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10億顆,國產芯片捷報頻傳,美媒:我們封鎖了什麼?

相比我國近些年在高科技領域的快速發展,國內半導體產業卻幾乎是在原地踏步,仍然高度依賴進口。據公開資料顯示,從2019年至今,國內市場進口芯片的年均支出就超過了4000億美元,這相當于是48艘遼寧號的造價!

然而,隨著美國多次修改規則,限制芯片等核心技術設備對華為等高科技中企出口,國內芯片市場尋求「買辦」的美夢就被徹底打破了。

不過,美芯此次帶來的「卡脖子」之痛,卻也成功喚醒了沉睡的「東方雄獅」,開始沿著自主化的目標,大力投資扶持本土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很多中企在目睹了華為斷芯的遭遇后,也紛紛加快了自研腳步,并把大部分可控芯片放在本土,以防止被突然斷供。

不管國內芯片市場的這種改變是出于主動或者被動,但結果有目共睹,短短兩三年時間,從EDA等基礎軟件系統,再到光刻機、光刻膠等硬件設備,國內填補了一項又一項的空白。

外國有的,我們如今基本全都有,雖然我們的技術設備暫時不如人家的好看好用,但在28nm/14nm成熟芯片工藝方面,卻也不用再看他人臉色。

據公開資料顯示,僅今年上半年,我國集成電路產業就生產了約1900億顆芯片,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5.3%。與此同時,中企進口芯片數量大幅減少,其中9月份減少了67億顆,前九個月累計減少了超610億顆!

很顯然,國內芯片市場正在逐漸減輕進口依賴。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我們無法從ASML手里進口到EUV光刻機,短期內又難以實現該設備的突破,以至于高端芯片的國產化之路并不樂觀。

沒想到的是,就在近期,國產芯片又傳來了兩條重磅好消息,或將為我們突破高端芯片封鎖提供新機遇。

首先,據北京日報報道的消息顯示,國內首條「多尺寸、跨材料」的光子芯片產線已正式籌備開工。相比電子芯片,光子芯片的計算速度至少在其百倍以上。

更關鍵的是,光子芯片所采用的基礎材料是InP、GaAs等二代化合物半導體,而非硅片。因此,該類芯片的生產側重于設計和制備,不在于光刻,也并不依賴EUV光刻機。

雖然光子芯片的消費市場體系現階段并不成熟,規模也遠不及電子芯片,但只要我們不懈努力,光子芯片就一定能迎來普及,成為主流趨勢。

其次,國內封測巨頭通富微電在芯粒技術方面突破了5nm制程,將國產CPU芯片帶到了全球領先的地位。

所謂芯粒技術,指的是通過集成的方式,將兩款或多款不同架構的成熟工藝芯片組合在一塊,以實現綜合性能的提升。由于對小芯片的制程要求不高,芯粒技術也無需EUV光刻機,關鍵在于封測環節,它所用到的是先進封測光刻機,上海微電子在去年就已量產并交付了該設備。

從國產芯片供應鏈的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在「芯粒」技術領域并沒有明顯的短板,完全有機會繞過EUV光刻機來實現高性能芯片的量產。

值得強調的是,就通富微電傳來捷報后,美芯片大廠AMD就迅速拋來了「橄欖枝」,主動延長五年合同。也就是說,在未來五年后,AMD都將會依賴通富微電的高端CPU封測技術產品。

在國內芯片市場遭遇美芯封鎖,且美一直推動與我們進行技術「脫鉤」的情況下,美企依賴中國芯片技術的一幕實屬罕見。而這也恰恰反應出了我國芯片技術的不斷崛起,正在獲得國際上的認可。

對此,美媒表示:我們封鎖了什麼?舉國之力的打壓,已經讓美芯被貼上了不可靠的標簽,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非但沒能遏制中國科技企業的崛起,反而讓他們的芯片技術越來越先進,市場影響力越來越大,實在是得不償失。

事實證明,當我們做到「手中有糧」之時,西方傲慢的斷供態度就會立即轉變成求合作的笑臉相迎。因此,希望國內科技企業繼續埋頭努力、堅持自研,掌握更多的核心技術,只有這樣,才能不再受制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