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靠不住!澳潛艇面臨斷檔,中方揭露三國真面目

美英靠不住!澳潜艇面临断档,中方揭露三国真面目

一年前的9月15日,美英澳三国领导人共同高调宣布组成“奥库斯”这个被视为美国传统同盟体系中的“盟中盟”。根据三国达成的协议,澳取消购买价值900亿澳元的12艘法国常规动力潜艇的大型合同,转而向英美购买8艘能够执行远程任务的核动力潜艇。一番操作猛如虎,如今这个“雄心勃勃”的潜艇计划却仍然只是一个泡影。

据估算,即使从去年9月就开始设计并着手潜艇的制造,根据最乐观的估计,澳大利亚要建成第一艘核动力潜艇可能要等到2040年。澳大利亚一方面得向法国支付8.3亿澳元的巨额违约赔款,另一方面还需斥巨资从美英等国购买核动力潜艇所需的技术和设备。如此高昂的代价,换来的却只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前景。

据报道,尽管澳大利亚对美英提供的核潜艇抱有浓厚兴趣,但出于种种原因,美英两国短期内都无法为澳方提供核潜艇以接替其老旧的柯林斯级常规潜艇,澳海军未来或将陷入无潜艇可用的境地。

作为权宜之计,澳大利亚方面提出可以先从美国购买一到两艘“弗吉尼亚级”或“洛杉矶级”核动力潜艇,先行入列,或者先编入美国海军舰队接受训练。但是极其讽刺的是,美国海军少将斯科特·帕帕诺近日称,目前美国的潜艇制造能力有限,协助澳大利亚获得核潜艇的计划,可能给已超负荷运转的美国造船厂带来更大负担,额外接受来自澳大利亚的订单“将有损我们(美国)自身的利益”。

目前,美国正以1年2艘的速度建造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同时还要建造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加上近年来美国造船能力不断下降,外界纷纷猜测,澳大利亚短期内很难获得美国提供的核潜艇。当前,美国的4家军用造船厂中,只有2家具备建造核动力舰艇能力,且都面临设施陈旧、技术人员流失等问题。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布伦特·赛德勒也表示,首要任务是保障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的按时交付,“奥库斯”联盟的相关问题暂时排在后面。

美国表示“有心无力”,英国也同样难以指望。目前,英国的新型核潜艇设计方案仍处于论证阶段,何时开工仍是未知,更无余力为澳大利亚提供支持。8月底,英国皇家海军第5艘机敏级攻击核潜艇“安森”号举行服役仪式,邀请澳大利亚副总理兼国防部长马勒斯出席。报道称,“安森”号核潜艇将接收澳海军官兵并对其进行培训,这也是“奥库斯”联盟合作协议的一部分,算是在三国核潜艇计划尚无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给澳方的一点安慰。

分析人士认为,澳大利亚未来核潜艇在2040年前下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与此同时,澳海军现役的柯林斯级潜艇已服役多年,即使升级延寿也难堪大用。因此,澳大利亚亟须一款“过渡潜艇”来填补柯林斯级与未来核潜艇之间的空档。

无奈,澳海军今年3月与美国安都瑞尔技术公司签署了价值1.4亿美元的合同,约定在未来3年内交付3艘大型无人潜艇的原型艇。尽管该公司号称这些无人潜艇可下潜至6000米深度,但无人潜艇在综合战斗能力方面存在缺陷,且原型艇技术尚不完善,未来一段时期内只能作为有人潜艇的补充。

然而,无论是购买还是租借常规潜艇,对澳大利亚而言,都不是最佳选择。若是购买,除徒增经济负担外,未来核潜艇服役后,澳军无力也无必要维持一支“核常兼备”的潜艇部队。届时,常规潜艇将沦为“鸡肋”,即便以二手艇出售也回笼不了多少资金。若是租借,一是要有国家有租借意向,二是租借虽相对便宜,但租金和维护等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事实上,澳海军目前面临潜艇“断档”的根本原因,就是澳方不顾实际、超出本国防务需求,试图获得核潜艇。此举不仅使澳海军潜艇部队发展陷入困境,还使得核扩散风险进一步升高,破坏地区和平与稳定,可谓害人害己。

