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反俄最凶,俄議員威脅「轟炸倫敦威懾華盛頓」

在俄軍最新「亞爾斯」洲際彈道導彈進入戰備值班之後,俄聯邦杜馬議員古魯廖夫表示稱,「西方每天都在討論轟炸莫斯科,我們為何不能說轟炸倫敦,用於威懾華盛頓,這是對美國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警告」。

或許古魯廖夫的警告,對英國產生某種作用。據國際在線報道,英國國防參謀長拉達金日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倫敦希望與俄羅斯方面的聯繫變得更加密切。儘管英國與俄羅斯的關係惡化,但他與俄武裝力量總參謀長格拉西莫夫保持了一年多的聯繫。

拉達金還表示,「他希望這是更經常的接觸,甚至變得更加牢固,即便是在對話十分困難的情況下,也是如此」。對此,俄軍事專家表示,正是因為西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軍事失敗,它們正尋求通過與俄總參謀部的接觸,試圖建立一種談判的渠道。

西方與俄羅斯圍繞烏克蘭問題打的這場混合戰爭,誰勝誰負還是未知數。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很多北約國家都很希望戰爭能夠儘早結束,儘管他們並不願意公開做出這樣的表態,包括法國總統馬克龍、德國總理朔爾茨和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內的一些西方重磅人物,近期都在釋放有關與俄羅斯談判的信息。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日前也承認,他「正在被某些人脅迫與俄羅斯和談」。從這個角度上看,西方尤其是歐洲國家,需求與俄羅斯對話解決烏克蘭衝突問題的呼聲,正日趨公開化。誠然,爆發世界大戰的威脅、還有通貨膨脹引發歐洲各國經濟衰退和社會動盪,按照捷克政府發言人的說法就是:有一些國家領導人可能會因此丟掉飯碗。

自俄烏衝突爆發之後,論到歐洲丟掉飯碗的國家領導人,英國人可能最有深切體會。在短短數月時間裡,英國就有兩名首相相繼丟掉飯碗。值得一提的是,英國恰恰就是在歐洲國家中反俄最極端的國家。這似乎說明一個事實,在歐洲反俄最積極的國家領導人,一般都沒啥好結果。

英國反俄最凶,同時也是歐洲付出的代價最大的國家。與其他歐洲國家不同的是,英國付出的不只是經濟上的代價,同時還有可能要付出安全上的代價,因為俄羅斯已經將英國當成西方國家中的主要震懾對象。所以,除了古魯廖夫有關「轟炸倫敦」言論之外,之前俄前總統梅德韋傑夫也曾說過:如果俄羅斯與北約爆發衝突,俄軍導彈最先落下的不是巴黎或者華沙,而是倫敦。

拉達金希望與俄羅斯的關係「更密切」,雖說不能說代表英國對俄政策已軟化,但至少說明倫敦對俄姿態似乎正發生某種變化。英國當下的狀況,似乎已不允許蘇納克當局繼續在對俄關係問題上任性下去。

眾所周知,英國無論是支持烏克蘭、還是挑釁俄羅斯,與自身地緣安全沒有多大關係,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替美國賣命。然而,英國積極參與反俄行動,最終魚沒吃到,反而惹上一身腥。現在的英國,可以說是完全亂套了。該國近期爆發的超大規模罷工潮,參與罷工的從業者幾乎涵蓋英國的每一個行業。英國《金融時報》驚呼:英國將迎來「最具破壞性」的罷工。

英國經濟本身就因為通貨膨脹而陷於衰退狀態,現在經罷工潮這麼一衝擊,這個國家的經濟恐怕不死也得脫層皮。而所有的這一切,幾乎都是拜俄烏衝突和對俄制裁所賜。俄烏衝突持續時間越長,給英國經濟帶來的不利影響就越明顯。而國內大規模的罷工潮,就是在給蘇納克當局敲響的警鐘: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重蹈其前任下台的覆轍。

蘇納克在擔任首相之前,其身份是英國財政大臣,比其前任更了解英國經濟。他清楚英國經濟落到今天這種地步的癥結在哪兒。所以說,拉達金這時候就對俄關係做出的表態,應該是代表蘇納克當局的某種姿態。這似乎說明倫敦在對待烏克蘭問題上的態度,正發生某種變化。畢竟,蘇納克即便不為黎民百姓着想,只為自己的飯碗考慮,他也不希望戰爭持續太久,更不能讓俄羅斯導彈真的落到倫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