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115天,台湾第一美女胡因梦离婚,被前夫李敖骂了30年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

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

一定不是别人,就是胡因梦。”

1

李敖第一次见胡因梦,他44岁。

她26岁。

美貌绝伦。

她当时与林青霞齐名,被誉为台湾第一美人。

颜值逆天,

才学兼具。

如果说,林青霞如画,胡因梦如雾。

她有一种中国美,朦胧的、神秘的,也是内秀的。

遇见如此佳人,李敖一见,立即有了贼心。

他见色起意,马上邀约。

去的地方,也极有心机——带她去金兰大厦的家里,检视自己的十万册藏书。

胡因梦是才女。

阅读量惊人。

一直以来,她都是李敖的读者。

所以此举太“坏”了。

一来是私密场所,又是李敖的场地,主动权全在他掌握中,三来能无限抬高自己,正对美人口味。

果然,坐下来,言语越来越暧昧。

兴起之时,他不由分说,吻了她。

这一吻,几近窒息。

她脸上唇印深刻,两周都有残留。出门时,只能用厚厚的粉底盖住。

但此时,李敖已有女友。

她叫刘会云。

两人相恋10年,情深义重。

山盟海誓不用说,李敖曾说,我对你的爱,是百分之百。

但遇见胡因梦,他什么承诺都忘了。

他对刘会云说:“是,我爱你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回避一下。”

刘会云当然愤怒。

李敖此时想了一个办法,他拿出210万台币给她,作为天价分手费。

刘会云同意。

远走异国。

1980年夏天,李敖高调迎娶胡因梦。

才子佳人,美满无双,祝福铺天盖地。

但美满,只是假象。

事实上,裂缝从刘会云离开,就已经开始。

李敖因为210万分手费,一直不甘。

他左右琢磨,如何讨回这笔钱。最终,把主意打到了胡因梦母亲身上。

他去对父母说:“你出210万,给你女儿做彩礼。”

父母大怒。

李敖继续说:“如果你真爱你女儿,也该拿出210万的相对基金才是。”

母亲此时已感到,李敖此人,不是良人。

她劝女儿回心转意。

但胡因梦已经一头扎进去,管不了其他。

她觉得,李敖的出现,弥补了内心对父亲的渴望,满足了她对爱的需求。

“他是我想象中的救赎者。”

至于210万,也给了,以为爱能解决一切。

但一个锱铢必较的人,能带给婚姻的,痛苦远大于幸福,伤害远多于温暖。

两人走近以后,矛盾与日俱增。

美人成庸人。

伟人成敌人。

他们互相看不顺眼,也互相不适应。

结婚115天后,两人签署离婚协议。

一场童话婚姻,仓促终结。

2

为什么三个多月,就迫不及待要离婚?

原因众多。

用李敖的原话说:“同居者的眼中,没有美人。”

胡因梦为他补了上半句:“同居者的眼中,既没有伟人,也没有美人。”

两人分得并不体面。

官司打了好几年。

而李敖在此后漫长的几十年里,都在辱骂胡因梦。

有一度,我专门找了《李敖有话说》来看。确实,面对前妻,李敖表现出来的小气与狭隘,让人大跌眼镜。

他不仅骂胡因梦。

连同胡家父母一同辱骂。

听得人心惊肉跳。

而大师一直反复地说:前妻是种可怕的动物。那么,前夫呢?

其中骂得最荒唐的,就是说她在马桶上拉屎,因便秘,面红耳赤,极其尴尬。

而这一幕被李敖看见。

他顿感幻灭。

“原来没人会拉屎,原来胡因梦不过是个凡人。”

生出崩塌之感。

而李敖呢?他是个好人吗?

当然不算。

他霸占友人财产,百般抵赖不归还。

他控制欲强,会因胡因梦外出跑步,怀疑她乱勾搭男人。

有一回,两人坐在车里,正要开车上复旦桥。

胡因梦说:“我想分手。”

他气急败坏,扬言要撞安全岛同归于尽。

胡因梦不动声色。

李敖看她没反应,便打消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他善妒,不体贴,不解风情,行为怪异变态。

他会在卧室正上方,安一面特大圆镜子。

正对着床。

在床上亲密时,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伴侣身上,而在镜子里的自己身上。

这种自恋与扭曲,谁能受得了?!

胡因梦说:

“李敖抱持的,是传统未解放的男性价值观,似乎只有性这件事,是由于他其他感受的。

然而他的性,也带有自求的成分,即使在最亲密的时刻,仍然无法充分融入你的内心。

多年的牢狱生活,他已经太习惯于意淫。

但意淫是物化的,精神层面的展现几乎完全被压抑了。”

所以,她感受不到他的爱。

而展现爱,对李敖来说,是件羞耻的事。

他想要征服,而非亲密。

想要掌控欲,而非幸福。

就像胡因梦拉屎这件事,被李敖在各个场合,提过十万八千次。

之所以将“私密”随意拿出来“溜”,是因为李敖觉得,胡因梦是“战利品”。

不是“真人”。

胡因梦一生隐忍,处处体面。

对此,也不过淡淡说了一句:“我只是常人而已。”

之后他们对簿公堂。

因财产分割。

也因旧愁新恨。

两人彻底成为敌人。

3

撕逼多年,官司多年,有人好奇,就真的不念旧情吗?

