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1958年8月底,葉飛將軍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向北京拍電報。

電報的大致意思是,自責福州軍區沒有做好保密工作,炮擊金門的軍事機密,提前泄露了出去。

美軍得知我軍情況後,軍艦主動避開,在金門島上的美軍顧問也避開了,在整個炮擊作戰中美軍顧問只陣亡兩名,其餘大多數都躲到了工事中。

葉飛深深地自責。

不料不久後卻接到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的電話,王尚榮在電話中安慰葉飛,消息走漏和你們福州軍區並沒有關係,此事是提前故意安排的。

葉飛頓時懵了。

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歷來軍中大事莫重於密,哪有仗還沒打,提前把秘密透露出去的呢?

一、準備開戰

1958年7月的一天,福建沿海都籠罩在颱風的威脅之中。

時任福建省委第一書記的葉飛,正在一線,帶領部隊幫助人民群眾搶收農作物。這時,他突然接到通知,要他趕回福州,在作戰室接來自總參的保密電話。

一聽作戰室,葉飛就感到事情比較嚴重。如果是政府系統來的電話,不會接到軍區的作戰室,這肯定是軍情要務。

葉飛當時已經卸任福州軍區司令員的職務,中央改派韓先楚接任福州軍區司令員,葉飛的職務是福建省委第一書記兼軍區政委,按他自己在回憶錄中的說法,已經把主要精力放到主管社會經濟建設上來了。

怎麼還有軍事任務找他呢?

急匆匆趕回軍區作戰室,電話那頭是總參作戰部長王尚榮。王尚榮說,中央決定炮擊金門,並命令這項作戰行動由葉飛指揮。

葉飛不敢相信,韓先楚已經成了新司令員,雖然人在北京,但論職責本分,政委不應該越位代替指揮。王尚榮表示,這是中央北戴河會議做的決議,由你葉飛指揮也是軍委一致意見。葉飛慨然應承。

開戰不是說打就打,炮兵部隊要進福建,空軍和海軍也都要進。但是福建沿海剛剛經歷了颱風襲擊,連續十九天大雨和暴雨,沖毀大小橋樑四十三座,公路鐵路塌方嚴重,部隊調動受到嚴重製約,尤其是重炮部隊,根本無法快速通行。

葉飛向中央去電報,請求將炮擊時間推後。

王尚榮不久便親自回電,中央研究後同意推遲一個月。

這一個月時間,主要是干三件事。

1.炮兵進入廈門。

2.空軍開進福建。

3.海軍進入福建海域。

說點背景知識,之前我軍在1954年9月曾對金門島進行過一次炮擊作戰,蔣介石集團比較恐慌,金門距廈門實在太近,一直挨打容易被打斷後路。蔣介石因此不斷派空軍轟炸福建沿海地區,我炮兵部隊無法大量駐紮在此。

所以,為了保證此次炮擊順利,不僅要臨時增調炮兵部隊,還要把空軍、海軍都加強到福建一線,以確保地面部隊的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我軍正是經由這一次炮戰的準備,才真正奪過了福建的制空和制海權。

重炮部隊和空軍部隊進入沿海時,福建人民群眾歡呼雀躍。

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以往只見蔣軍飛機在我們頭頂肆虐,這下自己的飛機來了,不用擔驚受怕了。

老百姓紛紛傳言,看來這次毛主席是下決心要解放金門了。

尤其有趣的一幕是,炮兵部隊調來一個坦克團,為防蔣軍飛機轟炸,這個團晚上從福州出發,連夜往廈門開。坦克的動靜大,震得地面隆隆響,人民群眾發現了,大晚上的不睡覺,跑出來夾道歡迎解放軍坦克,甚至還有老百姓激動地自發喊起口號:打過金門、解放台灣。

