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琪開出條件:若中方不按照美建議進行改革 將拒絕削減加徵關稅

據觀察者網報道,美媒披露,美貿易代表戴琪在以視頻方式參加美智庫會議時,就美對華加征關稅問題提出條件,戴琪聲稱,在經濟與貿易領域,美方希望中方能依照美方希望的那樣進行改革,放開市場。在中國依照美國方式運行經濟前,美國都需要「有效工具」維持競爭。

就削減對華加征關稅問題,戴琪對華提出的條件相當無理,並傳達出中方如不依照美建議進行經濟改革,削減關稅就免談的態度。

更確切說,戴琪提出的條件不止不合理,更包含着相當的禍心。俄烏衝突及美元大放水後又強加息的背景下,美國正對能源防線被擊沉、資產價格大幅縮水的歐洲國家進行大面積抄底,而想要便捷完成抄底,條件之一便是對美放開金融防火牆,其後美資便可上演叢林法則,在「自由市場」環境中對他國優質資產進行抄底兼併,當下受能源危機、金融危機雙重影響,美國的兼併擴張浪潮正在歐日韓等經濟體泛濫,美國的收割鐮刀尤其席捲歐洲。這一背景下,圍繞美對華加征關稅問題,美貿易代表的「漫天要價庫」中,又多了要求中方對美劫掠資本不做約束,放任美資進行金融掠奪這一項。

美方反覆無常的態度實質說明,美國在緊抓「關稅牌」不放妄圖圍繞這一牌加上各類附加條件,其作為無誠信可言。作為應對,中國唯有加快邁進產業升級步伐,對美霸權當下引為對華發難依仗的科技霸權,釜底抽薪。

而就中美經貿的實際情況來看,美方緊握關稅牌不放對華漫天要價,頗有自以為是的意味。美白宮前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便指出,取消對華商品加征關稅不是在獎勵中國,而是在獎勵美國公民,因為不論如何,美國市場都會購買那些中國商品,而加征關稅使得美國公民失去了大量可支配收入。

性價比高、供應穩定、規模龐大的中國商品對美國社會而言具有剛需性,這使得拜登政府加征關稅帶來的額外支出,成為各美國家庭面臨的一筆額外開支,中美兩國不斷擴大的貿易規模,充分顯示着中美貿易的互補性和不可或缺性。同美國在俄烏衝突中以對俄發難為名行收割歐洲之實類似,這場早已被證明為失效的美對華單邊貿易戰,拜登政府卻仍要繼續進行下去,很可能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拜登政府面臨着大量財政赤字,而以對華發難為名在中美貿易間加上高額關稅壁壘,可為拜登政府帶去不菲的財政稅收,這一過程中,得益的是美本土各利益集團,為之買單的是美國內民眾。此前通脹大幅衝擊拜登支持率時,拜登政府明知削減對華關稅會帶來支持率的上升也極難做出取消加征關稅的決定,說明有大量利益集團在阻礙拜登政府降稅。

美對華加征關稅失效情況下之所以遲遲不降稅,很可能是一場美國內利益集團針對美民眾有限儲蓄的一場內卷。美金融劫掠具有美國內、國外的雙重屬性,這兩者往往同時啟動、交替收割。在美國內表現為新冠疫情中美貧富差距的進一步極化,表現為美國民眾全球第一的負債額。拜登政府對華商品加征的關稅已經成為美民眾生活支出中不輕的負擔,這種對華發難不成加大調動美民眾儲蓄的做法,顯示着美國的「內卷」,在愈加極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