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疫情都没有打倒的行业,一年增长6倍

这是深氪新消费第960期分享:电竞酒店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作者|沐九九
编辑|黄晓军
来源|深氪新消费[ID:xinshangye2016]
封面图|网络

疫情当下,传统酒店行业正饱受“倒春寒”困扰。

然而在最近中国旅游饭店业协会与同程旅行联合发布的《2022 电竞酒店市场研究报告》中显示,国内电竞酒店市场在近两年内保持了平稳增长势头,至2022年底全国电竞酒店存量预计为1.5万家,预计2023年将突破2万家。

作为酒店行业新业态,电竞酒店在短期内实现井喷式增长。即使在疫情发生之初,仍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同程旅行的数据显示,2020年电竞酒店各月同比增速快于酒店整体的9%~28%。

电竞酒店,何以“征服”疫情,实现逆势增长?

01
疲软的网吧
崛起的电竞酒店

电竞酒店发展势头来得快且猛。

2019年8月,全国电竞酒店数量大约在1200家左右,然而到2020年8月,这一数量高达8015家,仅一年时间市场就扩增了6倍多。到2022年6月,全国电竞酒店存量达到约1.1万家,且在不断增长上升。

这其中,主要包括专门电竞酒店和普通电竞酒店两种类型。所谓专门电竞酒店,是指完全围绕电竞用户需求运营的酒店,即“电竞+酒店”模式;而普通电竞酒店则主要是普通酒店为追求经营业绩推出的电竞主题房型,以“酒店+电竞”作为经营模式。目前国内电竞酒店市场中,仍以普通电竞酒店为主,大约占64.4%的市场份额。

尽管对两者多加区分,但在笔者看来,无论以何种模式运营,其归根结底在于:这是电竞游戏和酒店碰撞产生的新业态,而它也的确有利于拉回日渐疲软的网吧和传统酒店行业。

受疫情影响,酒店行业遇冷的事实已经不言而喻,但传统的网吧行业也好不到哪里去。去年,深氪新消费的文章中曾报道过,在政策干预、手游崛起等多重因素下,传统网吧被淘汰已然大势所趋,一年内大约有12888家网吧倒闭关门。

因此,兼顾“酒店”和“网吧”双重运营模式的电竞酒店,显然成为两者紧抓的救命稻草。

要知道,电竞酒店最初就起源于网吧。在早期日本的一些网吧里,老板会设置单独的房间,房内配有电脑和沙发床,且在每一层设有淋浴室和衣物烘洗机,以便让消费者在上网后,还能够在沙发床上睡觉解决住宿问题。更重要的是,这类“网吧”价格远低于酒店3倍不止,因价廉而颇受当时日本年轻人的欢迎。这便是电竞酒店的雏形。

而在国内,早在2015年温特电竞酒店在郑州开业时,就开辟了国内电竞酒店的先河。当年,温特电竞酒店创始人留学归来,在邀请朋友去网吧开黑时,发现后者对网吧的环境和私密性很是厌恶,遂萌生了开电竞酒店的想法。

这也促使国内电竞酒店和日本电竞酒店有了明显不同,后者注重性价比,而前者更看重社交。自此,国内的电竞酒店也多以社交化这一属性进行布局,房间多设置为两人间至五人间,以便能够与朋友们“集体开黑”。

与此同时,由于缺乏契机,电竞酒店在之后几年也是在二线城市发展聚集,直至疫情突袭,以及电竞开始被关注,才让电竞酒店被网吧之外的产业盯上。

此后,不乏香格里拉、格林豪泰、速8等传统酒店增设或转型电竞酒店。除此之外,腾讯、OAT等大厂也开始加紧布局。比如,网鱼网咖、雷神、京东等依托电竞资源打造自身的电竞酒店品牌,而腾讯也推出“数字IP酒店共创合作”,与香格里拉、凯越等传统酒店共同打造电竞主题酒店。

一时之间,电竞酒店成为香饽饽。

02
市场的宠儿
流水的困境

风口之下暗流涌动。目前,国内电竞行业发展尚处1.0初级阶段,该阶段对场地投资、市场运营、团队培养等要求较低,大部分投资者几乎可以做到无门槛进入,且复制性强,容易导致部分区域市场过度饱和、低价竞争以及经营模式同质化,加大经营难度。

