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雨晴這兩天忙得焦頭爛額,兩點一線地往返在公司與醫院的路途中。老媽動了手術,躺在醫院無人照料。自己的工作又不能丟,只好給老媽請個護工伺候。

這兩天她忙得連家也顧不得回了,每天下班後就直奔醫院。晚上就靠在老媽的病床邊休息一下,第二天護工來了她才能去上班。老公鎖凱這兩天就像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也不給她打電話,她就是把電話打過去他也不接。她心中焦灼不安,決定晚上抽空回家一趟看一下情況。

″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晚上八點多鐘,她給老媽交待了一下,就急匆匆地開車往家趕。到家時,房間裡的燈全部亮著,鎖凱一個人在廚房裡做飯。雨晴知道他不喜歡點外賣也不喜歡在外面餐廳吃,他說吃外面的東西不衛生不幹凈,都是雨晴做飯給他吃。

雨晴滿臉的憔悴和一身的疲憊來到老公眼前,她看到老公的臉陰沉得可怕,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氣息。她急忙腆著臉跟老公說好話,跟他解釋這兩天不回家的原因。她說老媽剛動完手術,身邊不能離人。然後她又安慰老公,說老媽再有一個星期都可以出院了,做飯的事讓他自己再堅持兩天。

哪知雨晴的話剛落地,鎖凱便″啪”地一聲將手中的切菜刀摔在了案板上,對著她發起火來,”你一天到晚心裡就記掛著醫院裡的老媽,家裡髒得跟狗窩一樣,也不回來收拾一下。你既然請了護工,就應該少往醫院跑。我們公司這幾天忙得要死,回來連一口飯都吃不上。你這是把醫院當成家了,根本就不關心我這個老公,這種日子過得真是憋屈。”

這幾句話說得雨晴無名火直往上竄,可她還是按捺下心中的火氣。醫院裡有個病人要照顧,確實兩下里忙得雞飛狗跳。老公這兩天也辛苦了,一個人做飯一個人收拾家務,一肚子怨氣也正常。她嘆了一口氣,沒有反駁鎖凱,開始下手給他炒菜做飯。

半個月後,老媽的身體恢復得很好,護士跟她講,明天就可以給她辦出院手續了。

″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雨晴回家跟老公商量,她打算老媽出院以後,就把她接到她們家裡住。老媽孤苦伶仃一個人住在老房子裡,年紀大了,畢竟照顧不好自己,萬一有個三長兩短的,自己不在她身邊,不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及時治療。到時候受苦的是老媽,後悔的是自己。

鎖凱坐在沙發上,嘴裡含著一根香菸在那裡吞雲吐霧,好像在思考什麼,並未接她的話題。她有些失望,也有些委屈。老媽住院的這段時間內,老公從來沒有在醫院出現過,去給她搭把手照顧老媽。也沒說安慰安慰她,關心地問候問候,就像事不關己的樣子。相反有的時候還對她冷言冷語,諷刺挖苦她。她想不通為什麼,老公怎麼忽然之間就變了呢?以前的他可不是這個樣子,把她時刻放在心上。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掉了,把她當心尖寵一樣愛護。現在她和他的關係忽然變得不溫不火,平平淡淡的,感覺就像兩個陌生人相處在一起,無話可聊的那種尷尬。

剛認識鎖凱時,那時他還是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大學生,找工作處處碰壁,走馬燈似地換工作。後來竟然走了狗屎運進了她工作的公司,她們的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公司效益好,員工薪資高,福利待遇好。鎖凱非常珍惜這次機會,發誓一定努力干一番事業。但是公司里人才濟濟,精英太多,又不缺他一個人才。因此在公司乾了幾年也沒有升職加薪,仍然是一名普通員工。

雨晴的老爸是一家建材公司的老闆,家庭條件優渥,她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富二代女。而且是老爸老媽的獨生女兒掌上明珠。

″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鎖凱雖然是個窮小子,卻長了一張好嘴巴和一副好皮囊。他的高大帥氣,還有似火的熱情,讓雨晴心動欣賞。鎖凱鍥而不捨的追求俘獲了她的芳心,兩人互相鍾情對方。雖然鎖凱是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但她不在乎,從小視金錢如糞土的她自然是把愛情放在第一位。

老媽知道她的心思後,曾經試圖阻攔過他們的交往。但兩顆相愛的心正在你濃我濃時,又豈能分開,她相信自己的愛情。她在老媽面前把鎖凱誇得千般好,萬般好。父母拗不過她,只好退一步答應他們的婚事。老媽讓他們承諾婚後生下兩個孩子,必須一個隨父姓,一個隨母姓,鎖凱滿口應承。

兩人結婚時,鎖凱家庭貧困家裡還有弟和妹,拿不出彩禮,只象徵性地給了雨晴五萬塊彩禮錢,其它的什麼也沒有了。接親的車隊,婚禮場上的司儀到婚宴酒席雨晴父母全承包了。婚房就安置在雨晴爸媽出資給雨晴買的房子裡。鎖凱家賺大了,白撿了一個兒媳婦,還賺了房子和車。這真應了那句話,「天上掉下餡餅了,他家祖墳冒青煙了″。

