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援加码“布雷德利”战车已上架,将为乌军战力带来何等提升?

据外媒报道,2023年1月5日,美国总统拜登和德国总理朔尔茨联合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美军现役的“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和德军退役的“黄鼠狼”步兵战车。在此前一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AMX-10 RC装甲侦察车。上述消息表明,西方国家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将迎来新一轮加码,而乌军对于西方现役重型地面装备的渴求终于得到部分满足。

20231月,美德法领导人共同做出了向乌克兰援助重型装甲战斗车辆的决定,左侧小图为美制“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右侧小图为“黄鼠狼”步兵战车。

俄乌冲突已爆发近一年,虽然此前乌克兰苦苦哀求西方国家提供现役的坦克和步兵战车等武器装备,但一直未能如愿,西方国家宁可拿出相关装备与波兰、捷克等前华约国家进行置换,以便让后者将自己的苏式坦克和步兵战车交予乌克兰,也不愿直接提供给乌军使用。然而,时过境迁,此次美德法三国步调一致地突然松口,显然西方阵营在进一步提升对乌军援等级上已经达成一致。那么“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对于乌军能有多大帮助?又能给俄军制造多少麻烦呢?

德国“黄鼠狼”步兵战车虽然已经退役,但保存状态良好。

布雷德利老矣,尚能战否?

“布雷德利”是美国陆军在上世纪70年代研发的一款步兵战车,以美国首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五星上将奥马尔·布雷德利命名,作为对苏联陆军开创的步兵战车这一概念的回应,“布雷德利”是美军首款步兵战车,对标苏军BMP-1/2型步兵战车。自1981年服役以来,“布雷德利”就与M1“艾布拉姆斯”系列主战坦克构成了美军装甲部队标志性的“最佳拍档”,至今依然是美军现役的主力步兵战车。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左)和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右)就是美军装甲兵的象征。

“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有两个主要型号:一种是作为步兵战车的M2型,除3名车组乘员(车长、炮长、驾驶员)外,还可以搭载6~7名全副武装的步兵;另一种是作为装甲侦察车的M3型骑兵战车,车体基本和M2型一致,但搭载人数减少为2名侦察兵,节省出来的载员空间用于搭载更多的弹药和侦察设备。目前,美国并未明确提供给乌克兰的是M2型还是M3型,还是两型都提供。

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四视线图,高达2.97米。

M2型步兵战车战斗全重为27.6吨,车体长6.45米,宽3.2米,高2.97米。从重量和外形尺寸来看,“布雷德利”堪称高大威猛,重量几乎是主要对手BMP-1/2步兵战车的两倍,更高出至少0.5米,甚至比“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都要高,高耸的轮廓使得“布雷德利”在战场上容易暴露且增加了受弹面积。不过,高大的外形也带来宽裕的内部空间,可以搭载更多的武器弹药,同时获得更开阔的观测视野。

BMP-1步兵战车与M2布雷德利”站在一块显得颇为矮小。

600马力柴油发动力的澎湃动力赋予“布雷德利”战车优良的机动性能,最大公路时速可达64千米/小时,越野速度有40千米/小时,水中浮渡时也有7.2千米/小时,最大行程为480千米,完全可以伴随“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作战。

在沙漠中高速行驶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

“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防护设计汲取了之前M113装甲运兵车的经验,采用铝合金间隙装甲结构,早期型号可以在各个方向上抵御14.5毫米穿甲弹的攻击,后期型号通过增加装甲使防御能力提升到抵御30毫米炮弹和RPG火箭弹攻击的水平,但付出的代价是车重增至30吨。

2022年初部署到叙利亚北部的美军M2A3步兵战车,其防护能力较早期型号有明显提升。

虽然“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是作为机械化步兵的机动载具设计的,但同样负有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和协助坦克作战的任务,因此武器配置相当强悍,其武器包括1门M242型25毫米“大毒蛇”链式机关炮(备弹900发)和1挺M240C型7.62毫米并列机枪(备弹2200发),其25毫米机关炮最大射速达200发/分,有效射程3000米,可以有效压制有生目标、工事掩体和轻型装甲目标。“布雷德利”还配有1具双联装“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器,具备远距离狙杀敌方主战坦克的能力。

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25毫米“大毒蛇”链式机关炮。

在诞生之初,“布雷德利”无论是装甲防护、火力、机动性,还是态势感知能力,都要优于苏军的BMP-1/2系列以及英国“武士”、德国“黄鼠狼”等盟国的同类车辆,是实至名归的世界最强步兵战车。“布雷德利”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一战成名,与“艾布拉姆斯”坦克一道爆锤伊拉克军队。截至1995年停产,“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共生产了6785辆,其中400辆出口沙特阿拉伯,至今美军仍保有6230辆。

1991年海湾战争中的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它在这场战争中一战成名。

冷战结束后,美国陆军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没有研发下一代步兵战车,只能持续升级现有车辆,以致于“布雷德利”从“小甜甜”沦落为“牛夫人”。面对俄罗斯T-15“阿玛塔”、德国“美洲狮”和“猞猁”等新锐步兵战车,服役已经40年的“布雷德利”已显得力不从心了。不过,在乌克兰战场上,“布雷德利”倒是不用担心,因为俄罗斯“阿玛塔”步兵战车的产量太低,只少量生产了一些阅兵专用车。“布雷德利”在乌克兰要面对的还是冷战时期的老对手BMP系列步兵战车,心理优势还是很大的。

罗斯T-15阿玛塔”重型步兵战车虽然纸面性能先进,但尚未批量装备俄军。

乌军该怎么用“布雷德利”?

