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俄油限價令「靴子落地」;美國暗喜,俄羅斯憤怒

在經過多天的連續爭吵後,歐盟終於就所謂「俄油限價令」達成一致,隨後美國迫不及待地宣布了一份「七國集團」與澳大利亞的聯合聲明,將俄羅斯原油的出口價格定為歐盟討論出來的結果:60美元/桶。

看得出來,美國不在乎俄羅斯原油被限制為多少美元,只在乎能不能達成協議,能不能順利地宣布對俄羅斯石油進行限價。當歐洲最終決定限價為60美元/捅之後,華盛頓立刻發布聲明——對於他們來說,只要進行了限價,就是勝利。

對於西方國家的舉動,俄駐美使館發表聲明稱,限價協議將導致市場不確定性增加,意味着自由市場的基本原則正在被重塑。儘管西方正在玩弄這種「危險、非法的政策工具」,但俄羅斯石油仍然會十分搶手,因為西方無法消除市場對俄羅斯石油的需求。此前,俄羅斯總統普京也將西方這個行為,形容為「紙牌戲法」和「公然的勒索」,並且表示俄羅斯將不會向實施限價政策的國家提供石油。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刊文指出,西方提出這個所謂的「限價協議」並不是什麼新鮮玩意,而且國際能源市場比那些政客的想象要靈活得多。文章指出,西方想當然的認為只要價格高於成本,俄羅斯依舊會出口石油,最終市場可以得到廉價的能源、通貨膨脹就會降低;但現實很少會變得如此簡單,如果西方開始對不配合限價令的行為實施制裁,那麼俄羅斯將可能選擇那些不受限價令影響的油輪和保險公司,這將導致石油出口減少、全球原油價格繼續飆升。

除此之外,中國、印度等國一直在尋找西方服務商的替代者。西方提出限價令有半年之久,足夠俄羅斯石油主要買家做好充足的準備。文章最後得出結論: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會發現市場有着遠超想象的強大調節能力,同時也會引起其他國家對西方銀行體系和能源服務體系的警惕,迫使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繞過西方的能源基礎設施。將能源禁運和限價作為武器,效果有限,有效期也很有限。

《經濟學人》這篇文章其實隱晦地點出了一個問題:西方的行為違反了市場規律,最終損害的還是其自身利益。其實美國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他們並沒有進行多麼認真的思考,似乎知道了結果:那就是棒子很可能落在歐洲身上;自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發現從歐洲身上吸血,比從任何其他國家身上吸血都要容易,而且鮮美可口。如果這份「限價令」最終擾亂國際市場,歐洲很可能再次成為冤大頭,重新出現之前天然氣緊缺、讓美國能源商飽餐一頓的盛況。

所以「限價令」的效果是否出色,並不是看俄羅斯是否遭到了實質性傷害,而是能不能幫助華盛頓吸更多的血。有網友嘲諷說,「西方限價為60美元一桶,這個還是太高了;應該限價為-250,俄羅斯白送一桶石油給歐洲時,順便倒貼250美元精神損失費和治療費給歐洲,這樣才是正確的」;也有網友指出,歐洲的限價政策只會加速俄羅斯能源出口的去美元化,一旦出現諸如「石油人民幣」這樣的貨幣體系,其他產油國是否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西方拿俄羅斯「殺雞儆猴」,歐佩克成員國當然心有餘悸。

正如一句評論寫的那樣,歐洲此舉相當於「武士撅了自己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