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來的終于來了!國產技術新消息公布,ASML高興得太早了

 

国产技术的替换成为当下发展的主基调,从芯片到操作系统我们都在构建一套高度自主的供应链通道,这个过程无疑是艰难的,同时也会引来很多的质疑,例如在2020年,我们开始大举进入EUV光刻机的研发之时,ASML公司的CEO温彼得就给出了异样的评价,他认为哪怕是把图纸给我们,我们也无法制造出EUV光刻机,这话说的很自负,但是ASML公司作为当下全球唯一一家有能力打造出EUV光刻机的厂商,所以很多人对温彼得的话深信不疑,所以就有传言表示,EUV光刻机的制造难度是非常高的,比以往任何技术都难以攻克。

 

 

不可否认,EUV光刻机制造的确困难,要不然距离EUV光刻机推出已经这么多年了,全球也不会只有ASML一家能够量产,但是,说我们造不出来EUV光刻机又有些过分夸大EUV光刻机的制造难度了。要知道我们在技术领域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

 

 

就拿操作系统来说,都认为在2019年谷歌停止Android系统的服务供应后,华为会没有系统可以使用,结果呢?华为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就推出了比Android更加优秀的操作系统鸿蒙,并且如今鸿蒙系统的装机体量也是突破了3亿大关,这也让当年看衰华为的人闭嘴了。

 

 

而在最近,国产技术的新消息再次公布了,在9月6日,工信部公布消息显示,我们在工业母机的产业自主开发能力和产业技术水平上显著提升,突破了全数字化告速高精运动控制、多轴联动等一批关键核心技术。

 

 

这则消息理解上也许是云里雾里,但是解读出来就是,我们在工业母机的自主制造能力上有了很大提升,在过去的10年里,国产机床市场占有率由不到1%提高到了31.9%,这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要知道作为工业大国,我们想要制造出飞机、汽车的许多核心零部件都需要强大的工业机器作为背后支撑,而之前我们所需要的这些机器几乎99%都是依赖海外市场进口,这就让我们的供应链安全不能得到非常好的保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能够制造这些机床的能力已经提升很多了,相信在未来5年里,伴随着自主化风向的加持,在工业母机领域我们将会继续突破,未来国产化机床的比例将有望提升到70%以上。这是工业化的基底,所以工业母机的突破意义重大,而这也意味着该来的终于来了,我们再一次向世界证明了,我们在技术研发领域的能力。

 

 

而伴随着工业母机的突破,外媒方面也传来了新的评论,外媒认为,ASML公司的温彼得高兴的太早了,不可否认EUV光刻机由于零部件众多,所以大众都认为其制造难度很大,但是认为给图纸都造不出来,实在太夸大了。

 

 

这话很真实,就拿目前国内在光刻机领域走在最前沿的上海微电子来说,其成立于2002年,根据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2021年全年上海微电子总营收才8.01亿元,并且还亏损了3000多万,而其初始注册资本也才3000多万,最近才增加到了1.7亿元,凭借这样的营收和财务状况,预估一下就可以明白,在过去的20年里,上海微电子投入研发领域的资金不会超过20亿,但是即便是如此,上海微电子依旧把光刻机推到了90nm的高度,并且根据之前内部爆料的消息显示,距离28nm光刻机的突破也不会太远。

 

 

从这方面来看,光刻机其实没有那么难,毕竟相较于ASML公司的千亿投入,上海微电子的投入资金还是很少的。

 

 

不过,现在局面不一样了,由于芯片规则的改变,我们在芯片产业链领域的投资在不断加码,无论是清华大学还是中科院都在加码EUV光刻机的突破工作,研发资金也在不断被推高,如今在光源问题上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接下来就是解决一些供应链相关问题,当然想要完整突破EUV光刻机,一两年来说也许不显示,但是五年之内一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毕竟中科院把EUV光刻机的突破放在了最高优先级上,另外各大高校也在加速集成电路人才的培养,以4年为一个周期,四年之后,我们在半导体领域的人才将集体爆发,并且后续将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才进行补充,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要说光刻机了,相信整个芯片产业链都会有一个大的突破。

 

 

届时就想看看温彼得还如何面对自己的说辞,你觉得我们需要多久才可以突破EUV光刻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