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希望能恢復對華貿易,果然被打中「七寸」,但為時已晚

有趣的是,立陶宛對我國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的變化,從原來的「不怕一切制裁」變成了現在的「想重新開始對華貿易」。 時隔一年,立陶宛突然軟到中國服,很多人猝不及防,瞬間在國際上引起熱議。

綜合報導,日前立陶宛經濟部長阿爾摩內特在接受採訪時對外表示,不能完全排除中國,希望重啟對華貿易。 一年前,立陶宛無視中方的紅線,撲向台灣問題,視「反中」為投名信,在美國面前發出邀請。

 

事實上,美國並不看好這個只有幾百萬彈丸的小國,但立陶宛依然甘心。 值得一提的是,立陶宛的這個發音時間是在美國商務部長表示不尋求「脫離中國」之後。 這一方面表明立陶宛仍然在看美國的臉色,另一方面也表明立陶宛失去了中國市場,經濟確實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如果沒有,誰能想像一年前發誓「不害怕中國的一切制裁」,一年後說「不能排除中國」? 此前立陶宛猜測,雙方的直接貿易量不是很大,惡意損害雙方關係無需擔心中方的反擊。 事實上,中國作為世界第一貿易大國,雖然直接聯繫不緊密,但間接聯繫不小。 當然,這種間接的聯繫在友好相處的時候並不容易看出。 相反,當關係惡化時,可以找到其利弊。

 

舉個簡單的例子,許多歐洲企業從立陶宛生產並銷往中國。 如果中方和立方的關係惡化,這些企業就不得不擔心立陶宛生產的產品在中國市場是否有出路。 那會讓很多企業調整在立陶宛的生產計劃。 這樣,會對立陶宛的經濟、社會等引起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那麼,被「七寸」擊中的立陶宛,緊急向中國低頭了。 是大勢所趨,還是被形勢逼得走投無路? 立陶宛這一波操作背後有什麼計算? 我們應該注意什麼? 首先,我個人認為立陶宛這個浪潮的操作是大勢所趨,在形式上被逼得走投無路。 從德國總理肖爾茨訪華,到澳大利亞總理阿爾瓦尼斯對華「承認一個中國」,乃至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訪華,都是一種趨勢。

 

那麼,立陶宛這種中傷,想要在台灣省和大陸都實現吃的概率很高。 很明顯,已經很晚了。 如果恢復得這麼容易,接下來會有更多的國家效仿! 很明顯,立陶宛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先付出什麼! 如果他們在台灣問題上不回心轉意,即使重新開始貿易,立陶宛也會陷入反覆橫跳的境地,所以必須把立陶宛好好晾一晾再說。 (柒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