中国对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提出“七大问题”

 

  日前,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在中方推动设置、成员国四次协商一致通过的单独正式议题下,专门讨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问题。广大成员国在会上对三国核潜艇合作的七大问题表达了严重关切。 

中国常驻维也纳联合国代表王群在会后接受中外记者釆访时表示,美英澳核潜艇合作涉及核武器材料非法转让,是赤裸裸的核扩散行径。但一直以来,三国始终回避其核扩散行径的问题本质,混淆是非,误导国际社会。为澄清三国谬论,中方在会上历数三国合作的“七大问题”,得到了机构广大成员国的普遍呼应。

第一,三国用所谓“海军动力堆”为借口,极力回避三国合作涉及核武器材料非法转让这一“原罪”,其所涉“海军动力堆”问题本质上是核扩散行为。

第二,三国混淆一国主权范围内的军事活动与核扩散行径。三国核潜艇合作不是简单的主权国家自主研发军用舰艇所涉核材料问题,而是首次由核武器国家公然、直接向无核武器国家非法转让成吨的核武器材料,两者不能混淆。

第三,三国以所谓“核材料封存在反应堆中,无法直接用于核武器”误导舆论,也完全行不通。事实上,三国核潜艇合作的问题出在核扩散,而非相关核武器材料如何处置。三国合作鉴于其核扩散本质,更无法降低有关核安全、核安保和核扩散风险。

 

  第四,三国,尤其是澳大利亚,违反机构全面保障监督协定和相关议定书规定的申报义务。澳在正式宣布三国核潜艇合作决定近一年来,迄未按要求向机构作出任何实质性报告,已违反其保障监督法律义务。 

第五,三国公然越俎代庖坚持擅自与机构秘书处直接确定相关保障监督方案。三国核潜艇合作开创核扩散恶劣先例,超出现有保障监督体系范畴,必须由机构全体成员国共同讨论解决方案,机构全体成员国必须拥有最终话语权。

第六,三国损害机构防扩散职能和权威,绑架秘书处从事机构《规约》禁止的活动。三国企图胁迫秘书处提出豁免三国核潜艇合作的保障监督方案,然后凭借自己在理事会的票数优势,强行推动理事会通过,从而使其非法扩散行径合法化。中方支持机构严格按照《规约》第二条规定,相关预算不得用于任何支持推进军事目的的活动。

第七,三国始终以“未确定合作方案”为由,拒不向机构报告核潜艇合作实质进展,使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和秘书处无法就三国向此次理事会作出实质性报告,也无法有效履行机构《规约》规定的报告义务。

王群表示,如果任由三国“假装”向机构申报三国核潜艇合作情况,绑架秘书处使之沦为“洗白”三国核扩散行径、豁免三国核潜艇合作的“特洛伊木马”,将严重损害包括机构秘书处和全体成员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共同利益。

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澳大利亚奉行对美“一边倒”的外交与安全政策,视美国为最重要的军事盟友,不惜成本地参与美国几乎每一次海外军事行动。但是,对于澳大利亚来说,美国向来是一个“靠不住”的朋友。

曾经的莫里森政府想借“奥库斯”将澳大利亚的命运同美国的霸权战略进一步牢牢捆绑在一起,阿尔巴内塞领导的工党政府也对此表示支持。国防部长马勒斯近期更是表示,澳大利亚将同美国、英国以及其他“战略伙伴”更紧密地进行战术整合和协同行动。

然而,对于“奥库斯”,一年前澳大利亚公众不了解,一年后依然不了解。前后两任总理没有就此发表过讲话,协议相关内容直到今天也没有公布。堪培拉如此自以为和美国是超级同盟关系,事实却是,华盛顿在利己主义外交政策的指引下,过去不曾、将来也不会将澳大利亚的安全和利益置于重要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