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軍「戰略撤退」有些狼狽,烏軍「兩線反攻」也至少誇張了一倍

9月11日,哈爾科夫一處熱電廠遭遇飛彈襲擊俄軍「戰略撤退」有些狼狽,烏軍「兩線反攻」也至少誇張了一倍9月初以來,烏克蘭軍隊在北線哈爾科夫州和南線赫爾松州對俄軍的反攻,頻頻成為國際媒體的頭條新聞。不過,在雙方信息戰升級、都不對記者開放一線戰場的背景下,反攻的實際戰果尚難判斷。一方面,烏軍宣稱從9月6日到11日之內在北線「深入俄軍防線70公里」、橫掃3000多平方公里領土,以其機械化行軍能力及後勤保障條件,令人懷疑。畢竟,即使是俄軍精心打造的合成集團軍,在「特別軍事行動」中也被證明不具備短期內機動深入並控制70公里縱深的能力。而且,基輔軍方高層在8月底宣布在赫爾松地區進行反攻時,剛剛承認過烏軍因裝甲車損耗過大,並不具備機械化行軍能力。至於烏軍在南線赫爾松州是否已將數萬俄軍以第聶伯河為界分割包圍,即使是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ISW)9月12日最新發布的戰報,亦不相信這一點。總體來說,烏軍的說法,可能和此前西方媒體的推斷一樣,「誇張了一倍以上」。

ISW9月11日發布的戰場態勢圖,藍色為烏軍聲稱新占領地區,黃色為俄軍聲稱新占領地區,紅圈為利西昌斯克另一方面,無論俄羅斯國防部還是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分離「共和國」的官員,都承認烏軍反攻、戰局「變得艱難」的事實。雖然俄羅斯及親俄武裝多強調烏軍的反攻收穫「有限」,但不可否認的是,俄羅斯國防部已於9月10日宣布從巴拉克利亞-伊久姆線「撤軍」。雖然莫斯科稱撤軍是為了加強「頓巴斯決戰」的力量,但考慮到「撤退」會讓烏軍自2月「特別軍事行動」發起以來首次奪回伊久姆這樣的主要城市,還使得原本直接威脅頓涅茨克烏軍西北的伊久姆側翼戰場徹底消失,俄軍這次「戰略後撤」,顯然不像4月在基輔戰線「後撤」那樣有利於頓巴斯之戰。不過,無論俄方還是烏方,發布戰報都有「誠實」的一面:「反攻」與「後撤」的戰略目標不局限於北線、南線戰場,而是指向了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頓巴斯決戰。因而,現在的關鍵問題是:烏軍兩線反攻基本成形後,俄烏雙方下一步具體的焦點戰場在何處?在外界預期的「冬季休兵」前,雙方可能實現的軍事目標又是什麼?盧甘斯克的村落在烏軍發布的模糊了時間和地點的戰報中,真正讓分析人士震驚的,不是烏軍奪回了伊久姆,也不是將戰線推進到俄烏邊境不足15公里處,而是烏軍重新進入了7月以來已被俄軍完全控制的盧甘斯克州。目前,有關這一驚人消息,被公布的關鍵地點有兩個。一是盧甘斯克州緊鄰頓涅茨克州的邊境小村、人口不足一千的比洛戈里夫卡。7月3日,該村被俄軍占領。現在,烏克蘭統帥部的消息及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烏軍已重新進入該村。西方智庫普遍認為,該村易手的時間在9月4日到10日之間。另一個地點是比洛戈里夫卡以東僅10萬人口的利西昌斯克市。該市於7月2日被俄軍占領。據烏軍消息,9月10日,反攻的烏軍以比洛戈里夫卡為前進基地,逼近利西昌斯克郊區。處於流亡狀態的烏克蘭盧甘斯克州政府行政長官海代也發布了這一消息。預計如果烏軍能重奪利西昌斯克,這裡將成為烏控盧甘斯克州的臨時首府。首先值得注意的是,比洛戈里夫卡之戰不是基輔統帥部大肆宣傳的北線哈爾科夫州「大反攻」的一部分,而是頓涅茨克州北部烏軍發起的獨立於巴拉克利亞-伊久姆戰線的另一場「小反攻」。但這一進程恰恰證明了伊久姆戰場的關鍵作用,過去一個多月,俄烏雙方在東線頓巴斯決戰中的對峙焦點,南部是頓涅茨克市周邊地區,北部則是巴赫穆特市周邊地區。巴赫穆特是頓涅茨克州東北緊鄰盧甘斯克俄軍一線的重鎮,而伊久姆則緊鄰頓涅茨克烏軍控制區的西北方向。俄軍之所以一直嘗試圍攻巴赫穆特,就是因為存在伊久姆的側翼兵力,讓頓涅茨克北部的烏軍「首尾不能相顧」,無法在一個方向上集中兵力。此前烏軍主動從北頓涅茨克一線後撤到巴赫穆特一線,就被認為與兵力有限、戰線過長有關。

