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日本58岁男子啃老30年,与父亲遗体共处7年,领取76万养老金

2020年3月,东京都政府养老部门的工作人员满面笑容地来到一户人家面前,但奇怪的是,当他们敲响门之后,里面却没有传来回应。

工作人员们此次前来,是为了庆祝住在这间屋子里的一位老人百岁诞辰。

他们锲而不舍地敲了数十次门,门内才有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虚弱的男声隔着门传来:“请问是哪位?”

“是铃木丰先生吗?我们是养老部门的工作人员,特意来庆祝您父亲百岁生日的。”工作人员凭借声音的年龄判断出了里面人的身份。

“我父亲不在家,你们不用进来了,以后也不用过来。”铃木丰慌慌张张地说道。

这种态度一下子引起了工作人员的警觉,铃木丰为什么会如此抵触别人进门呢?

和死去的父母共处一室

铃木丰当时已经58岁了,寻常人到这个年纪,早就应该结婚生子,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了。

但铃木丰却是一个特例,他长大之后仅仅只工作了几年的时间,就因为无法适应社会环境而回到家中。

他的父母承担起了养育他的重任,在此后的30年时间里,他一直没有出去工作,也没有成家。

铃木丰每天的生活就是蛰居在家,依靠父母的养老金生活 。

当他逐渐老去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因为疾病去世,之后他就只能和父亲相依为命了。

在东京都政府养老部门的资料中,铃木丰的父亲一直活在世上,2020年他即将满百岁。

为了给老爷子一个生日惊喜,养老部门的工作人员特意来到他家,但让人意外的是,他们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铃木丰坚称自己的父亲并不在家,对于工作人员他的态度也十分抵触。

在场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为了查明真相,他们联系了当地的警方。

警方一到现场,就决定进入铃木丰的房子。

虽然铃木丰在门内极力反对这件事的发生,但他还是没能阻止警方打开房门。

铃木丰的房门一打开,里面扑面而来的恶臭味就让在场人员都不由自主地退了一大步。

垃圾的酸臭味、食物的腐烂味还有铃木丰身上的汗臭味让人不得不屏住呼吸。

警方随后进入了房子,在一大堆垃圾中勉强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当他们看到一个用塑料袋和白布覆盖的区域时,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警察掀开白布,一具已经腐化成白骨的尸体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具尸体就是铃木丰的父亲!

见到事情败露,铃木丰不由自主地掩面哭泣,此时他的父亲已经死去七年之久了。

铃木丰父亲的死因很简单,就是自然老死,但他去世之后,铃木丰却没有通知任何人,而是把这件事掩盖了下来。

因为不能出门去处理尸体,他干脆从家里找来塑料袋和白布,草草把尸体覆盖起来,并且与之朝夕相处。

“我也不想这样做的!可是父亲死亡的事情一旦上报上去,我就没有养老金可以领了!我也是为了生活啊!”

铃木丰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只能靠着父亲的养老金过活,七年内,他一共多领取了约为76万人民币的养老金。

像铃木丰这样,没有正当职业,只能在家中啃老的人,被日本人称为茧居族。

令人感到悲哀的是,铃木丰的经历,在日本茧居族中绝不是个例。

因为长时间待在家中,和社会出现了严重的脱节,依靠着父母生活,在父母去世之后,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是为了隐瞒父母的死讯,继续用正当名义领取父母的养老金来生活下去。

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因为,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

处理老人的身后事是非常麻烦的,不仅要去相关部门登记,还要联系殡葬公司,为父母购买墓地。

这一系列的事情并不是长期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蜗居族能够办到的。

为了逃避,他们甚至能够放任自己父母的尸体腐烂,看着他们从完整的人逐渐变成白骨。

除了这个之外,日本茧居族还有很多让人惊骇的操作。

因父母去世活活饿死的男子

牧冈伸一是日本的一个普通男子,当他还年轻的时候,也曾对这个世界怀有热忱的希望。

他的父母生育了他和弟弟牧冈二郎两个孩子,在父母的关爱中,两个孩子顺利地长大了。

牧冈伸一人生的第一个重大挫折发生在他考大学的那一年,成绩一向还算不错的他当年不知为何发挥失常,没有考上大学。

在父母的支持下,牧冈伸一决定重考一次,但第二次也依然失败了。

他不愿再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于是打算放弃学业,直接进入社会谋生。

但日本当时的经济状况不好,连带着整个社会的工作岗位都十分稀缺,学历没有竞争力的牧冈伸一甚至够不到找工作的门槛。

处处碰壁后,牧冈伸一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好在此刻他还没有绝望,在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参加日本国家公务员考试。

这一次考试很顺利,牧冈伸一成为了日本医疗行业中的一员,他重新燃起了人生的希望。

然而,日本是一个加班文化十分严重的国家,日本职员甚至以晚下班为荣。

被这股风气裹挟着的牧冈伸一不得不妥协,他也开始了疯狂加班的模式。

在日复一日的高强度工作中,牧冈伸一感觉自己的身心严重受损,他根本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

在日记中,他写道:“活着一点都不有趣,没有健康的身体,为了工作而工作,大脑一片空白。”

饶是牧冈伸一已经很努力在适应加班文化,但他还是因为没法高强度加班而被无情地开除了。

这件事让牧冈伸一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他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并且拒绝与外界交流,也拒绝继续外出工作。

