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消息正式傳來,台積電開始反轉了

芯片規則修改后,劉德音就宣布在美建廠,不僅稱在美建廠符合台積電的利益, 還持續擴大在美建廠規模,將投資金額增加到400億美元。

對于建設非美技術的芯片生產線,台積電也直接否決了,劉德音稱建設非美技術的芯片生產線,不是目前考慮的方向。

結果進入2023年后,多個消息正式傳來,劉德音態度大變,台積電也開始反轉了。

例如,劉德音拒絕了美芯補助方案,并暫停補貼申請;台積電延遲在美量產4nm芯片時間,推遲到2025年;

台積電還宣布根留台灣,將18工廠等作為5nm等芯片重要制造基地,并宣布啟用新的研發中心,加速推進2nm等芯片,規劃三座2nm芯片工廠,計劃2025年投產。

關鍵是,台積電削減了資本開支,降至300到280億美元之間,還派魏哲家等拜訪國內重要客戶。

台積電這一系列變化,意味在美建廠大變,不僅不會給美最先進的芯片制造技術,也不會將更多先進產能放在美。

美媒稱台積電在美生產4/3nm等芯片,對美半導體行業也沒什麼幫助,因為這些芯片都需要運回台灣進行封裝測試。

張忠謀都多次表示,美要重新建立像台積電Capacity,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在短期內不可能。

當然,台積電突然反轉,尤其是在美建廠這事上,也有原因的。

首先,台積電在建廠是為了獲得更多芯片訂單,因為芯片規則修改后,失去華為訂單,需要更多美芯訂單填充產能。

結果在美建廠后,美芯訂單不僅沒有增加,反而減少,導致台積電7nm等先進工藝產能過剩,營收連續多個下滑。

高通等美芯巨頭還有意將訂單交給英特爾代工。

台積電在美建設工廠,增加投資金額,也是為了獲得更多補貼,結果美承諾的補貼遲遲沒有到賬,還要求台積電交出利潤等更多核心數據。

其次,國內廠商持續減少進口芯片數量,導致美芯企業向國內出貨的芯片減少,台積電六成的收入都來自美芯訂單。

也就是說,國內廠商大量采用國產芯片,或者將更多芯片在國內制造,這也是魏哲家等拜訪國內重要客戶的原因,自然是想爭取更多訂單。

關鍵是,華為聯合國內產業鏈已經取得了突破,實現了先進的麒麟9000s等芯片在國內制造。

中芯國際也宣布晶圓擴產工作基本完成,預計年底實現月產各類芯片超1億顆,在已經量產的芯片中,敢于同國際大廠相比較。

目前,中芯國際75%的芯片訂單都來自國內廠商,徐直軍又呼吁更多采用國產芯片等,華為芯片自給率已經達到了70%,必然會更多芯片在國內制造。

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積電只能加速向國內出貨更多芯片,加速在國內布局等,畢竟,國內市場是全球最大的芯片消費市場,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