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教授提出三點原因,稱英國或與中國結盟 若發生也許是最佳選擇

日前英國歷史學家,斯坦福大學教授伊恩·莫里斯在一篇文章中呼籲英國與中國結盟,說隨着世界格局的變化,英國可能最終選擇放棄跟美國的軍事同盟,轉而與中國結盟,如果事情發生的話,也許英格蘭人會覺得攀上中國這座高山是一個最佳選擇。

這麼聳人聽聞的消息,如果說出自一些不嚴肅的外國媒體也就罷了,但一位歷史學家,世界著名大學的教授拋出這種言論,而且還寫了長篇大論來論述自己的觀點,難免就讓人好奇伊恩·莫里斯,為何會這麼說呢?

 

首先簡單來總結一下伊恩·莫里斯的觀點,他認為英國可能放棄與美國的同盟,轉而跟中國結盟的概率之所以存在,主要是由以下三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世界經濟政治文化中心,逐漸從西方轉移到東方的事實。隨着中國經濟上的崛起,英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額越來越大,但與此同時中美之間競爭日趨激烈,英國作為中國重要的貿易夥伴,和美國重要的安全夥伴,最終很可能面臨二選一的結局。

 

雖然從短期來看,似乎是英美之間的安全同盟更重要的一點,但伊恩·莫里斯認為,長期來看對於英國最重要的還是發展,畢竟只有發展才符合英國人的利益。

所以當英國意識到只能加強與中國的貿易聯繫來獲得發展的時候,就有放棄與美國關係,轉投中國的可能。

第二,則是歐盟和美國對英國利益的蠶食。伊恩·莫里斯認為,過去的幾十年裡,英國曾經加入歐盟,但這促使歐盟侵蝕了英國的利益,不僅是在經濟上英國為歐盟付出更多,政治上很多英國內部的事情,也受到布魯塞爾的操縱,所以英國最終才選擇了脫歐。

另外一方面,從更長期的時間線來看,美國也一直在默默地侵吞英國的利益,這一點不需要特別舉例,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英國國際地位迅速衰落,就跟美國蠶食英國利益有關。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伊恩·莫里斯認為,眼下已經到了一個「乾旱紀元」,世界格局整合日漸劇烈,國與國之間大魚吃小魚的情況越來越明顯,這種背景下小魚要麼抱團取暖,要麼依附於大魚。

而隨着英國脫歐,抱團取暖這條路已經被堵死了,英國只能選擇依附於大魚,當下世界格局中的最大魚,過來過去就只有中美兩個。

 

當中小國家試圖依附大魚的時候,除了要考慮潛在的對手之外,還得考慮自己依附的這條大魚,會不會吃自己的問題,而跟美國相比,中國至少不會派出艦隊直接開到英國去。

因此一旦最後的抉擇時刻來臨,在必須選擇一個大國依附的時候,英國很可能就會選擇至少不會吃掉自己的中國。

關於這一點他還特意舉例,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當德國崛起勢不可擋的時候,英國立刻選擇了跟自己一直作對的蘇聯和法國,作為戰略盟友。

既然這種突然的轉折可能出現,那麼英國倒向中國的可能,自然也是存在的。

理論上來說,伊恩·莫里斯教授的推斷還是有一定的可能的,畢竟國家之間利益為先,而他在文章中所說的,英國當前面臨的經濟困境,以及歐盟和美國對英國利益的蠶食,也確實是存在的。

但現實層面,這種概率是非常小的。作為一個本土面積不是很大的島國,英國在歷史上政治選擇往往比較「靈活」,這不可否認。

但是如今中美之間的博弈,包括世界經濟政治文化中心向東轉移的過程,都是一種漸進式的,比較緩慢的轉折。

這種背景下,英國所受到的壓力,遠沒有伊恩·莫里斯說的那樣緊張,而壓力沒有那麼大,改變的動力,也就沒有那麼強烈。

英美之間的同盟能夠延續近百年,除了文化上的相通之外,更多的還是經濟利益重合,要清楚美國霸權從來不僅僅只是美國的,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列強,同樣是這套霸權體系之下的受益者。

因此對於英國來說,在中美之間做選擇,不僅僅是政治文化的事情,也是經濟的事情,換言之跟中國貿易固然能帶給英國很大的利益,以及長遠的出路,但是跟美國的同盟關係,同樣也為英國帶來了很多霸權之下的經濟利益。

這些利益才是英美同盟的根基,而倒向中國則意味着英國要與這些利益做切割,這顯然是不那麼容易的。

但是反過來說,伊恩·莫里斯教授的這篇文章,其實也很有意義,因為它代表着作為老牌資本主義強國的英國,已經意識到了中國在世界格局中獨一無二的重要性。

固然中英結盟讓英國背叛美國沒那麼容易,但對中國的這種認知,使得英國在國際事務中更重視中國的看法,這是毋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