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年過去了,歐盟「全球門戶」 計劃只是「說說而已」

2021年12月,馮德萊恩們站在布魯塞爾的講台上自信滿滿地宣布,歐盟將在2027年前,為「全球門戶」計劃動員3000億歐元(3180億美元)。

歐盟的新基礎設施計劃,對標的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當西方用「債務陷阱外交」抹黑中國時,歐盟認為,它的「全球門戶」計劃,具有「民主規範、資金透明度和可持續目標」,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真正替代品」。

德國之聲評論稱,作為享有盛譽的「一帶一路」計劃的一部分,中國為140個國家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了近1萬億美元的資金。歐盟正試圖用3000億歐元的預算來應對這個問題,用於它自己的名為「全球門戶」的項目。

一年過去了,「全球門戶」進展如何?一年過去了,觀察人士對馮德萊恩的說法越來越懷疑。

歐洲記者伯明翰(Finbarr Bermingham)和非洲肯尼亞記者傑文斯(Jevans nyabage),密切關注中非關係以及中國在非洲大陸的投資,從基礎設施到能源和金屬。他倆在《南華早報》寫道,一年過去了,歐盟替代中國「一帶一路」未能兌現

上個月詢問該倡議進展情況的歐盟議員驚訝地發現,「全球門戶並沒有帶來新的金融手段——在歐盟層面上沒有額外的資金。」

這兩位記者發現,歐盟的真正做法的,是把原有的項目包裝成「全球門戶」旗下的項目。

在上個月歐洲議會的一次聽證會上,議員們向官員們追問細節,結果得知這3000億歐元中,沒有一個是「新」的。

正如一位歐盟議員所說: 「這是一種策略,將舊項目放在一起,並將其作為一種新的東西呈現出來」。

即使尋找在「全球門戶」項目下重新打上標籤的舊項目時,文章作者能夠辨認出的唯一例子,是「肯尼亞的一段高速公路,由歐盟撥款3000萬歐元修建」。這離3000億歐元還很遠。

可笑的是,歐盟似乎在「全球門戶」項目上真正花費的唯一新資金,是一次完全沒有意義的會議,「向18-35歲的年輕人解釋元宇宙這個概念,只有少數用戶登錄——儘管歐盟為此支付了38.7萬歐元。」

一名推特用戶為此寫道,「東非發生了嚴重的乾旱,聯合國難民署沒有足夠的資金為難民營中的難民提供食物,等等等等,而你卻選擇把錢花在這些地方?」

文章稱,德國議員希爾德加德.本特勒(Hildegard Bentele)表示,她一直在努力尋找「參與這次冒險」的德國公司,但沒有找到任何一家。她說,

「如果我和記者交談,記者會問我這些全球門戶項目是什麼?如果我上歐盟委員會的網站,我找不到——這真的很難」。

在本周接受美國《政客》網站採訪時,歐盟高級官員承諾明年將開展項目。」歐洲對外行動署秘書長斯特凡諾·桑尼諾 (Stefano Sannino) 說,歐盟高級官員承諾明年將開展項目。他說,「一旦我們將更加實質性地推出全球門戶的概念,」它將被證明是一個「有吸引力的」選擇,就像一帶一路被視為所有負面因素一樣。

但分析人士仍對這種比較持謹慎態度。作者援引專家的話稱,「試圖與『一帶一路』競爭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因為『一帶一路』是在完全不同的情況下,由一個完全不同的國家發起的,當時中國填補了一個真空,提出了一種新的模式,而且有資本」。

約翰內斯堡大學非中研究中心研究主任伊曼紐爾馬坦博表示,「歐洲致力於其在非洲的投資計劃,但這些計劃伴隨着對中國和其他非歐洲參與者的陳詞濫調攻擊,從而削弱了歐洲參與非洲的重要性及其在非洲的意圖」。

利比里亞前公共工程部長摩爾說:「它大量借鑑了現有的項目,即使『全球門戶』計劃不存在,這些項目也會向前推進。」

兩位記者感嘆,「全球門戶」被宣傳為中國一帶一路的可行替代方案 ,但歐盟「只是說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