葉飛心裡苦啊!金門之戰,永遠抹不去的傷痛。終於到了一雪前恥的時候了。

八月上旬,地面炮兵全部進入了陣地。海軍130岸炮部署在廈門對岸角尾。

炮兵陣地從角尾到廈門、大嶝、小嶝,到泉州灣,呈半圓形,長達三十多公里,大金門、小金門及其所有港口、海面都在我遠程火炮的射程之內。

我們能把炮兵陣地擺得那麼開,那麼密集,在廈門前沿就部署了一個炮兵師,主要就是因為空軍大勝,不斷擊落蔣軍飛機,美軍飛機也嚇得不敢靠近大小金門,我們掌握了制空權。

二、消息走漏

1958年8月21日,葉飛在北戴河面見毛澤東,當面匯報了前線的準備情況。

葉飛信心十足,決心漂漂亮亮地完成這次炮擊作戰,匯報時十分自信。

炮兵怎麼布的陣,準備怎麼打,預計能封鎖大小金門多少天,一旦美軍海空軍來援,後手有什麼計劃……

葉飛匯報的都十分詳細。

當時,在毛澤東住所參加這次匯報會的,還有彭德懷、林彪、王尚榮等人。

據葉飛回憶,這次作戰會開的十分務實,開出了當年解放戰爭時的感覺。主要標誌就是,作戰地圖沒有裝樣子似的掛在牆上,而是鋪在桌子上,毛、彭、林都把手撐在桌子上,彎著腰,一邊看一邊聽匯報。

行家都知道,匯報作戰方案,如果不對圖講、對圖看,那純粹就是走樣子,因為地名和圖對不起來,說的人固然有一個大致的印象,聽的人根本不知道哪是哪。

有心者大概能回想起來,過去八一廠拍戰爭片,拍到我軍時研究作戰時,下至一個縱隊、一個師,都是把地圖拿下來,或是放在手裡,或是鋪在桌子上,就連毛主席在轉移途中,也是手舉著地圖,很少有把地圖掛在牆上的。

偶爾也有過,淮海戰役粟裕部署追擊杜聿明集團時,把地圖掛起來,但縱隊司令們都坐得很近,粟裕是對圖講的,大家都能一目了然。

反觀國軍,基本都是掛一張碩大的地圖,講解者戴著白手套,拿著小棍子東一指西一指,看似煞有介事,其實講者不知所云,聽者暗暗划水。

毛主席認真聽完了葉飛的報告,若有所思,突然提了一個問題:「你用這麼多的炮打,會不會把美國人打死呢?」

當時美國與蔣介石集團簽訂了所謂的「共同防衛條約」,美軍派了很多顧問和軍隊到蛙島,尤其是顧問,配到了營一級。

金門島上也有不少美軍顧問。

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葉飛回答道:「哎呀,那是打得到的啊!」

毛主席思考了十幾分鐘,又問:「能不能避免打到美國人?」

葉飛有點糊塗,我們的炮彈又不長眼,怎麼能避免?他乾脆地回答:「主席,那無法避免。」

毛主席不再說話,宣布暫時休會,大家休息。

事情到此,出現一個意外的情況。

林彪領悟毛主席想避免與美軍直接衝突的意圖,會後寫了一張紙條,托王尚榮向主席匯報,是不是通過王炳南向美國人透露一點消息。

王炳南是誰?他又有什麼渠道向美國人透露消息呢?

此人與本文主題頗有關聯,因此多說幾句。

王炳南是我國外交戰線的傳奇人物,早就在周恩來直接領導下開展外交工作,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寶藏人才。

王炳南時任中國駐波蘭大使。那時中美沒有建交,沒有合理的外交接觸渠道,但中美之間又確實有很多問題需要交換意見。於是在周總理的巧妙安排下,建立了一個大使級會談的溝通渠道。

中方的大使即王炳南,美方的是駐捷克斯洛伐克大使。

大使級會談是一種可進可退、約束比較少、什麼話都說的外交場合,上可談到國際關係這種戰略問題,下可談到很小的實際事務。

比如第一階段,中美雙方談的就是實際問題,美國方面要求中國釋放在押的美軍人員,包括被俘間諜和飛行員,中方則要求美國允許一些僑民回國。

這次會談最大成果就是,促成了錢學森一家的回國。

會談的第二階段就是蛙島問題,中方基本立場其實很明確,美國也十分清楚,但是在當時的國際條件下,美國一點也不願意讓步。會談就此僵持下來。從1955年開始談,一直談到1964年,王炳南奉調回國,大使級會談結束,也沒最終解決問題。

林彪的建議就是讓王炳南在會談上有限地透露一下口風,讓美國人知難而退。

這不失為一個限制衝突規模的好辦法,也是毛主席日夜所慮的,打仗並不是逞能逞強,現在和抗美援朝時不一樣了,那時就要把美軍往死里揍。

現在形勢錯綜複雜,美國正在中東發動戰爭,不願在兩個戰線同時開打。我們也不想把外人引入到自家的事務上,雙方都有想法,也各自忌憚,所以不直接打是上策。

但葉飛當時並沒有領會到這個意圖。

毛主席接到林彪的條子後,把它轉交給葉飛,讓他看看。

葉飛一看大驚,問王尚榮,怎麼能向美國人透露呢?透露給美國人不就相當於告訴蔣軍了?這還能達成戰役的突然性嗎?

