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艘中國商船,駛入伊朗恰巴哈爾港,印度的布局,先讓中國用上了

為加強與伊朗的合作,印度在恰巴哈爾港項目上投入了大筆資金,並對我國與伊朗的正常交往十分警惕。近日,一艘中國商船停靠恰巴哈爾港,就讓印度輿論緊張不已。而這背後,恰恰反映出了中印兩國在伊朗的一場影響力角逐。

圖註:恰巴哈爾港

據印度《每日新聞快報》報道,日前,一艘可以搭載6500個標準集裝箱的中國貨船抵達了恰巴哈爾港,這也是中國商船首次將貨物直接運到該港口。伊朗官員強調,現在,外貿企業可以很容易地將任何貨物,以較低的成本從中國直接運到恰巴哈爾港。

這一情況立刻引起了印度輿論的關注,他們的第一想法,就是印度在恰巴哈爾港的布局,反而先讓中國用上了。部分印方專家甚至指出,隨着伊朗和中國的關係日益密切,中國商船開始使用恰巴哈爾港,印度在當地的影響力正在減弱,如果不採取行動,印度此前的努力將付之東流。

印度輿論界有如此激烈的反應,也體現出了恰巴哈爾港乃至整個伊朗,在印方眼中的重要性。隨着經濟的高速發展,印度已成為僅次於中美的全球第三大能源消費國,但印度本身並不是一個能源儲量豐富的國家。特別是在石油領域,印度的對外依賴度高達70%,而伊朗一直是印度重要的能源供應國,每年能夠向印方提供超過2000萬噸原油。因此,新德里一直十分重視發展與伊朗的關係,並從2016年開始,投資建設了位於伊朗東南部,距離我國投資的瓜達爾港約百公里的恰巴哈爾港。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投資恰巴哈爾港,其實是想要「一箭三雕」。除了加強與伊朗的能源合作,印度還想通過這一港口,繞過巴基斯坦,進一步加強與中亞的經貿往來,並為應對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在未來向伊朗的延伸,與中國爭奪地區影響力打下基礎。在此情況下,印媒對於中國商船抵達此地如此警惕,也就不足為奇了。

圖註:印度加油站

雖然在恰巴哈爾港建設上,印度方面的算盤打得不錯,可時至今日,印度上下都沒有完全認清一個事實,那就是這座港口對於印方來說,其實形同雞肋。恰巴哈爾港位於伊朗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印度洋與波斯灣交匯處附近,表面上看,戰略位置確實十分重要,但地處偏遠的錫斯坦-俾路支斯坦省,經濟發展較為落後、交通條件不佳,且距離波斯灣沿岸的伊朗主要石油產區距離較遠。因此,想要開發利用恰巴哈爾港,就必須同步投資整個伊朗東南部地區,增強基建建設。

伊朗政府最初提出開發此地,其實是想吸引我國的投資,只是我國最終選擇了瓜達爾港,這才讓印度成為了恰巴哈爾港的關鍵投資方。可印度本身的實力,又不足以支撐像中巴經濟走廊一樣的大規模基建項目,所以恰巴哈爾港的建設,對印度的石油進口以及在伊朗當地影響力的提升作用有限。

圖註:恰巴哈爾港距離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很近

當然,在與我國爭奪地區影響力一事上,印度方面的動作不只有投資恰巴哈爾港。從去年12月的消息來看,印度正在與伊朗商討簽訂類似《中伊25年全面合作協議》的重要雙邊文件。印方認為,在全球能源危機持續的情況下,伊朗不會放棄這一增加對外出口的機會。特別是在中國—海合會峰會舉行,伊朗對峰會共同聲明中的部分說法不滿,進而與我國發生外交糾紛後,印方人士更是普遍認為,印度完全有希望與伊朗達成協議,與中國全面爭奪在伊朗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影響力。

但印度主流輿論在作出這一判斷時忽略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中國與伊朗的合作基礎,在於雙方在戰略層面有着諸多共識。對於與美國方面勢如水火的伊朗來說,加入中俄主導的上合組織,共同應對外部威脅,才是其最為關心的事情。

因此,中伊兩國近期的外交糾紛無傷大雅,對於雙邊關係的發展並不會造成太大影響,在我國高層訪問德黑蘭,與伊朗總統萊希等人會談後,雙方的糾紛其實就已基本解決。反而是印度方面,近些年不斷與美國走近,印度軍隊頻繁與美軍在印度洋上舉行聯合軍演,極有可能引起德黑蘭的警惕。

圖註:在《中伊25年全面合作協議》簽署後,中伊就已展開了全面合作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印度正試圖以恰巴哈爾港與全面合作協議為切入點,與我國爭奪伊朗乃至整個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但在中印整體國家實力仍舊存在差距,與美國關係截然不同的情況下,伊朗方面的選擇其實已經十分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