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萬俄軍背水一戰 赫爾松危如累卵!別猶豫 快學中國對越反擊戰

目前,烏克蘭戰場上俄軍的總體戰略已經放棄了重點進攻(這是俄軍第二階段軍事目標的戰略)。已經在大部分區域轉入防禦狀態,這個變化有點不妙。從全面進攻,到重點進攻。從重點進攻到重新集結,俄軍的戰略已經多次退縮。

烏軍通過赫爾松的反擊,聲東擊西,虛實結合,極大地調動了俄軍,然後烏軍集中力量在北部的俄軍薄弱戰線進行了突破。防左則擊右,防右則擊左,把內線作戰的優勢發揮出來。

這表明,俄軍的進攻在總體上處於低潮期,不得不持續釋放善意。烏軍則實現了階段性的戰略主動權。敵我雙方力量的對比發生了一些改變,烏克蘭稍微的處於戰略主動地位。俄軍則有點打不動了。

尤其是赫爾松市地區,也就是第聶伯河右岸。這裡已經變得跟當初的蛇島一樣棘手。跨越第聶伯河的橋樑被毀,光靠幾個門橋和浮橋根本無法保障2.5萬俄軍的作戰物資需求,也無法保障赫爾松市30萬居民的日常需求。

(配圖:兩名烏軍在赫爾松的一個小吃部里喝一杯,小憩一下。別誤會,他倆的對面,並不是女招待,而是一幅壁畫背景。)

在9月15日,烏克蘭卡拉春水庫大壩被俄羅斯發射的巡航導彈摧毀。昨晚俄空天軍的圖-95MS戰略轟炸機對烏克蘭多個目標發射X-101巡航導彈。

克里沃羅格市是烏克蘭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的城市,地處因古列茨河和薩克薩甘河的匯合處,人口約70萬。這裡是烏總統澤連斯基的老家,他在那裡出生,並一直到高中畢業。

俄軍炸毀水庫大壩主要是為了阻止下游赫爾松州烏軍的進攻。橫跨因古萊茨河的大壩被巡航導彈炸壞,導致庫容下降,下遊河水的暴漲沖毀浮橋,給烏軍進攻造成困難。這事也說明俄軍在第聶伯河右岸的窘境,竟然需要採用水淹七軍的辦法來延緩烏軍的進攻。

很多人以為,赫爾松的俄軍,堅持到冬天河水封凍,就能隨意馳騁,情況就會對俄軍有利。恰恰相反,冬天才是赫爾松俄軍的噩夢。

赫爾松州的冬季不太冷,這一段的第聶伯河,冬季冰封期很短的,而且冰層強度不夠,不足以通過坦克等重型武器。赫爾松冬天的各個水域的冰層都很薄,根本跑不了坦克。

而且,比較薄的冰層,以及流動的河水和浮冰相間的狀態,相當不利於俄軍對浮橋和槽渡門橋的應用。

夏天和冬天的浮橋架設要求完全不同。門橋也是,例如圖上這種組合式的大型槽渡門橋,在冬季選擇渡口的時候就很難,很多渡口會被冰層覆蓋,沒法使用。

這樣一來,冬季時俄軍通過臨時渡河措施的能力會受到很大限制。因此,赫爾松的冬季反而對俄軍很不利。

前幾天,還傳出赫爾松州的俄軍請求與烏方談判,放下武器投降一事,應該不可信。這事,一開始是烏克蘭武裝力量南方司令部的新聞發言人古梅紐克說的。然後被各自媒體添油加醋地誇大。

原話是:「俄軍正試圖根據國際法準則和人道主義原則談判放下武器的條件。由於穿越第聶伯河的能力受到了嚴重限制,右岸俄軍已經無處可逃,士氣低落。俄軍指揮官正在尋求任何離開前線的方法 包括放下武器投降。」

這些話,很可能是烏克蘭方面的認知戰和離間計。第聶伯河右岸的俄軍可能有小股部隊有動搖,但不太可能發生高級別俄軍洽談投降事宜的情況。

因為這裡的俄軍組成非常複雜,有十幾個單位,相互之間也沒有統屬關係。這裡的俄軍確實有點難,但不太可能組團投降。因此,烏軍的單方面說法不可信。

但洽談投降的傳聞顯然表明在第聶伯河右岸的俄軍形勢非常危險,而且俄軍對守住第聶伯河右岸信息不足。預計,俄軍極有可能會在今年入冬前後,放棄赫爾松市區,退守到第聶伯河東岸。

如果俄軍撤離第聶伯河右岸,那麼就把球踢給烏軍了。烏軍已經炸了四座大橋,因此沒有辦法組織數萬人的部隊大規模渡河繼續發動攻擊。

這樣一來,俄烏雙方就可以在第聶伯河沿岸隔河對峙。而且在東岸的俄軍有數萬主力集群,後勤系統也相對完善,這是塊硬骨頭,烏軍沒有能力進行全面攻擊,根本啃不動。

從開戰以來俄軍的幾次大撤退,包括基輔大撤退,切爾尼戈夫大撤退,蘇梅大撤退,哈爾科夫兩次大撤退,以及蛇島撤退,都能看出來,俄軍不太喜歡進行所謂的」人在陣地在」的戰鬥,如果確實形勢不利,俄軍會毫不猶豫地撤(逃)退(跑)。

因此,赫爾松大撤退,很可能快來了。現在的赫爾松城,就是一個大號的蛇島,雞肋一樣,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趕緊撤退吧,早撤早超生。

俄羅斯最好的辦法就是學中國的對越反擊戰,收縮戰線,進行局部防禦,通過長期輪戰來拖垮烏克蘭。在初期給予對手重創以後,就撤回到有利於戰略防禦的戰線上,然後用龐大里的戰爭潛力拖垮對方。

對於俄軍來說,就是停止進攻,轉入整體的防禦狀態,頓巴斯地區退守到利西昌斯克高地,赫爾松地區退出第聶伯河右岸,在赫爾松,扎波羅熱,盧甘斯克和半個頓涅茨克州為一個穩定防禦戰線。

然後調集更少的部隊輪流在第一線進行輪戰,同時讓更多的部隊在二線處於休整訓練狀態。這樣一來,烏克蘭就難受了。

中國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末的十年對越反擊戰,在初期的雷霆打擊以後,就轉入兩山輪戰階段,各大軍區輪流參戰,摧毀了越軍在邊境地區的防禦體系,作戰思想停留在「教訓」和「懲罰」的程度,輪戰的戰術直接拖垮了當時的越南經濟。

老山輪戰也沒有影響中國經濟的發展,反而對中國的改革開放起到了促進作用,最後越南實在拖不下去了,才主動與中國修好,讓中國取得了完勝。

相對來說,烏克蘭軍隊的防守能力是很強的,但攻堅和野戰能力很差。如果俄軍收縮戰線,呈防守態勢,那麼難題就到了烏克蘭那邊,如果烏軍硬着頭皮反攻俄軍的戰線,在俄軍的猛烈火力下會造成慘重損失。這樣一來,當俄羅斯轉入內線作戰,被放血的就是烏克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