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自廢武功,美國樂見中國經濟遭受傷害,壹切源於「碳關稅」

勿小觑“碳关税”的威力,它可能从根本锁住发展中国家出口欧元区产品的获利空间,遏制住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节奏。欧盟执意与发展中国家“脱钩”,显然预谋已久,而今时机或已经成熟。

据环球时报日前报道,在一片争议声中欧盟关于“碳边境调节机制”正式落地。与之前动辄对外国进口商品实施审查不同,欧盟此次强调了“协同一致”的必要性。即在统一的政策框架下,对从发展中国家进口的电力、水泥、钢铁、化学品等可能包含高能耗、高污染的商品执行特别关税。

欧盟甚至暗示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按照欧盟的标准改造生产工序,进口己方的环保设备,并采用某些利于欧盟的交易制度。什么意思呢,是欧盟不想和发展中国家开展正常贸易,还是欧盟执意进行“产业回流”,以维系自己处于全球产业链的塔尖位置?

回答上述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看一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欧元区的GDP环比增长0.2%,第二季度经济稍有起色,但也只有0.7%的贡献;到了第三季度,欧元区GDP更是滑落至谷底,0.2%的环比增长率追平了第一季度。

但你要知道,这可是欧盟通过间接性“放水”取得的。至于第四季度,考虑到俄乌战争扩大化以及通胀危机叠加等因素,这一数据势必更加的惨不忍睹。

欧洲要生存,就得做出改变,而优先方向引导中低端产业回流,并尽可能的在欧元区创造就业岗位和税收。欧盟须知,“贸易保护主义”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更何况“碳关税”较之间任何的调整政策杀伤力更为惊人,对于全球贸易的自由流通只有坏处而没有好处。

我们理解欧盟急欲摆脱困境的焦灼心理,然这非是肆意向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举起制裁屠刀的借口。一旦2023年10月份“碳关税”正式实施,势必进一步推高商品进入欧元区的成本,令广大的欧洲民众时刻忍受通胀带来的痛楚。

对于中国而言,或许就得做好和欧盟“间接脱钩”的准备。要知道,中国是传统的外贸型大国,也是世界公认的制造业大国。假设不能有效处理和欧盟在贸易领域的分歧,势必会对中国的出口型结构造成重创。轻则引发失业潮,重则会致使一般产业全面萎缩。

好在这一切都在考虑范围内,我们注意到,十四五规划提及节能减排,并力主在新能源车,数字领域等有所突破。潜台词是,中国将在内循环方面有所作为,从而摆脱对国外贸易的高度依赖。

时值多事之秋,所有国家都在求变,寻找出路。欧盟既然出台这样一份不尽合理的政策,想必考虑到了逆全球化的种种后果。至于美国则乐见欧盟与亚非拉经济体发生贸易摩擦,毕竟美国手握半导体、芯片等高端产业。即便欧盟和美国针锋相对,美国也能保持本国经济的稳定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