最严重的的时候,牧冈伸一甚至拒绝和父母同桌吃饭,父母也对他的精神状况产生了严重的担忧。

虽然明知道牧冈伸一在工作中遭受的种种,但他的父母依旧会时不时地催促他出去找工作。

“晚饭后又和伸一吵架了。我知道他不想听找工作的事情,可还是不自觉地提了出来。”父亲在日记中写道。

而牧冈伸一则一直倔强地和父母对抗,双方的关系就在这种奇怪的氛围中僵持着。

牧冈伸一坚持要在家茧居,不出门工作,他的父母则一直希望他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牧冈伸一的弟弟牧冈二郎因为受不了家里的氛围,在成年之后便搬出去独自居住了,很少和家里联系。

在牧冈伸一56岁那年,他年迈的父母双双过世,因为担心他的生存状况,政府工作人员还曾经上门慰问过他。

但牧冈伸一却坚持自己可以,他不知道如何和工作人员沟通,只能推说给自己一点时间。

然而十天之后,他却被发现饿死在自己家里,当牧冈二郎上门处理后续事宜的时候,发现哥哥居住的环境满是垃圾。

他一直依靠着各种各样的速食生活,当父母去世后,他失去了经济来源,存款仅剩下452元人民币。

在穷饿交加中,他孤零零地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牧冈二郎还发现了父亲的日记本,他的父亲在临死之前,还在思考牧冈伸一的悲剧,是否是由自己制造的。

“父母制造了不幸,所以孩子就要背负不幸。”

“这是否,就是他们诞生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我去世后,儿子该如何生活?

日本一位75岁的母亲总共生育了两个儿子,她的大儿子像平常人一样结婚生子,过着正常的生活。

但小儿子却成为了茧居族,整天待在家不出门,靠着父母生活。

这位母亲自认为自己的教育方式没有问题,因为她的大儿子称得上是十分优秀。

而小儿子在大学之前,也没有任何要成为茧居族的预兆,直到大学的某一天,他告诉自己的母亲,他想要辍学。

他甚至没有遇到任何足以改变人生的挫折,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想要学习,觉得学习和工作没有任何意义,就想躲进母亲温暖的怀抱中享受庇护。

母亲也尝试过改变他的想法,但当她发现儿子已经十分坚决之后,便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此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她一直扮演着一个合格的母亲,为小儿子提供衣食住行所需的金钱和物质。

但父母终究会老去,当这位母亲过完75岁的生日时,她看着自己已经45岁的二儿子,内心突然升起一阵挥之不去的恐慌。

她现在已经75岁了,随时都可能拥抱死亡,但二儿子正当壮年,当她去世之后,二儿子又该如何继续生活呢?

这件事如同一个魔咒一般,让母亲夜不能寐。

第二天,她就收拾齐整,匆匆去找了当地一个知名的理财师。

“我去世之后,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我儿子用我留下的钱再活40年呢?”母亲开门见山地问道。

理财师听到这个问题也吓了一大跳,他从业几十年,第一次接到这样离谱的咨询。

面对理财师的疑惑,母亲一五一十地把自己面临的困境告诉了理财师。

实际上,这并不是这位母亲一个人在经历的囚牢,而是整个日本社会不可避免的一场浩劫。

据统计日本的茧居族已经超过了一百万人,他们是日本某个特殊时期的“产物”。

二战结束之后,日本作为战败国经济受到重创,但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很快在废墟上重建了家园,经济也蒸蒸日上。

1970年,日本GDP仅次于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飞速发展的经济让日本民众大肆欢呼,谁都没有看穿泡沫下的暗流汹涌。

常言道盛极必衰,就在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认为,日本的经济还将继续上涨的时候,日本的发展势头却渐显颓势。

从1990年开始,日本经济大幅下滑,直到2010年才有缓和的迹象,这二十年也被日本称为是“失去的二十年”。

严重的经济危机让日本社会内部产生了崩盘的趋势,大量人员下岗,工厂效益一跌再跌。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个时期的年轻人才会处处碰壁,从而产生不想和社会交流的想法,茧居族也由此诞生。

给那位75岁母亲做咨询的理财师深知这一点,他鼓励母亲应该让儿子勇敢走出家门,不能留在家里无所事事地生活。

可母亲已经照顾儿子45年了,她内心已经默认了儿子的做法,她还认为儿子即使不出去工作也能创造价值。

即使这个价值仅仅是在他的父亲重病时承担了照料的责任。

见到母亲如此固执,理财师也不再劝说,转而提供了自己觉得可行的方法。

“等你和老伴去世之后,可以让他把大房子卖掉,换成一栋较小的房子,其中的差价应该能维持他的正常生活。”

但母亲却担心,买卖房屋所需要处理的事务太过繁琐,已经严重与社会脱节的小儿子并不能独立完成这件事情。

母亲总是这样,期望能够为儿子完全处理好一切事务,尽量避免麻烦的发生。

她们往往会忘记,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不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是他们迟早要面对的事情。

显而易见地,母亲的这次咨询并没有得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她去世之后儿子的生存依旧是一个大问题。

如何为人父母,向来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命题,我们终其一生孜孜不倦,还是没法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身为父母,看到儿女如此不思进取,该鞭策还是该放任自流呢?这个问题永远值得让人深思。

无论如何,面对苦难和苍白的人生,或许谁都不应该选择逃避。

毕竟没有人能够庇护你一生一世,即使是父母,也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人生的路说到底,还要靠自己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