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開始去光刻機化,氖氣或將成為ASML向中國靠攏的契機

早在2022年2月,就有研究機構基于「烏克蘭供應了全球70%的氖氣」的這一客觀事實,對氖氣供應鏈的穩定問題,表示過擔憂。旋即,荷蘭光刻機巨頭ASML也發出警告,稱「自己正在尋求氖氣的備選供應商」。但是ASML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發聲非但沒有引得鳳凰來,反倒是成了一顆信號彈,下游的芯片制造廠商紛紛開始囤貨,以至于氖氣價格飆漲。

電子特氣

美企幫不了ASML

3月12日,科創板日報傳來消息,稱ASML的擔憂成為現實。烏克蘭Ingas和Cryoin在第一時間選擇了停擺,而他們又供應了全球45%-54%的半導體級氖氣。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數字,因為氖氣主要用于光刻環節,配合其他電子特氣使用,在混合氣體中的占比高達96%。在耗材中所占比重,僅次于硅片,屬實難以取代。一旦徹底斷供,那麼所覆蓋的,全球75%的芯片產能都將受到影響。 比如美企所用的半導體級氖氣,就有90%來自于烏克蘭。

ASML

在這種情況下,ASML是無法指望EFC(美國電子特氣公司)的。因為就算ASML能分到一些氖氣,也是無根之水,他得再找其他人合作才行。這也是ASML為難的地方,因為他們對氖氣的質量要求,比其他廠商更高,一般都要審核3-5年時間才行。 眼下最好的合作對象,就是中國的華特氣體,以及正在審核中的凱美特氣。可是,我國2021年共生產48.7萬/立方米(保持高速增長),出口量僅為6.5萬/立方米。

台積電

中國企業不一定愿意賣

在產能有限的情況,中國廠商的最優解就是待價而沽,大不了就內部消化。算一筆很簡單的賬,2015年發生過一件類似的事,中國氖氣的出口價格從750元/立方米,漲到25000元/立方米,只用了不到7個月的時間。目前雖然氖氣價格飆漲,但因為大伙或多或少都有點庫存的緣故,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加之ASML卡了咱們的光刻機脖子,如果是用氖氣換錢,最后還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肯定劃不來。

林本堅

台積電送來神助攻,ASML的選擇不多了

但是,對于ASML來說,跟中國廠商合作卻是他的最優解。除了全球斷「氖」因素外,還有商業上的考量。在1月份的財報發布會, ASML枉顧昔日和林本堅博士(台積電)伯牙子期的情份,將最新款的EUV光刻機,交給了連7nm工藝都沒搞明白的英特爾。3月,台積電就搞出了用7nm光刻機,造出的性能堪比5nm工藝芯片的3D封裝技術(芯片疊加)。而后,還跟英特爾聯手搭建了「小芯片聯盟」(多張芯片配合使用的異構芯片)。

英特爾

台積電是在針對ASML,去光刻機化嗎?筆者認為不盡然,台積電是在跟英特爾,以及英特爾背后的人博弈。自英特爾宣布重啟代工業務的那一刻起,台積電就被架到了火上,急于證明自己的不可取代性。 最好的辦法,就是證明自己將成為打破摩爾定律,也就是不再依賴光刻機精度的主力軍。這對于靠光刻機逆天改命的ASML來說,簡直是降維打擊。哪怕將最好的EUV賣給英特爾,也不能改變什麼。

中芯國際

拿光刻機換氖氣,大家都不吃虧

唯一能夠救ASML于水火之中的國家和地區,就是咱們中國。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統計,2021年的中國半導體規模,將達到1.96萬億元,是台積電產能的5至6倍。這背后,是多少條生產線,多少台光刻機?雖然半導體國產化,已經提上日程。但不可否認的是,起碼十年之內,咱們都需要ASML的光刻機。 中芯國際的專家梁孟松曾表示,只要EUV光刻機就位,公司就可以啟動7nm生產線。

結合「斷氖」、「中國廠商不一定愿意賣」、「中國市場和ASML能合作共贏」這三大背景來看,ASML最好的選擇,就是以采購氖氣為緣由,跟中國企業建立更進一步的合作關系。 說直白點,就是用光刻機來換氖氣,誰也不占誰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