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爾多安說要加入上合,先別急著高興,土耳其可能在給中俄挖坑

上合峰会日前在撒马尔罕召开。在伊朗签署了正式加入的备忘录以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似乎有意向让土耳其成为第二个加入上合组织的中东国家。乍一看,北约国家加入上合,绝对是利好上合的影响力啊。但事实却是,此举给上合带来机遇的同时,其实也存在着一个十分巨大的隐患。

据多方媒体报道,在出席上合组织元首峰会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将寻求成为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国。值得注意的是,埃尔多安可能会在本月底与美国总统拜登进行一对一会晤。不难推测,在此时突然释放“想正式加入上合”的讯息,绝非埃尔多安一时兴起。

【埃尔多安出席上合峰会】

目前,土耳其是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如果埃尔多安最终得偿所愿,让土耳其“转正”,这意味着土耳其从此将有着双重身份:既是北约军事同盟的一份子,同时还是上合组织的正式成员国。

当然,必须要指出的是,上合与北约的性质全然不同,前者是一个综合性区域组织,致力于给成员国提供一个平等交流、合作发展、互利共赢的对话平台,后者则是冷战的产物,纯粹的战争机器。彼此职能不同,战略的侧重方向完全不一致。

即便土耳其真的成为了首个正式加入上合的北约成员国,只能说象征意义不小,但如果说会在北约内部起到什么示范作用,那反而是高看了土耳其在西方的地位。

【土耳其对芬兰瑞典两国漫天起价,迫使后者作出诸多让步】

说到底,土耳其之所以会寻求加入上合组织,跟自身地缘战略方向的变化不无关系。作为一个政治强人,埃尔多安上台以来,并未被土耳其北约成员国的身份绑缚手脚,而是对西方盟友摆出一份咄咄逼人的姿态。在他的领导下,土耳其与其他北约成员国,在多个议题下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争议。

以芬兰瑞典两国“入约”一事为例,美国对此大力支持,但埃尔多安政府则以库尔德问题为由强力反对,并坐地起价,迫使芬兰与瑞典作出了很多让步。拜登政府屡次斡旋,但效果有限。此外,西方国家还时常出声诟病土耳其的“人权问题”,无一例外都被埃尔多安给顶了回去。

可以说,土耳其当下与西方的关系,完全可以形容为“稳定下滑”。而除了外部因素以外,内部因素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土耳其目前是世界通胀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在持续宽松货币政策、对欧美货币高度依赖等方面的影响下,土耳其的通胀率已经突破了80%,外债总额也在不断攀升。

【土耳其通胀持续走高】

这样的大背景下,土耳其改变地缘战略方向,势在必行,于是“西边不亮东边亮”,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机制,就是埃尔多安为土耳其选择的“出路”。

在埃尔多安看来,土耳其加入这些非西方框架,一方面可以为土耳其提供向西方讨价还价的新筹码,同时也有利于恢复国内经济。考虑到土耳其2013年开始就是对话伙伴国,对上合组织的合作框架与交流机制足足观察了9年之久,埃尔多安这时宣布“土耳其寻求正式加入”,其实也是在肯定上合组织这些年为地区和平安全与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

【土耳其的“泛突厥”野心,值得警惕】

毫无疑问,站在我们的立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土耳其正式加入上合,大方向来看,是一件好事。比如上合致力于联动欧亚,打通中东,同时巩固中亚地区的安全形势,恰好土耳其又与中亚国家在经济合作、文化交流、历史底蕴等方面有着深厚的联系。

但核心问题在于,埃尔多安对于中亚是有着极强地缘政治诉求的,因此我们并不能排除,土耳其在加入上合之后,借机在中亚推行所谓的“泛突厥主义”的可能性。因此,埃尔多安说加入上合,咱们也先别急着高兴,指不准土耳其又在给上合和中俄挖坑呢。

【土耳其与中亚地区关系匪浅】

而这种局面一旦出现,势必会对上合的对话交流产生负面影响,届时土耳其的加入,反而会起到反作用。除此之外,考虑到现在土耳其与西方的关系的走低依旧不能说是长期的,还是短时间内的特殊情况。而土耳其的外交政策波动,又会很大程度上左右土耳其的战略方向。

因此,一个摇摆不定、有着“泛突厥”野心,但确实也拥有着极强地缘政治资源的土耳其,对于上合而言是否值得吸纳,这绝对是一件十分考验上合扩员决策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