王尚榮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葉飛滿腹憂思,不知道該怎麼領會主席的意圖,一夜都沒睡好。

結果第二天開會,毛主席說話非常乾淨利落,打,按既定作戰方案打。

8月23日,金門萬炮齊落,震驚世界!

過程就不細說了,只講結果,金門島上蔣軍損失慘重,所有地表工事全部被摧毀。港口船隻皆被摧毀。人員方面死傷不講其數。

但奇怪的是,蔣軍和美方公布的數字中,美軍一個也沒有死。

據可靠情報反饋,美軍在島上的顧問其實被炸死兩人,美國方面隱瞞未報。

但這個數字也夠奇怪的,他們的顧問都配到營一級了,至少也應該死幾十個。

這是一個怪異的徵兆,美軍顧問肯定事先得到了消息,並且有意識地進行了躲避。

這明顯意味著,我軍炮擊金門的消息,被提前泄漏出去了!

三、前所未有的難題

意識這個嚴重的問題,葉飛嚇得魂不附體。

他是戰役的總指揮,除了他沒人知道具體開炮時間。消息走漏,首要責任肯定是他。

葉飛也沒有時間去追查這件事的經過,趕緊向王尚榮匯報,要找毛主席承認錯誤。

王尚榮勸止,說仗還沒打完,還得接著干,現在還不是算帳的時候。

正像王尚榮所說,仗沒打完,而怪異的現狀也在持續著,令葉飛瞠乎其後。

我軍從8月23日開始炮擊,一直打到9月7日,金門島慘到了極點。

蔣軍雖然都躲在地下工事裡,我軍炮彈再難打到他們了,但是大小金門外海全被我軍炮火控制了,蔣軍船隻無法靠近。

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金門島上的給養全靠蛙島本島供應,打了半個月,金門島上蔣軍炮彈消耗精光,已無還手之力,糧食油料等給養也都快用光了。再這麼困下去,島上蔣軍不用打,全餓死。

蔣軍船只有心往島上送補給,但是懼怕被解放軍炮火打沉,於是求助於美軍,請第七艦隊出動軍艦,為蔣軍補給船護航。

美軍答應了,真出船了,把蔣船夾在中間,浩浩蕩蕩向金門開來。

打還是不打呢?如果攻擊美軍船隻,勢必引發美軍與我對抗,有可能引發前所未有的大戰。這個決定,葉飛不敢輕易下。於是趕忙向北京作戰部請示:打還是不打。

葉飛感到他自己沒問透,北京也沒說透,打,打誰啊?美軍和蔣軍都有,是兩家都打,還是只打一家?

葉飛也不怕受責怪,再向北京請示:是不是美蔣船隻一起打。

葉飛懵了,美蔣艦隻混在一起,互相之間只隔兩海里,就像吃餃子一樣,誰能做到只吃餡而一點皮也不碰呢?

葉飛自打參軍打仗以來,還沒見過這麼前所未有的難題。

正當葉飛愁眉不展時,北京追加命令:一定要把敵船放到料羅灣再打。料羅灣港口是金門島的主要港口,蛙島來的船都在這裡停靠。作戰部還要求,葉飛要一小時報告一次美蔣艦隊位置,等北京下令才能開火。

葉飛還是有點不放心,一旦美蔣艦隻進了港口,相互距離會更近,到時怎麼能避開美艦不打呢?萬一誤中美艦,美艦向我開火,我軍該怎麼辦?能還擊嗎?

葉飛再向北京請示,王尚榮部長親自在電話那端告訴葉飛:沒有北京的命令不准還擊。

葉飛還以為聽錯了,向王尚榮確認:這是毛主席的命令嗎?

王尚榮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毛主席親自下達的命令,不准還擊。

葉飛想起當年紫石英號,我軍可是毫不猶豫地還擊的。他沒有搞懂毛主席的真正意圖,在向一線部隊下命令時,他怕傳遞有錯誤,親自向31軍司令部和各炮兵群指揮員下達命令,各部隊主官聽後也是大惑不解,怎麼還挨打不還擊?