婚後,小兩口的生活和和美美,幸福又甜蜜。幾年後,雨晴生了一兒一女。為了照顧鎖凱家的面子,兒子隨父姓,女兒隨母姓。有了兩個孩子後,雨晴就辭職在家做全職太太。父母每個月還給她五千塊的生活費幫襯她,她依然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她和鎖凱結婚十幾年,從來沒有要過老公的工資卡,也沒有張嘴問他要過錢。至於他拿著工資貼補給家裡的父母沒?雨晴覺得那是正常的現象。他家裡那麼貧困,不貼錢才怪。她倒是挺理解他的,養兒養女不容易,孝敬父母也是應當的。給多給少也無所謂,反正她家又不差錢。

″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哪知,雨晴父親的生意忽然陷入困境,資金周轉不開,沒訂單,沒客戶。後來,父親的生意不見好轉,拖了兩年後,父親在心力交瘁之中,突發腦梗離開了人世。雨晴託人變賣了父親的公司,給銀行補交了貸款後,已所剩無幾。父親突然去世,母親承受不住這巨大的打擊,接連住了兩次醫院,身體極其虛弱。

父親的生意陷入困境後,雨晴重新找了一份工作,兩個孩子大了,都去上學了,她留在家裡也是閒著。況且娘家已經沒有能力幫襯她了,她得掙錢養家了。好在鎖凱部門的部門經理辭職了,上級領導看中了鎖凱的能力就讓他代替了那個領導的職務,他的薪資也立馬漲了八千,這樣生活壓力也不是太大。

雖然鎖凱沒吐口同意她把老媽接來同住,但雨晴還是把老媽從醫院接到她家裡了。老媽是她唯一的親人,她不能丟下她不管。

晚上,兩口子在臥室里發生了爭吵。雨晴把老媽接過來後,家裡多了一個人生活,生活成本費自然高了。這麼多年,一直都是父母貼補他們生活費,鎖凱幾乎都沒出過。雨晴手裡也沒有多少錢了,老媽手裡雖然有二三十萬存款,但她不想動,老媽這身體病病歪歪的,用錢的地方多著呢。她就問鎖凱要錢,鎖凱也是享受慣了以往不往外拿錢的待遇,現在讓他拿點錢出來,他有點不樂意。

″吃我的住我的,現在你鹹魚翻身卻跟我講AA制″,妻子怒:你臉呢

他有點溫怒地說:以後我們的生活費各出各的,我只拿我的那一份,你和你媽的那一份我就不管了。兩家老人也分開養,你管你媽,你們娘倆的事以後別煩我就行了!」

雨晴氣得渾身顫抖,她怒火大熾,”鎖凱,你有良心沒有,這麼多年你一直在家裡白吃白喝,我們的生活費都是我爸媽出的。現在我娘家走霉運了,沒錢貼補你了,瞧不起我了。想著我娘家現在窮得一毛不拔,配不上你這個經理的身份了,是不是?我說你怎麼不去醫院看我媽呢,接我媽來住咱家你也不情不原的,原來在這算計我呢。讓你拿點錢,就要把帳來算清,你這跟夫妻AA制有什麼區別,你哪裡來的自信和勇氣說出這種話!”

鎖凱回嘴道,「AA制有什麼不好,各管各的財產,各自承擔各自的責任,誰也不拖累誰。經濟來往也沒有矛盾和分岐,難道不好嗎!」

雨晴聽了他的話,傷心透了,大怒道,”好吧,既然你無情,就別怪我無義。別想著好處都讓你得到,你現在住的可是我的房子,不是想A嗎?立馬給我滾蛋,我們離婚。你把你的兒子領走,我和女兒還有老媽祖孫三代人一起生活,你就有多遠就滾多遠!”

鎖凱看老婆真的發怒了,有點慫了,”老婆,真要離婚呀,我和兒子可離不開你呀!別生氣了,是我錯了,生活費我馬上給你出!″

雨晴冷笑兩聲,說道,”想留在這個家裡生活,就把你的工資卡交出來。像你這種白眼狼,做得了初一,也會做初二。以前是我對你太放心,才會讓你得寸進尺。你也不想想你哪來的臉來跟我講條件,你現在就是鹹魚翻身該怎麼著,別忘了樹大根粗這句話,我媽不用你養老,老爸留下的錢夠她這輩子花了,是你眼瞎了,急欲長自己的志氣,不是看在一雙兒女的份上,你以為我還會和你生活在一起嗎?」

雨晴說得鎖凱滿臉漲紅,羞愧難當,一時起了錯誤的念頭,竟然惹得老婆大發雷霆,只好乖乖地上交了工資卡,才保住在家裡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