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之子”成功當選總統,曾公開表示:我們與中國有共同的理想

10月底,巴西大選落幕,盧拉以微弱優勢擊敗博索納羅,成功當選新一任巴西總統。他將於明年1月1日正式接替博索納羅,開啟自己的第三次總統生涯。

盧拉是巴西左翼政黨領袖,他的勝出意味着拉美左翼取得新的勝利。目前拉美地區已有6個國家選出了左翼領導人,這對於自詡「美洲老大」的美國而言屬實很沒面子。

盧拉勝選後,拜登隨即向他表達了祝賀,馬克龍也向他發了賀電,多個拉美國家的左翼政府也紛紛為他送上祝福。

拉美國家左翼政府向他表示祝賀並不意外,很多人疑惑的是,拜登和馬克龍為何積極表態支持盧拉當選巴西總統?

儘管不願意看到盧拉這樣的左翼領導人當選巴西總統,但對於拜登而言,他更不想讓盧拉的競爭對手博索納羅成功連任。因為此人是巴西極右翼領導人,是特朗普的鐵杆粉絲,其一言一行模仿特朗普,被稱為「巴西版特朗普」。

他不僅對拜登政府出言不遜,為他的偶像特朗普「打抱不平」,對中國也充滿敵意,曾與特朗普一樣對中國的疫情防控政策說三道四,發布了一些極其不友好的涉華言論。

他在任期間,中巴關係、美巴關係都遭受了挑戰。

博索納羅在大選中獲得49.13%的選票,略低於盧拉的50.87%,未能實現連任夢想。但他與特朗普一樣不甘心,在競選期間曾多次表示電子投票系統被對手操縱,可能存在選舉舞弊行為,這與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期間的行為如出一轍。

另外,還有報道稱,競選期間曾有警察阻止支持盧拉的選民前往投票地點投票。更有甚者,還有報道稱博索納羅曾拉攏巴西軍方,並告訴他們要做好戰鬥準備。

巴西政壇嚴重撕裂,以盧拉和博索納羅為代表的兩股政治勢力斗得頭破血流。博索納羅團隊將盧拉描繪成撒旦信徒,而對方則給博索納羅貼上戀童癖和食人癖的標籤。

博索納羅本人對左翼極其痛恨,他曾在6月發出警告,如果左翼成為巴西執政黨,那麼南美洲將完全變紅,會讓美國陷入孤立。與此同時,特朗普看熱鬧不嫌事大,稱讚博索納羅是個好人,是偉大的巴西領袖,並罵盧拉是「極端左翼的瘋子」。

因此,有人擔憂博索納羅接受不了連任失敗的事實,然後他的支持者聚眾鬧事,掀起一場巴西版的國會山騷亂事件。

至於馬克龍積極祝賀盧拉當選巴西總統,主要是出於私人恩怨。因為博索納羅口無遮攔,曾在社交媒體上調侃法國第一夫人,這讓馬克龍非常惱怒,所以馬克龍顯然並不想這樣的人繼續當巴西總統。

對於馬克龍而言,除了博索納羅,其他任何人當選巴西總統都沒關係。馬克龍政府願意與盧拉攜手合作,重振法巴友誼。

與博索納羅相比,盧拉屬於巴西政壇的傳奇,被稱為「巴西之子」。他在任期間完成了巴西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脫貧計劃,創造了經濟奇蹟,讓巴西成為金磚中唯一的拉美國家,並成功舉辦了里約奧運會,大大增強了巴西的國際影響力。

因為出色的執政能力,直到卸任時,他的支持率仍高達87%,連奧巴馬都忍不住稱讚他是「地球上最受歡迎的政治家」。

對於中國而言,盧拉當選巴西總統應該是個好消息。因為此人曾兩度擔任巴西總統,他在任期間巴西各方面比較穩定,與中國保持比較友好的關係。

他出生在工人家庭,後來創立巴西勞工黨,成為巴西左翼響噹噹的人物。由於「紅色基因」的緣故,他對中國的態度比較友好,這意味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巴西在未來四年裡的對外政策將向中國傾斜。

在競選總統期間,盧拉表示他如果成功當選,將加強與拉美國家之間的合作機制,深化與金磚國家的關係。

作為金磚成員國,巴西對華合作在盧拉擔任總統期間逐漸深化。中國於2009年成為巴西最大貿易夥伴,巴西的大部分牛肉、原油、大豆、鐵礦石等都出口到中國,中國對於巴西經濟具有不可替代性。

盧拉曾表示,「我們與中國有共同的理想」,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將他稱為「共同對抗帝國主義的鬥士」。

中國社科院專家周志偉表示,盧拉再次成為巴西總統,中巴關係將大幅提升。

儘管拜登對盧拉表示了祝賀,但他對美國並不親近,曾指責拜登政府煽動俄烏衝突,對拜登政府遏制中俄的行為也表達了不滿。

如今盧拉當選巴西總統,拉美左翼迎來新的勝利,這意味着美國對拉美的影響力正在削弱。也許某一天,博索納羅對美國的警告會變成現實,美國在拉美將被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