各部隊紛紛打電話再來追問,葉飛一一耐心地解釋這是毛主席親自下的命令,再問各部隊:是否明白?

各部回答:明白。

四、真相大白

1958年9月7日中午12時整,美蔣艦隻抵達料羅灣港口,準備卸載物資。

葉飛迅速向北京報告情況,隨後得到命令:開打。

瞬間,我各炮兵群萬炮齊發,呼嘯的炮彈向敵艦飛去。

炮擊金門消息走漏,葉飛嚇得魂不附體,到底是誰泄露了軍事機密

由於葉飛事先反覆交待,炮兵群一直精準地瞄著蔣艦,因此開火的時候非常準。

正當大家做好萬一誤中美艦遭其反擊的準備時,望遠鏡里的看到荒誕的一幕:美艦似乎早有準備,一見蔣艦中炮,立即起錨猛竄,退向外海,把蔣艦扔在港口不管了……

葉飛在廈門雲頂岩指揮所內焦急地等待情況,前線報告竟是這樣,葉飛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負責監聽敵無線電信號的同志樂得哈哈大笑,葉飛急問什麼情況。

原來蔣艦見美艦急退,慌忙向蛙島本部求救,島上問,美艦呢?友軍呢?金門蔣艦氣急敗壞地大罵,什麼友軍什麼朋友,都跑了,美國人真混蛋!

港口蔣艦著急的都不用密語了,直接在報話機里破口大罵,我軍監聽人員都被逗笑了。葉飛拿過來一聽,也忍不住會心一笑。

這是怎麼造成的?毛主席真是料事如神啊!他老人家遠在千里之外,居然能精準地預測到美軍不會還擊。

可是葉飛激動之餘很快冷靜下來,聯繫到上次王尚榮讓他不用承認錯誤,他隱隱約約意識到,這件事可能早有安排,極有可能美軍提前知道我們的底線了。

事情的前因後果到底是怎樣的呢?戰後葉飛再次小心翼翼地詢問王尚榮,得到的回覆是,毛主席怕他有思想負擔,沒有提前告訴他,現在可以有限度地透露了,原來毛主席早有安排,特意把這件事向美國通了氣。

不過並非官方大明大亮、事無巨細地告知,而是通過一些不為人知的渠道,透露了大致輪廓。

葉飛最終也沒問出個所以然。

金門炮戰過去多年之後,1995年,香港的《世紀》雜誌爆出一條驚天秘聞,說1958年8月,中共曾向與國共高層均有聯繫的著名愛國記者曹聚仁透露,將對金門進行懲戒打擊。曹聚仁心領神會,隨即以隱晦的筆法,在新加坡《南洋商報》上發表文章,披露中共炮擊的意圖。

這篇特約文章發表在1958年8月23日炮擊前幾小時。時間剛剛好……

無獨有偶,彭德懷在1959年一次發言中也對金門炮戰,作了隱約的評價,他說:「處理金門問題,我們是得心應手的。」彭德懷當時參與了金門炮戰的指揮,他這話自然是有所指的。

更加直接的證據來自於毛主席的講話。《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收錄了一篇講話中提到如下內容:

「好幾個星期以前,我們的方針就告訴你們的領導人了。七天為期,6日開始,你們看見10月5日的南洋商報嗎?此人有新聞觀點,早一點露出去,那也沒有什麼要緊。政策早定,堅決實行,有什麼詭計,有什麼大打呢?」

這是毛澤東於1958年10月13日親自起草的《再告台灣同胞書》。

這更加證實了,八二三炮戰,要麼是通過曹聚仁,要麼是通過更加隱秘的渠道,不排除王炳南也與美國大使通了氣,向美軍提前示了警。當然,我們不會把炮擊的日期等具體細節告訴美軍,只是一個大致的提醒。

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呢?當然是試探加警告。

試探,就是試探美軍所謂的共同防衛,底線在哪裡,我明著要打你,你看著辦。警告,則是在一定程度上告知的前提下,顯露我軍維護主權的堅強決心。

果然,美國人被這麼一試一警,弄的有點舉棋不定。美國總統艾森豪也坐不住了,唯恐蔣介石穩不住陣腳,親自跑到台北來給他鼓勁打氣。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美國人在金門這條鋼絲上,終於還是不敢鋌而走險。

而這種極度微妙、極端高明的鋼絲,也只有毛主席的氣魄和智慧,才能設計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