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供后果來了:進口芯片下滑11.4%,外媒感嘆,我們不再被需要

華為

全球產業鏈正在重構

產業鏈全球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科技領先的國家提供技術,科技落后的國家則負責組裝,通過無數家企業的合作最終完成一件產品的生產,而在這條產業鏈中的每一家公司都能憑借努力獲得應有的回報。

蘋果公司實際上就是產業鏈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之一,每一部iPhone的零件來自于美國、歐洲、日本、韓國、中國等全球各個地區,最終在中國完成組裝并銷往世界各地。通過這種方式讓蘋果公司節省了成本獲得了更高的收益,同時也帶動了各個地區的發展。

麒麟芯片

但是隨著芯片斷供的問題出現,這也就意味著曾經取得巨大成功的全球化產業鏈出現了裂痕——如果是正常競爭之下導致的企業虧損甚至倒閉這無可厚非,但是通過非競爭手段來打壓企業最終使得本國的企業在某些技術領域上繼續保持領先,這無疑是大錯特錯的做法。

隨著產業鏈全球化的深入必然伴隨著技術轉移的出現,以往處于產業鏈上游的企業也會因為不思進取或者經營不善而被淘汰出局,而處于產業鏈下游的企業也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和研發使得自身向上游擴展。

鴻蒙系統

如華為的麒麟芯片以及鴻蒙系統其實就是技術升級的產物。對于任何國家和地區而言,想要提高收入和生活水平,那麼產業升級以及向產業鏈上游擴展都是不得不努力的方向。而對于發達國家而言,一旦技術投入不足導致落后,那麼被淘汰也是正常的結果。

但是斷供這種手段的出現無疑是想要通過技術之外的手段來干預這種產業升級的出現,或許在發達國家眼里最好我們永遠是低端產品的制造者和高端產品的消費者,但這對我們公平嗎?同時斷供真的能夠達到這一效果嗎?

半導體芯片

斷供后的反思

以芯片產業為例,每年國內集成電路進口數量6354.8億塊,進口金額4325.5億美元(折合2.8萬億人民幣),是最大的進口產品沒有之一。伴隨著巨大進口量的背后則是這些芯片被使用在包括公共、醫療、通信等諸多關鍵領域。但是隨著斷供的出現,我們才終于意識到一個問題——一旦失去了這些進口芯片之后會造成什麼后果?

阿里推出倚天系列芯片

所以眾多企業開始意識到芯片的重要性,也紛紛投入這一領域。在加入芯片研發的隊伍中我們既能看到如華為、小米、OPPO、vivo 等消費電子廠商;也能看到如紫光展銳、北京豪威、中興微電子、華大半導體等專業半導體廠商的崛起;除此之外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等互聯網企業也開始紛紛布局芯片產業,為芯片國產化貢獻力量。

百度推出崑崙系列芯片

而除了上面的幾大巨頭之外,還有無數中小型芯片企業同樣在如車載半導體、工控MCU、存儲芯片、射頻前端芯片、顯示芯片等諸多領域進行攻關并實現量產替代。可以說一場斷供讓從上至下看到了芯片的重要性,同時也加大了在芯片領域的投入。

進口芯片下降11.4%

那麼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之后結果怎麼樣了呢?根據海關進出口數據可以看到,2022年前四個月集成電路進口量從去年同期的2100億片下降到了1860億片,減少了240億片。

芯片產量增長33.3%

在進口芯片減少的同時,國產芯片的產量也在迅速提升。2021年全年集成電路產量累計3594.3億塊,增長高達33.3%。一面是進口芯片數量顯著減少,一面是自產芯片數量顯著提升,一時的「斷供」或許正在演變為長期的不再被需要。

歐洲推出《歐洲芯片法案》

其他地區也在開始自研

隨著斷供的進行,甚至連美國的盟友也開始注意到芯片的重要意義。日本《半導體支援法》在2022年3月開始施行;歐洲推出《歐洲芯片法案》(The European Chips Act)并拿出430億歐元來推進半導體產業自主化;俄羅斯也拿出了3.19萬億盧布用于芯片自主化的實現。

自研芯片已經從被斷供的國家延伸到全球,甚至連美的盟友也紛紛選擇開始拋棄以往的想法,開始全力推進自己的半導體產業。一個可能的后果就是以往在芯片產業領先的企業逐漸丟失自己的優勢。

外媒也在反思斷供是否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這種情況也讓美高科技企業以及部分半導體專家學者發出感嘆,這種斷供行為正在成為一把雙刃劍,雖然短期看來取得了效果,但是從長期來看則導致各國開始研發自己的芯片產業,最終美企的芯片需求量將越來越小。芯片作為一項高科技產業,不但提供了眾多的就業崗位,同時也提供了不菲的報酬和薪水。而隨著芯片需求的減少,必然導致現行的半導體產業鏈崩盤,全新的產業鏈將逐漸構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