应该也有的。

离婚后不久,李敖发表了令人荡气回肠的五点声明。

他说:

“罗马凯撒大帝在被朋友和敌人行刺的时候,他武功过人,拔剑抵抗。当他发现在攻击他的人群里,有他心爱女人布鲁塔斯的时候,他对布鲁塔斯说:‘怎么还有你?’

于是他宁愿被杀,不再抵抗。

一、胡茵梦是我心爱的人,对她,我不抵抗。

二、我现在宣布我同胡茵梦离婚。对这一婚姻的失败,错全在我,胡茵梦没错。

三、我现在签好离婚文件,请原来的证婚人孟祥祠先生送请胡茵梦签字。

四、由于我的离去,我祝福胡因梦永远美丽、不再哀愁。”

但事实是,他并没有不抵抗。

他挑起战争,争斗30多年。

不依不饶。

不休不止。

再之后,两人之间,只剩刀光剑影,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再再后来的某一天,他打电话给胡因梦。

“因因,我们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胡因梦说:“我们回不去了。”

她后来在自传中写过这件事,说这更像一个阴谋。

当李敖开口时,她有过瞬间感动,甚至觉得这段感情,确实也有不能释怀的地方。

但就在即将动容时,她觉察到,李敖在对面录音。

留证?

又当成战利品?

马上警惕,话锋一转,谈到房产纠纷问题。

经历过明枪暗箭的闪婚闪离,胡因梦如死过一场。

她暴瘦到只有44公斤。

肋骨狰狰。

像个行走的美丽骷髅。

后来,两人又打了好几年官司,好几十年的口水官司,才慢慢偃旗息鼓。

李敖一生,结过两次婚。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短的一次。

但他也惦记了一生。

2018年的夏天,李敖正在弥留之际。他在遗愿中,表示想要再见胡因梦一次。

这个他以千分之一千爱上的女人,骂了一生的女人,竟成了他临死前最后的牵挂。

当然,这是后话。

彼时,他正急于去美国,找回刘会云。

这也是他当年对刘会云、胡因梦说过的:

因为要和胡因梦结婚,刘会云去美国“暂时避一下”。注意,是暂时避一下。

至于为什么暂避。

李敖是这样对胡因梦解释的:“你这人没个准,说不定哪天就变卦了,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我叫她先到美国去,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

而现在,新欢散了,旧爱不能也没了。李敖觉得,总要抓住一头,不是吗?!

4

1985年,李敖离开了刘会云。

离开了莺莺燕燕花花朵朵。

在离婚4年后,遇见小31岁的王小屯,再之后,走入婚姻。

他继续他的风流与多情。

哪怕到了70多岁,依然在《康熙来了》里乱撩女人,乱开黄色玩笑。

而胡因梦终身未曾再嫁。

在她50岁那年,李敖送来50朵玫瑰,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经50岁了。

胡因梦60岁,李敖又在微博上写道:

“没人看到60朵花谢,岂非礼之大者?”

言下之意,送花不是为了怀念,而是为了让胡因梦看到60朵花谢。

真是又幼稚,又恶毒。

对于李敖的反复辱骂、纠缠,胡因梦说过一句话:“只有恨的本身才是毁灭者”。

她放下恨,走上自己的路。

她退出演艺圈,

到世界各地游学。

她去了纽约,去艺术家云集的格林尼治村,去爵士乐咖啡馆,去苏荷区,就是那种类似北京798艺术区的厂房区,那里画家,画廊、波西米亚风的住宅,星罗棋布。

同时翻译大量心理学专著。

她将克里希那穆提和肯·威尔伯的书,引入中国,也在这个过程中,也疗愈自己的匮乏和恐惧。

她愈发宁静平和,修自己的心,疗自己的心。

之后,她仍然是“女神”。

只是独来独往。

有人渲染她身边男伴不断。

她自揭老底:“自从进了演艺行业后,几乎没有私生活可言。”

“十几年的时间里,与异性生活在屋檐下的时间还不到两年。母亲守了三十多年的寡,自己大部分时间也是寡宿。”

人生走过千山万水之后,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胡因梦也老了。

再回想那三个月,不觉恐惧。

不觉遗憾。

只觉得诧异。

“那三个月的瓦解令我深感震撼,我暗自思索: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中,怎么可以连站都站不稳了?这样的缘我宁愿不要。”

而面对李敖,她逐渐清醒平和。

她看见他的虚弱与无力,也看见他的无畏与勇气。

她说:

“李敖带给我的启示就是,他是这样地大胆,勇于做自己,所以我羡慕他那种人格特质。

相处之后,发现有很多的纠结。

最主要就是我发现,我必须要活出那个特质,而不是通过间接地崇拜来完成自己。”

2018年,李敖离开人世。

胡因梦总结这段往事,带给她的觉知:

“人世间你不可能遇到的,都是和谐的事。

当你遇到不和谐事情的时候,你也要有勇气面对,面对那种混乱、对立、仇恨。

再慢慢从中把仇恨和对立化解。

但是你要忠于事实。

这场婚姻,让我学习到这一点。”

是啊。

存在与爱,始终是人类最艰难的课题。

但真爱不是依赖、占有欲,也不是欲望或娱乐,它往往是在感觉消退后,才翩然而至的。

可惜,她没有等到,李敖也没有。

她的救赎者,终究成了她的噩梦。

但人间最美丽的修行者,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黑暗的情感深渊,看见另一番风景。

并在风景中,活出自在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