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的俄烏戰爭,會死更多的人

教員說過:他們要打多久,就打多久,一直打到完全勝利。

澤連斯基在美國會的演講,表示了烏克蘭戰鬥到底的決心,他把這場戰爭拔高到了民主世界和專制陣營的對抗,他把美國對烏克蘭的援助提升為「對全球安全的投資」。

實事求是的說,澤連斯基本色出演,演講內容和效果堪稱優秀,即使是一場逢場作戲,也是把眾多議員「感動」地齊身起立,每一個人都為澤連斯基獻上了熱烈的掌聲。

雖然1月初共和黨即將接管眾議院,但參議院還在民主黨手裡,援烏的「政治正確」實在無法淡化,大概率共和黨還得捏着鼻子繼續支持拜登政府的各項「撒錢援烏」計劃,最多在審批流程上來回掰扯幾下。

美國要的是通過烏克蘭拖住俄羅斯,慢慢讓俄羅斯失血,讓俄羅斯在漫長的失血過程中自然崩解。

那烏克蘭能獲得最終的勝利嗎?就算烏克蘭很能打,美國的結局設定里也沒有烏克蘭大勝這一個選項,美國就想讓你用和俄羅斯對稱的武器和俄羅斯耗,如果美國誠心實意地想幫烏克蘭贏,為什麼拖了十個月了,美國還不願給烏克蘭援助先進的進攻性武器,比如坦克戰機中短程導彈等等,如果美國一開始就給烏克蘭大規模援助先進武器裝備,不考慮核武威懾的因素,戰場未必是今日這版來回拉扯的模樣。

但凡只要不怕死人,有先進武器加持,戰場大概率是優勢在我。

打了10個月的仗,姑且權當烏軍死了超十萬,俄軍死了超四五萬,在歐洲大地上,2022年,短期內還能造成如此重大的傷亡,兩家都不愧戰鬥民族的名聲。

客觀的說,經過8年烏東輪戰和10個月的俄烏戰爭,烏克蘭軍隊正兒八經地打出來了。

俄羅斯的日子不好過,都沒能打出世人對俄軍戰鬥力的默認值,反而俄軍裝備和俄軍戰力一同掉進了二流國家的水平。

2023年,俄烏戰爭會陷入更加血腥的境地。

美北約並不給烏克蘭提供先進的武器,烏克蘭要用更多的人命去彌補裝備上的不足,而更多的勝利是確保美北約繼續軍援的基礎。

俄羅斯雖然時不時能給予烏克蘭全境的導彈打擊,但俄羅斯窮,它沒有北約一天砸下上千枚導彈的家底,只能並不精準的「精準打擊」,平時俄軍的裝備和烏軍相比,優勢不明顯。

戰爭越到後期,就越呈現出一戰二戰的作戰水平。

我們知道俄軍手裡還是有很多「非核」大殺器的,比如溫壓彈,比如各種遠程進攻武器,俄軍使用的越來越多,但還不足以大幅度地改變戰場格局。

這場戰爭,一開始的戰略就錯了,後續幾次臨陣換將,各種戰略的改變更像是對前期不利局面的修修補補,難以改變俄軍的較為被動的局面。

最近幾天,俄烏雙方都在不斷「拉高聲調」:密集出訪,軍隊調研,烏克蘭繼續進行大規模的動員徵召,俄羅斯要再度擴軍幾十萬,俄羅斯的高層和烏克蘭的高層密集出訪尋求支持。

一切都預示着:2023年,俄烏戰爭又要升級到新的高度,兩邊會死多得多的人,一場不死不休的戰爭。

這也沒法子,雙方沒有任何停戰、和談的談判點,美國還在繼續給烏克蘭加油助威,還在加大軍援,而美國和烏克蘭顯然也反過來有點道德綁架住了西方世界,除了美國,西方世界得繼續援助下去,直到戰爭結束。

而俄羅斯也應該不再有所謂「俄烏兄弟吵架」的情節了,這就是兩個國家間你死我活的戰爭,一開始就瞻前顧後,還想着要做宋襄公一樣的仁義之師,歷史上已經定義了那是蠢豬式的仁義道德,等到現在都殺紅眼,都陷入了泥坑裡,痛苦不堪。

斯拉夫人的兄弟之間打的這麼慘,關鍵還是因為美國人在打,死的是斯拉夫人的命,掙的是昂撒人的地緣利益和經濟利益。

美國人並未為這場戰爭設置什麼退出機制,俄羅斯也沒有,烏克蘭也沒有。

這就有點像1916的一戰歐洲戰場,雙方打的痛苦不堪,死了幾百萬士兵,非常地慘烈,但大家都打的莫名其妙,不就是死了個奧匈的大公嘛,怎麼一眨眼這些國家就打的快斷氣了?

但是這時美國還沒介入一戰,世界上也沒有任何更強的中間力量來協調,反正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那就接着打下去吧。

而目前俄烏就有點像1916年的模樣,雙方其實都打得很累,但又不願停,或者想停,但是又不甘心,就提出一些對方無法答應的條件。

沒得辦法,2023年,繼續往死里打,打到誰投降為止。

挺烏和挺俄之爭,我們只代表中國立場。

1840年之後任人欺凌的百年屈辱史實在令中華民族扼腕嘆息,那是一個黑暗混亂、民不聊生的悲慘世界。

尤其在北洋軍閥時期,西方列強彼此扶持軍閥,挑動軍閥混戰,頻繁的戰火之下,中國軍民痛苦不堪、死傷無數、流離失所。

俄烏戰爭雖然是俄羅斯發動的,但美國負有不可推卸的拱火責任,這是美國的一個陽謀,自從拜登2021年1月上台之後,就不斷拱火烏克蘭向俄羅斯挑釁,乃至撕毀明斯克協議,而歐洲大國對此竟然無能為力,最終俄羅斯忍無可忍,親身入了美國人的局。

而類似的操作,美國還在加緊試圖複製在亞洲,複製在我們身上。

澤連斯基,作為烏克蘭領導人,不考慮民生社稷,跟着美國人去搞什麼民主價值觀,要強行加入北約,不願意避免一場本該可以避免的戰爭,非常跳上美國的戰車,把幾千萬烏克蘭國民,強行捲入這場慘烈的戰爭之中,任由幾十萬人死去,上千萬人淪為難民。

當初,俄羅斯要的很簡單:你不要加入北約。

哪怕拜登就說一句:我不會同意烏克蘭加入北約。

這些都可以避免戰爭,但是美國人怎麼肯呢?

有人覺得俄羅斯小題大做,在波羅的海三國同樣可以達到幾分鐘導彈入俄的效果。

但這不一樣了。

之前北約4輪東擴,俄羅斯的西邊地緣緩衝已經殆盡,俄羅斯沒法再忍了。

當初蘇聯也就在古巴豎個導彈,以回應美國在土耳其豎導彈,美國緊張成什麼樣子?恨不得和蘇聯打核大戰。

世人能理解美國的心態,就沒法理解俄羅斯人的心態?

當年的薩德,對比對比,想想為什麼。

如果我們也往墨西哥豎幾套東風,你看美國人會不會滅了墨西哥。

這是小題大做的事情嗎?

如果烏克蘭繼續澤連斯基這樣的政客當家,烏克蘭非得打到四分五裂、徹底亡國不可。

哪有什麼自由世界反抗專制政權,哪來什麼基於什麼規則的價值觀,都是炮灰們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