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統治世界很殘酷,不像美國”,美國主播被中國人怒懟

正当美国人为创纪录的油价掏腰包时,拜登政府却将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送”到中国?

近日,路透社一则有关美国史上最大规模“释油行动”进展的报道,挑动了部分美国民众敏感的神经,共和党人更是乐于借此大做文章。福克斯新闻主播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拱火,拜登应该为此受到弹劾,还大言不惭地渲染道:中国统治世界很残酷的,一点也不像我们。

对此,《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在推特“回怼”:中国确实和美国不一样,因为过去几十年来,中国既没有参与战争,也没有入侵或轰炸过他国。

引起争议的路透社报道:国内油价居高不下,美国将石油储备送往海外

事情还要从三个半月前说起。今年3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从5月起,美国将连续6个月从战略石油储备中每日释放100万桶原油,即累计释放1.8亿桶,以平抑油价。这是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释油行动”——1991年美国海湾战争期间,美国抛储1700万桶;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期间,美国抛储1100万桶;2011年利比亚战争期间,美国抛储3060万桶;而如今的数字是其数倍之多。

以往释储的效果通常都是立竿见影的,如1991年的大规模释储,就使得油价从高点下跌43%,2005年和2011年两次紧急措施后的油价下跌幅度也有8%-9%。然而,如今“释油”两月有余,战略石油储备上月已跌至1986年以来的最低点,国内油价却仍在高位。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截至7月4日,美国全国普通汽油平均零售价格为每加仑4.771美元,比一周前下跌0.101美元,但是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649美元。

根据蒙茅斯大学民调研究所(Monmouth University Polling Institute)7月5日公布的一项调查,42%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已经很难维持现在的财务状况,这也是该研究所自五年前开启这项调查以来的最高数字。有48%的受访者指出,物价和油价上涨是其经济方面最大的压力。

在此背景下,本月5日,英国路透社的报道指出,美国释放出的石油储备不仅去往了意大利、法国等欧盟国家,还有“消息人士”称,部分储备流向了中国、印度等地。

于是,社交媒体上流传消息称,美国释储反而提高了国内消费者承受的价格。油管博主、政治评论员蒂姆·普尔(Tim Pool)6日在Facebook上发布的一条批评视频,获得了超过2万次的观看。

图片来源:法新社

共和党议员也对白宫进行了抨击。佐治亚州众议员德鲁·弗格森(Drew Ferguson)7日在推特上称拜登的政策“烂透了”(smells to high heaven):“当美国人在加油站支付创纪录的高价时,本届政府决定将我们的石油交给欧盟和中国。”

在6日的节目中,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直接指责拜登是在故意“出售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自然资源之一”和“最宝贵的资产之一”,并呼吁“弹劾拜登”。这一片段也在推特上热传。

“当在这里出生、投票和纳税的美国公民无法为自己的汽车加油时,拜登政府正在将我们的紧急石油储备出售给中国。这还不算是可起诉的罪行吗?这当然是可以弹劾的,他们也应当为此弹劾他。”卡尔森说。

不仅如此,卡尔森还进一步将矛头指向中国,指责拜登政府“通中”,并渲染“中国威胁”:“战略储备原油是我们拥有的最好的原油。这是中等酸度原油,也是最容易被加工的,而我们却送给了一个其全部目标是在全球舞台上取代我们并压垮我们的地方。”

他甚至大言不惭道:“当中国人统治世界时,他们会是残酷的主人。他们可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对此,《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在推特“回怼”:“‘和我们不一样?’如果是指中国数十年来从未入侵别的国家、参与战争或轰炸过一个国家的话,那没错。(中国)和美国不一样。”

法新社的事实核查则指出,所谓出售石油储备反而提高美国油价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误导,歪曲了石油市场运行的本质;无论石油被卖到哪里,释放储备都会缓解价格压力。

法国大宗商品追踪公司Kpler首席石油分析师马特·史密斯(Matt Smith)对法新社指出,石油市场的价格由全球贸易商决定,各个国家和地区获得的供应量也取决于其对于特定类型的原油的需求。

“这些原油是在国内消费还是出口并不重要,关键的目标是保持较低的价格或保持供应量上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并不重要。”史密斯说。

史密斯还指出,考虑到欧洲的需求正在上升,大部分储备都会被运往欧洲。“现在正在释放的是‘酸原油’(sour crude),相比其他类型的原油,硫含量更高,更有利于在欧洲取代俄油供应。”

能源咨询公司WTRG Economics的能源经济学家詹姆斯·威廉姆斯(James Williams)也表示,石油的去向不太可能影响全球价格,而每天多出100万桶石油供应却对全球市场很重要。

威廉姆斯称,如果美国没有释放这些储备,当前每桶石油价格会高出10-15美元,“即使其中一些最终流向了中国,如果(石油)还是在国际市场上的话,这其实并不重要”。

他还指出,世界各地的炼油厂可处理的原油类型不尽相同,而美国不管怎样总是会出口一些轻质原油,同时进口重质原油。

此外,美国能源部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紧急释储仍是解决全球原油供应中断的重要能源安全工具,这一举措有助于确保原油的稳定供应。声明称,不同公司购买到石油储备后,可以自由分配其出售情况,目前已有公司从释储中受益。

不过,史密斯同时对路透社指出,当前矛盾在于,美国的战略释出未能产生预期的影响。

来源|观察者网 文/杨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