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著拉美議員的面,歐盟外長稱必須創造新世界,就像殖民美洲壹樣

為拉攏拉丁美洲國家和自己站在一起,歐盟近段時間接連展開外交攻勢,但歐盟外長博雷利的一次公開發言,卻在拉美國家的互聯網上引起了巨大爭議。據觀察者網援引西媒發布的報道稱,博雷利在布魯塞爾舉行的「拉美—歐洲」議會大會的開幕式上致詞。博雷利宣稱,在國際局勢面臨動盪的危險時刻,歐盟與拉美國家之間的關係需要加強,博雷利將拉美—歐盟關係比喻成正在經歷狂風暴雨的船隻,並且對於場下的拉丁美洲議員說,應該學習昔日的「征服者」,攜手創造出一個「新世界」。

博雷利的這番言論立即引發了拉美國家互聯網的激烈批評,大批的網民在社交媒體上痛批博雷利的這段話如同百年前的殖民者一般冷血。事實上,所謂的「征服者」如果套用在拉丁美洲,很容易令人聯想起歐洲殖民者對美洲國家近乎毀滅性的資源掠奪。

而在這個過程中還伴隨着極為血腥,甚至按照今天的標準,可以被視為種族滅絕的屠殺行動。因此,當拉美國家的民眾看到博雷利用這種口吻去描述未來歐盟—拉丁美洲的雙邊關係時,自然是義憤填膺。而在此前,博雷利在參加歐洲議會會議時也發表了一番「西方中心論」的爭議言論,將歐洲比作「世界花園」,將歐洲以外的世界比作「叢林」,雖然博雷利的用意是在提醒歐盟,要防範國際局勢動盪傷害到歐洲利益,但他在無意中流露出的非常自然的西方傲慢以及至上主義,依舊在國際輿論場上引發廣泛批評。

不難看出,現如今的歐盟雖然問題纏身,但是在面對着發展中國家時依然是盛氣凌人,每每都要以教師爺的做派頤指氣使,也只有在面對中國時,歐盟才會有所收斂,可依舊改不掉他們居高臨下的傲慢姿態。

歐盟正處在全球變革十字路口

但需要注意的是,如今留給歐盟在國際社會上「擺譜」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少了,歸根結底,歐盟之所以急着在發展中國家布局,正是因為歐盟現在面臨着嚴重的衰退風險,尤其是當拜登政府簽署的《削減通脹法案》,開始進入正式生效的倒計時之後,歐盟必須想盡一切辦法進行自救,以降低「美國鐮刀」對自己的傷害。而歐盟的自救方案房中,就包括了與拉丁美洲國家深化雙邊關係,為今後的擴大貿易往來奠定基礎。

值得一提的是,拉丁美洲國家在2022年普遍進行了大選,從選舉結果來看,「向左走」已經成為了拉丁美洲政壇在未來幾年的新常態。而過去對拉美左翼浪潮百般提防的歐盟,如今也開始主動向拉丁美洲國家示好,這充分說明歐盟當下所面臨的壓力其實空前巨大。諷刺的是,博雷利自以為的「示好」。

拉美左翼已開始崛起

在拉丁美洲國家聽來頗為刺耳,最重要的是,歐盟究竟能否拿出多少資源去吸引拉丁美洲。畢竟,未來歐盟能否在拉丁美洲開拓出新局面,絕不是靠着一兩場雙邊會議就能實現的,尤其是當「博雷利們」充斥在歐洲政壇時,如何用平等的眼光去對待發展中國家,才是歐盟眼下要處理的首要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