联系公平工作监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