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釋法後,英國稱有權幹涉香港事務,欲施壓中國釋放黎智英

最近這段時間,黎智英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案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香港特區政府以及全國人大完全按照法律程序處理該起案件,而且該案純屬中國內政。

但英國方面卻再度在這個問題上刷起了存在感,據法新社消息,英國首相蘇納克公開宣稱,英國有權介入香港事務,並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停止針對包括黎智英在內的泛民主派聲音。

一個外國領導人,不顧國際社會的基本外交準則,公然以首相的身份宣稱要干涉別國內部事務,英國這樣的行為激起了中國的強烈反對。

中國駐英國大使館、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連續發聲, 指出英國方面的行為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干涉,違反了國際法原則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從黎智英案的審理進程來看,英國方面由首相蘇納克直接出面進行胡言亂語,大概與近期的一次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有關。

黎智英是英國公民,但卻在中國香港特區進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各種行為,在被特區政府控訴「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之後,黎智英依然賊心不死,聘請英國籍大律師歐文為自己辯護。

黎智英

這樣的惡劣行徑觸發「人大釋法」, 最終全國人大裁定英國籍大律師,應該首先取得香港特首發出的證明書,才能為黎智英進行辯護。

這樣的裁定,直接斷了英國方面利用律師來插手黎智英案的可能性,隨後黎智英律師團找上英國希望施壓中國放人,稱商討了所謂黎智英獲釋的「潛在方案」。

香港回歸祖國懷抱已經20多年了,在香港發生的所有司法案件都與英國沒有任何關係,雖然黎智英是英國公民, 但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整起事件都是中國內政範圍之內的事情,英國方面認不清自己的地位,最終必將遭到失敗。

事實上,香港回歸後的20多年時間裡,英國方面一直對香港事務念念不忘,一直在各種場合強調英國與香港的「特殊關係」。

過去幾任英國首相,以及在離任前刻意擾亂香港的末任港督彭定康等政客,都一再宣稱英國有權討論與香港有關的情況。

但這樣的說法完全是無理取鬧,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印度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讓英國政府去討論印度內部事務,印度政府會不會答應?更簡單粗暴的說,美國也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英國有沒有資格干涉美國內部的司法案件?

拜登蘇納克

說白了,英國在香港事務上跳得這麼高,嗓門這麼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還在幻想自己是當年的那個大英帝國,幻想自己具有什麼全球影響力。

由於歷史上的種種原因,香港與英國確實曾經存在「特殊關係」,這是一種客觀事實,但這種「特殊關係」在1997年香港回歸之後即宣告終結。

現在的香港特區是中國中央人民政府在「一國兩制」制度下,設立的兩個特別行政區之一,英國可以與之進行經濟、文化等方面的正常交流,但對絕對沒有什麼「特殊責任」。

從客觀角度來說,英國的國力早在二戰結束後就已經大幅下滑,上世紀80年代靠着美國、法國等西方國家的大力支持,遠渡重洋擊敗政局不穩的阿根廷,已經是這個國家最後的榮光。

現在的英國實際上只是一個經濟發展還不錯的歐洲「邊陲小國」,早已不具備什麼全球影響力。

雖然英國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大英帝國,對香港內部事務其實也沒啥影響力,但其在帝國時代養成的那些,對別國事務指手畫腳的臭毛病卻根深蒂固,難以去除。

英國國王查爾斯

不僅僅是香港事務,在台灣等涉及我國內政的諸多問題上,英國也非常喜歡大放厥詞,靠着這些舉行,英國似乎找回了昔日在全球呼風喚雨的榮光。

然而這種「呼風喚雨」完全是英國自己想象出來的,在現實中其面對的是中國的鐵拳。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2021年美國組織了聲勢浩大的「航行自由」活動,英國派出「伊麗莎白女王」號航母遠赴東亞,途經南海是一些外媒預計將會進入中國領海,以示強硬。

伊麗莎白女王號

但我軍在南海連續軍演後,英國航母最終來得時候靜悄悄,走得時候也是靜悄悄的,完全沒有昔日「日不落帝國」氣勢。

說句不太客氣地話,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個「歐洲小國」,不顧廉恥到中國這裡來碰釘子,這是英國最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