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得600亿遗产后 儿子个个是富豪 晚年却令人唏嘘

600亿可以带给一个人什么?地位?自由?开心?

不,都不是。

600亿给香港富婆杜莉君带来的是母子反目,兄弟阋墙,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罗氏家族600亿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这一切,都要从罗鹰石和杜莉君的发家史开始说起。

一、 罗氏家族的崛起

罗鹰石,杜莉君的丈夫,鹰君地产的创始人。他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只是广东地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娃儿。

他的家庭条件十分艰苦,家里的收入基本都被用来还祖父的债。

由于家里贫穷,7岁时,罗鹰石就随父亲来到了泰国,一家人为生计而奔波。

罗父一开始只是做一些小买卖,靠着薄利多销能勉强维持生计。

但罗父十分能吃苦,善于钻研,在他的苦心经营下,生意渐渐步入了正轨,销量和利润逐年增加,小买卖变成了大生意,家里的债,也慢慢地还清了。

罗家的生意从此扶摇直上,遍布了洋杂、布匹、贷款等各大领域。

罗鹰石在这个过程中,积极表现,吃苦耐劳,故而也积累了相当的经验,为他日后单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罗鹰石的成功,不仅在于经验的累积,还有杜莉君的扶持。

正如那句话所说:“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

罗鹰石就是在杜莉君的支持和陪伴下,一路走披荆斩棘的走过来。

当然,杜莉君陪他从摆地摊到创业成功,想必也吃了不少苦,吞了不少委屈。

但好在风雨之后见彩虹,多年的历练和铺垫,不仅让罗鹰石夫妇积累了财富,更是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抓住了对的商机。

那时,他十分看好中国香港未来商业的发展,于是在和父亲商量后,带着杜莉君来到了香港。

刚开始,他们夫妻二人还是继续为罗父的生意效力,开辟香港市场。

当香港市场逐渐稳定后,罗鹰石有了自立门户的想法,罗父也大为支持,给了夫妻俩几十万的创业基金,让他们大施拳脚。

罗鹰石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仅仅用了4年时间,他手中的资金积累就达到了100万。他把这些钱作为启动资金,罗氏企业很快就初具雏形了。

90年代,房地产盛行。

罗鹰石夫妇紧跟时代潮流,他们将手中原有的生意拓展、转移到了房地产等其他热门领域,赚得是盆满钵满。

随后,罗鹰石用夫妻二人的名字,创立了“鹰君置业公司”,这个名字,包含了两人之间的情谊和不易。

此时的夫妻二人,乘着房地产市场的帆,远航在发家致富的道路上。

30年后,乘上时代巨浪的罗鹰石跻身一跃,成为了香港的十大富豪之一。鹰君置业,也随之上市并更名为鹰君地产。

二、 龙生九子各不同

事业成功,佳人在旁,幼子承欢。一时间,罗鹰石迎来了他人生的巅峰。

杜莉君更是典型“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她在辅佐丈夫公司经营的同时,生儿育女是一样也没落下。

杜莉君为罗鹰石生了9个孩子,6男3女。

9个孩子在杜莉君和罗君石的养育下,个个成绩优异,能力出众。

为了不让孩子们养尊处优,罗鹰石还特意制定家规:每位罗家子女外出学习者,必须半工半读,自给自足;凡进入罗氏企业的子女,均须从底层做起,不得走捷径。

磨炼一个人就要先磨炼他的意志,罗鹰石正是用这样的方式,锻炼着自己的子女,让他们无一不独立坚韧且有头脑,不畏艰险。

杜莉君也颇为赞同丈夫的理念,只是没想到,子女的能力太大,日后竟也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长子罗孔瑞,成为了第一个进入鹰君地产的人。

在公司创立的关键时刻,罗孔瑞辅佐父亲,把公司经营的有条不紊,蓄势待发。

与此同时,能力超群的罗孔瑞也有了野心,一方面帮父亲打理鹰君公司,一方面又和堂兄一起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想要另立门户。

罗鹰石希望老大能一心一意的在“鹰君”工作,成为他的接班人。而罗孔瑞却不以为然,两边的公司都被老大经营的风生水起。

就在父亲快要妥协的时候,一场官司风波,让罗孔瑞从此绝迹“商场”。

1980年,香港廉政公署起诉罗孔瑞涉嫌行贿,讹骗254万港元贷款。

罗鹰石听到这个消息后勃然大怒,但作为父亲,他不得不帮儿子奔走,免除他的牢狱之灾。

事情平息后,罗鹰石又不顾父子之情,果断将其辞退!