据路透社消息,美国首批将向乌克兰提供50辆“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这数量不算多,满打满算也就够装备1个机械化步兵营并略有盈余,或者装备2个不满编的机械化步兵营。如果是这样,在俄军投入乌克兰战场的数千辆坦克和装甲车面前,这50辆“布雷德利”连点水花都溅不起来。那么,乌军该如何使用“布雷德利”战车,使之发挥最大的效能呢?

利用铁路运输的“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美军首批援助乌克兰50辆,数量并不多。

笔者以为,在美军顾问的指导下,乌军很可能会借鉴此前运用美援“海马斯”火箭炮的战术和经验,为“布雷德利”制定特别的战术战法。“海马斯”加入乌克兰战场后,并没有按照常规火炮的运用方式,编入炮兵群进行火力准备和火力压制,而是以排或者单炮为单位独立作战,发挥射程远、精度高、机动性强的优势,实施连打带走的游击战、点穴战,专门打击俄军战线后方的高价值重要目标,比如之前赫尔松州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克里米亚的俄军机场以及最近的马卡耶夫卡兵营,此外被“海马斯”敲掉的俄军指挥所、弹药库、补给点也数量众多,实战证明了这种战术的成功。

美国援助的“海马斯”火箭炮通过机动灵活的战术在乌克兰战场上取得了显著战果。

基于“海马斯”的经验,乌军很可能不会将“布雷德利”当成普通的步兵战车使用,而是将其作为反坦克导弹发射车使用,发挥其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强且装备远程反坦克武器的优势,实施机动反坦克作战。

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发射“陶”式反坦克导弹。

“布雷德利”的杀手锏是安装在炮塔左侧的一具双联装反坦克导弹发射器,可以发射“陶”式反坦克导弹。“陶”式是与“布雷德利”同时代的产物,也是世界上运用最广泛的反坦克导弹之一,经过多年的升级改进,其性能依然相当强悍,其最新型号的射程已经延伸至4500米,串联战斗部能够有效克制爆炸反应装甲并能击穿900毫米以上的均质装甲。虽然“陶”式依然采用光学跟踪、有线引导的制导模式,并非是一种“发射后不管”的导弹,但凭借精良的光电观瞄器材、较远的射程和较强的抗干扰能力,“布雷德利”完全可以在敌方坦克主炮射程之外给予目标致命一击。

M3“布雷德利”骑兵战车侧面的反坦克导弹发射器的特写,呈升起待发状态。

美军深知“布雷德利”身形高大的弊端,但也充分利用高度优势获得的开阔视野,在火控系统的升级上不惜血本,使其观瞄距离胜过了坦克。在海湾战争中,“布雷德利”就利用自身观测距离远的优势,充当“艾布拉姆斯”的耳目,为坦克指示目标,甚至直接超越坦克利用“陶”式导弹摧毁伊拉克坦克。战后调查也表明,在地面战阶段“布雷德利”击毁的装甲目标要超过“艾布拉姆斯”坦克。

在海湾战争中,M1主战坦克和M2步兵战车形成了一对颇具威力的反坦克组合。

先进火控系统+“陶”式反坦克导弹,使得“布雷德利”在客串反坦克导弹发射车时绰绰有余,而且具备较强的持续作战能力。M2型步兵战车的“陶”式导弹备弹量为7枚(2枚待发+5枚备用),而M3型骑兵战车为10枚。如果专注于反坦克作战,“布雷德利”完全可以不带或少带步兵,腾出更多空间增加导弹携带量。

美军现役M2A3步兵战车在防护能力和火控系统性能上都得到提升。

由于数量太少,50辆“布雷德利”如果用于进攻,纯属浪费,但用于防御却可以发挥奇效。在防御作战时,“布雷德利”可以2辆为一组,编成独立行动的反坦克猎杀小队,按照“陶”式反坦克导弹4000米左右的射程计算,每个小队可监测和控制6~8千米的战场正面。在步兵和炮兵的配合下,25个“布雷德利”小队就能防御超过200千米的正面。更重要的是,“布雷德利”作为履带式战斗车辆,具备出色的越野机动能力,可以在战线各处游走,从而监控更广泛的战线,也可以根据战况变化集中使用,阻挡俄军的装甲攻势。

2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构成的机动反坦克猎杀小组可能是乌军采取的战斗编组形式。

结语

当然,眼下这批“布雷德利”只是“试用装”,如果乌军运用顺手,效果显著,美国很可能会提供数量更多的“布雷德利”。在冷战结束后的大裁军中,美军封存了大量闲置的“布雷德利”,因此库存是较为充足的。如果后续美国再提供M1A2“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那么乌克兰军队就可以打造“全美械装甲师”,与俄军坦克部队上演一场冷战风格的装甲交锋,至于最后结局会不会是海湾战争的翻版,还需时间来验证。

美军目前保有超过6000“布雷德利”步兵战车,未来可能援助更多该型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