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華盛頓不在乎“民主”,只在乎有沒有美軍基地

文/行走斯图卡

如果公开问一个华盛顿的政客,美国最重视什么;他一定会给你来一段慷慨激昂的好莱坞式演讲,里面堆满了对“自由民主”的颂扬和美式主旋律口号,让人听了热血澎湃。但是在这演讲的背后又是什么?一个知名的美国学者耸耸肩,轻蔑地说:其实啥都不是。

奥地利广播电视台前两天发布了一段对美国知名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的采访音频;在采访中,杰弗里直言,美国经常将自己包装成为“民主的使者”,但华盛顿其实丝毫不关心“民主”,只在乎能不能捍卫自己的霸权地位。他说,“只要有军事基地,美国就不在乎别的事情。”

萨克斯表示,不要被美国的花言巧语所欺骗。华盛顿的高层对所谓的“民主”毫无兴趣,只关心自己的霸权实力,能不能推翻任何他不喜欢的政权,只要能够建立军事基地,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在乎。他还提到,塔夫茨大学曾经统计过,自1990年至今,美国已经对外实施了超过100次军事干预,堪称全球“最军事化的国家”,而中国在过去40年里几乎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却被美国指责为“好战分子”;这就是文字游戏,甚至不值得为此争吵,因为它很空洞。

这不是杰弗里·萨克斯老爷子第一次这么硬怼美国。就在上月初他在希腊参加一次活动时,他公开表示:许多人默认“民主国家”是善良的,但在19世纪,全世界最残暴的国家是“民主数一数二”的英国;从1950年至今,全世界最残暴的国家一直是美国——他的这段发言是如此惊世骇俗且毫不留情,以至于主持人三次试图打断他的发言。

他所描述的美国,非但不夸张,而且还入木三分;当前的俄乌冲突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在战争开始前,西方媒体对乌克兰的描述是“腐败、无能,寡头统治、国家日渐衰弱、民众生活困顿”,但是战争爆发后,乌克兰立刻变成“民主的圣徒、自由世界的守护者、世间一切美德的集合体”,对乌克兰军队中随处可见的纳粹余孽视而不见,对乌军存在系统性虐俘、杀俘和屠杀平民现象视而不见,对大量援乌武器进入黑市回流到本国的情况视而不见——他们只关心基辅当局能不能“战斗到最后一个乌克兰人”,能不能从此将俄罗斯彻底击垮,不再威胁到西方的霸权地位。

杰弗里·萨克斯的观点并不是一个孤证。美国前驻华外交官罗伯特·戴利就这样说过,不管中国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哪怕完全照搬美国,只要中国强大了,美国一样会进行遏制,因为中美之争不存在什么意识形态斗争,美国只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所以杰弗里·萨克斯揭穿的美国,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假装爱上了一只名叫“自由民主”的羊;华盛顿的政客们高呼“这一辈子都会在你身旁”,美国大兵“带着火热的枪炮随你到任何地方”——“自由民主”在华盛顿的眼里就是那只“如花的羔羊”,还被说成是“它的天使、它的梦想”,而它唯一想要的只是将所有猎物做成“热狗烤肠”。

任何还对美国有所幻想、希望投靠美国达成某种政治目标的势力,其实都应该认真听一听杰弗里·萨克斯的这番论断。他揭示的,就是“如花羔羊”们最后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