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說出真相:烏克蘭是西方軍工巨頭殺人武器的實驗場

翻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社交帳號,引用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我們致力於與烏克蘭在一起,不管需要多長時間」。美國真的是為了維護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抵抗俄羅斯的「入侵」嗎?《紐約時報》終於說出真相,烏克蘭是西方軍工巨頭殺人武器的實驗場。

《紐約時報》 (Lara Jakes)記者勞拉傑克斯在文章中寫道,「烏克蘭已經成為最先進武器和信息系統的試驗場,西方政治官員和軍事指揮官預測,這些武器和信息系統的新使用方式,可能會影響未來幾代人的戰爭,」

勞拉說:「我們正在密切關注烏克蘭在技術和訓練方面的新進展,以了解它們改變戰鬥面貌的方式。」

這些新武器包括名為「三角洲」(Delta)的信息系統、「遙控船」、名為「天翼」(SkyWipers)的反無人機武器,以及德國製造的、德國軍方尚未使用的升級版防空系統。

俄軍為何被烏克蘭趕出赫爾松市嗎?作者把它歸功於烏軍部署「一種寶貴的新武器」,即「三角洲」(Delta)的情報系統。該軟件是軍工巨頭與北約合作開發的,幾乎沒有在戰場上進行過測試。這是一個在線網絡,軍隊、文職官員甚至經過審查的旁觀者,都可以利用它跟蹤和分享俄羅斯軍隊急需的細節。

「三角洲」不僅僅是一個早期預警系統。它結合了實時地圖和敵方資產的圖片,包括有多少士兵在行動,以及他們攜帶的武器種類。

烏克蘭官員表示,所有信息都是通過「三角洲」收集、分析和傳送的。這樣,烏軍可以在任何一天確認1500個俄羅斯目標,並在48小時內「消滅了數百個」。

文章稱,當烏克蘭軍隊在赫爾松地區展開大規模反攻時,他們使用了「三角洲」,以及西方提供的強大武器,將俄羅斯人趕出了他們占領了數月的城鎮和村莊。

一位立陶宛前總統說,「我們正在烏克蘭學習如何戰鬥,我們正在學習如何使用我們的北約裝備。」他還說,「這對我來說是可恥的,因為烏克蘭人用他們的生命,為我們的這些演習付出了代價。」

西方正在利用烏克蘭測試未來戰爭的武器系統的消息,與美國核武庫指揮官最近的評論一致,他說,這場代理人戰爭是一場更大衝突的試運行,而這場衝突正在發生。

美國戰略司令部(STRATCOM)負責人查爾斯·理查德(Charles Richard)本月早些時候在一次海軍會議上表示:「我們目前所處的烏克蘭危機,只是熱身。」「大風暴就要來了。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以我們很久沒有接受過的方式接受考驗。」

因此,這場戰爭除了被用來推進美國長期以來的地緣戰略目標外,顯然也被用來磨礪帝國戰爭機器的利爪,以便與大國展開迫在眉睫的熱戰。在這樣的衝突中,美國在多年的軍事測試中肯定會有優勢。

美國及其盟友、夥伴和軍工巨頭之所以熱衷於戰爭,原因之一就是新武器技術需要在戰鬥中進行測試,才能被認為有效。

在實踐中,這意味着用人體作為試驗對象,就像科學家用實驗鼠一樣。軍工巨頭賺的錢越來越多,而烏克蘭人死的也越來越多。烏克蘭人成為美國檢驗新式武器的「小白鼠」。

我們很驚訝《紐約時報》竟敢大聲承認這一點,更不用說在一篇文章中大肆吹噓。誰還能相信他是來幫助烏克蘭人民的呢?

這種赤裸裸的陳述是非常可恥。幾個世紀以來,西方的「園丁」在全球各地做這種事,這叫做「大屠殺」。就像以色列人對加沙所做的那樣,然後這些武器就可以被宣傳為「經過戰爭考驗的武器」。

擁有像對待實驗室「小白鼠」一樣對待你的「盟友」,美國和北約找到新的、創新的殺人方法,這一定「很棒」而且「溫暖人心」,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