例如,早期入局的爱沐俱乐部通过会员充值仅6个月就能实现单店回本,而现在品牌盈利周期明显延长。以微笑电竞酒店为例,品牌预期回报周期为15个月,实际运营却用了18个月才回本。

同时,作为酒店类型的一种,电竞酒店一方面难逃酒店产业自身投入高、回报慢的特性,另一方面又面临高昂的电子设备采购、运营与维护费用,这就导致该行业重资产运营尤为明显。

有业内人士曾透露,一间电竞酒店客房的装修成本可能要到10万元左右,远高出同档次商务酒店客房的造价。除此之外,电竞酒店运营成本也非常高,仅用电量就是传统商务酒店的4倍。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将成本转移到消费者身上是经营者牟利最常见的方法。但电竞酒店的特殊性在于其目标群体大部分为年轻玩家,这部分人的支付能力并不强,与此同时还需要和周边网咖竞争,受制于后者的价格,价格只能低不能高,“价格天花板”明显。

例如,根据同程旅行平台过去33个月的电竞酒店预订数据显示,2022年国内主流电竞酒店价格主要集中在250元/间夜以下,占比67.4%,较2021年上升5.2%,价格正在逐步下降。

重资产、同质化以及低价,这些都是目前国内电竞行业面临的“显性困境”,更重要的是,它还可能面临被抵制的“隐性困境”。

这是因为电竞酒店发展过快,行业很快就进入了野蛮生长阶段,然而关于电竞酒店管理的相关法案尚未跟上,导致行业界限模糊,整个市场乱象丛生。

例如,在今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曾发布首例涉及未成年人入住电竞酒店问题的典型案例。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的电竞酒店存在接纳未成年人无限制上网现象,且一房多人、他人代开、男女混住等情况多发,有的未成年人甚至为了支付入住电竞酒店的高额费用,实施盗窃等违法犯罪行为。

尽管最终这起案件以禁止该酒店未成年人提供互联网上网服务告终,但如果没有完善的法律制度,总有利益熏心的人在法律边缘来回试探。一旦严重,甚至可能危及整个行业。

03
电竞酒店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幸运的是,目前已有部分地方政府出台政策,限制电竞酒店接纳未成年人。

比如,此前,江苏省宿迁市就出台了国内首份电竞酒店领域《关于加强电竞酒店安全监管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指出,电竞酒店的电竞房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要在酒店入口显著位置悬挂未成年人禁入酒店电竞房间的标识。

行业乱象“隐性问题”正在被解决,电竞酒店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事实上,尽管电竞酒店有行业自身的问题,但瑕不掩瑜,其自身拥有难以比拟的优势。比如,相对于传统酒店,其客户范围主要是本区域内的消费者,这类客户较为固定,且忠诚度高,能够带来高复购率。

有电竞酒店从业者透露,电竞酒店客人在酒店二次消费的收入能够占到酒店总营业额的 20%。另外,电竞酒店客人的复购率高、黏性强,储值会员的占比可以达到酒店总客源的50%以上。

爱电竞酒店创始人袁阳也曾谈到,以爱电竞郑州健康路店为例,该酒店的入住率并未受到疫情冲击,即便在2020年3—4月出租率依然达到90%,综合RevPAR(平均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达到 450 元,复购率达到60%以上。

当然,对于任何一个行业来说,实现复购的前提一定不是在同质化中打价格战,而是要形成多元化、差异化的可持续性吸引力。

第一,深挖消费者需求,创新差异化消费场景。

在此基础上,电竞酒店可以通过打造特色的建筑风格和装饰艺术等外部环境和文化氛围来吸引顾客,同时将特色服务项目融入主题,以个性化服务取代常规服务,给顾客带来新鲜感。例如,昆明一家方柚电竞酒店就以“暗黑风格,赛博朋克 2077”为卖点吸引了大量热衷者前往。

第二,利用电竞IP价值创造多元化的卖点,向中高端发力,以此增加客户消费粘性。

由于电竞游戏本身带有很多IP价值,能够衍生出各种类型的 IP 生态,因此电竞酒店可以在此基础上推出电竞 IP主题房,对酒店用品进行IP设计等。同时,品牌还可以将IP与餐饮、零售、室内乐园等业态联合,提供更丰富的消费场景,盘活酒店低频空间。这样一来,不仅增加客户消费黏性,还为电竞酒店的入住率、复购率和回报率带来一定的保障。

总之,电竞酒店作为新兴风口,未来发展还大有趋势,但道阻且长,一定要稳定扎实走好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