9月11日,尼古拉耶夫遭遇襲擊

9月11日,哈爾科夫,俄軍車隊再進行轉移「冬季惡戰」?面對頓巴斯決戰北部戰線的不利形勢,俄軍能否重演基輔、哈爾科夫「撤退」的一幕,將更多兵力集中於北頓涅茨克都會區等有價值的工業區,從而構築起堅固的防線,然後再擇機反攻、奪回戰場主動權呢?筆者以為,可能性不大。對俄軍而言,基輔、哈爾科夫甚至赫爾松都可以撤退,因為那是俄方承認的烏克蘭領土。但無論是利西昌斯克還是北頓涅茨克,甚至是盧甘斯克的任何小村落,都不能後退一步。從2月24日開始,全面占領盧甘斯克、頓涅茨克兩州,將「烏克蘭侵略者」徹底趕出兩個分離「共和國」的「領土」,就是「特別軍事行動」最基本的目標。克里姆林宮在9月11日再次強調了該目標,西方也認為實現該目標是俄軍接受停火和談的最基本條件。更重要的是,俄軍真的已經狼狽到需要再撤退的程度嗎?事實上,9月10日和11日,俄軍又宣布攻占頓涅茨克州巴赫穆特周邊多個烏軍控制的村落,在頓巴斯戰線南部頓涅茨克市周邊亦有戰果,而烏方並未否認。此前,有英國軍事專家警告基輔當局,如果反攻的節奏過快、戰線再度拉長,烏軍將失去此前「縱深防禦」換來的優勢,有被俄軍反過來分割包圍的危險。這種觀點尚未被戰局驗證,但很顯然,當烏軍專注於南線、北線反攻,並在頓巴斯決戰的北部戰場解除側翼威脅時,就沒有足夠的力量正面進行「縱深防禦」了。不論雙方如何宣揚自己的戰果,一個並未出現實質性變化的事實是,烏軍的總體兵力和火力依然遠不如俄軍。半年來,「特別軍事行動」基本證明俄軍難以在烏克蘭廣袤的戰場上同時維持多個重點戰線;反過來,基輔統帥部也同樣沒有這樣的能力。現在,烏軍面臨兩種選擇:將主力集中在南線赫爾松和俄軍決戰,而在頓巴斯戰場上採取守勢;將主力集中在頓巴斯戰場的北部,爭取在北頓涅茨克之戰中擊敗俄軍,將頓巴斯戰場的俄軍南北分割,在其他戰線暫時保持守勢。至於將主力集中在頓涅茨克州的決戰主戰場和俄軍「硬碰硬」,顯然不是基輔的選項。正如一些分析所指出,烏軍當前的反攻並不意味著烏克蘭危機進入「烏軍全面反攻」的新階段,而是更意味著雙方陷入了長期的戰爭僵局。如前所述,對莫斯科來說,完成頓巴斯決戰是雙方停火講和的前提,但現在頓巴斯戰事陷入更焦灼的狀態,俄軍需要進一步調整戰略戰術,可能要經過一個時期的對峙、拉鋸才能再次找到大規模進攻的突破口,這進一步拉長了雙方軍事對抗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