罗孔瑞就这样退出了鹰君的舞台,次子罗旭瑞粉墨登场。

罗旭瑞的经商能力同样不容小觑,有“股盘狙击手”的称号。

但在公司的经营上父子二人却各执己见,矛盾一触即发。

当时,恰逢香港房地产经济的低靡期,鹰君地产也是危机重重。

面对这个问题,罗鹰石认为应该出售鹰君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而罗旭瑞却认为应该扩张。

俗话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

在多次争论无果的情况下,罗旭瑞选择退出鹰君,自己创业。

两相无事亦是风和日丽,可罗旭瑞偏偏要发起争端。

在家族企业的危难时刻,他非但没有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联合外人收购了父亲之前想要出售的两家上市公司。

罗鹰石被老二伤透了心,直到去世这个心结都没能打开。

接班人计划又中断了,此时的罗鹰石,只能让还在美国的老三罗家瑞回来接替。为了避免重蹈覆辙,这次又同时安排老六罗启瑞一同进入公司,相互压制。

老四和老五则各有自己的宏图伟业,无意参与家族之争。

在老三和老六的共同经营下,罗氏集体终于稳定了下来。

然而,2006年,罗鹰石的去世,再次卷起了罗氏家族的风波。

罗鹰石去世前交代了两件事:一、把背叛家族的老二罗旭瑞从祖籍中除名;二、把自己名下的680亿港元交由妻子杜莉君打理,除了老二,其他人均有权参与分配。

正是这680亿,让罗氏家族的子女们个个蠢蠢欲动。

三、百亿遗产争夺战

罗家瑞虽然在父亲在世时,在集团有绝对话语权,但是他的股权份额在集团却只是排在第二位,排在第一位的是罗氏家族基金会。

一次偶然的机会,杜莉君发现,在罗鹰石生前表现出色的老三罗家瑞,在丈夫病重时,就开始私下收购鹰君的股票。

杜莉君知道儿子的私心,但并没有直接质问,而是悄悄地吩咐家族基金汇丰国际信托,也赶紧跟着购买集团股票。

两两抗衡,此消彼长,想以此来打消老三的念头。

让杜莉君没想到的是,罗家瑞也不是好对付的,他提前买通了汇丰,抢先一步拿到了更多股份,成了第一大股东。

有了足够的股权后,罗家瑞有了足够的底气。他在家庭会议上,公开提出让自己的儿子加入董事会的想法。

其他子女对老三罗家瑞打的什么算盘,心里是心知肚明,因此极力反对。

母亲杜莉君更是如此。因为老三这一举动,不仅会影响罗鹰石的遗产分割,还会直接导致自己最爱的小儿子罗启瑞的股份,受到影响。

虽然众人反对,但罗家瑞才不会因为这些原因放弃自己筹谋多时的大计。

他接下来的做法,不仅引发了杜莉君不满,也将罗氏兄弟姐妹勾心斗角的场面,引入了高潮。

罗氏子女分成两派,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相互勾结。

其中,一派是以母亲杜莉君为首,大儿子、二儿子、二女儿、三女儿和六儿子同一战线;一派是以罗家瑞为首,四儿子、五儿子、大女儿同一战线。

老二罗旭瑞更是抓住了这次家庭裂变的机会,开始关心和投靠母亲。为了能够翻身,重新得到遗产分配的资格,罗旭瑞把原本住在老五罗鹰瑞家的母亲接到了自己家。

此后,他表面上和妻子儿女一起,把母亲照顾的无微不至,甚至退掉所有工作,亲自下厨给母亲做一餐一饭。

他和母亲忏悔,说:“妈,当年是我年轻气盛,非要和父亲一较高下,这才伤了父亲和您的心。现在我们年纪都大了,我也知道错了,我只想好好孝顺您,让您安享晚年。”

杜莉君毕竟年纪大了,听到老二的忏悔,她心软了。“没有哪个父母会和自己的孩子生一辈子气,妈原谅你了。”杜莉君和老二说。

但让杜莉君不知道的是,老四和老五几次来看她,均被罗旭瑞的手下拦了回去。

就这样,母亲在不知明的情况下,被罗旭瑞软禁了。

另一边的罗家瑞,作为鹰君集团的头号股东,权势滔天,他先是踢出集团的异党,这其中包括他的六弟和侄子通通被降了职,然后将自己的心腹安排到了各个部门。

中国人做事,讲究得饶人处且饶人,而罗家瑞赶尽杀绝的做法彻底激怒了杜莉君。

2019年,年近百岁的杜莉君将老三告上了法庭。她的目的很简单,并不是想将老三收监,而是想通过法律的干预,让家产可以重新得到分配。

官司一打就是3年,100岁的杜莉君却只等到了败诉的消息。

老太太内心不忿,当场拍桌决定:继续上诉!

2020年和2021年,杜莉君两次将老三告上法庭,皆以失败落终。

3次官司花费了杜莉君2亿港币,103岁的她心如死灰。

自古以来,豪门子女间的亲情都被利益掩盖了模样。

古有玄武门之变,今有罗氏家族争产官司。

为了财产不惜牺牲与母亲对簿公堂,与父兄反目成仇。

难道金钱是比骨肉亲情更加重要的东西吗?

杜莉君老了,在她去世之前,她只是想通过外界干扰的途径,让她和罗鹰君的九个孩子们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来自于父母的挂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拉帮结派,内讧不断。

她虽坐拥了百亿遗产,可是对于一个迟暮老人来说,家庭美满,才是最宝贵的财富。文/远征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