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艦500艘 美國海軍直接攤牌,點名對付中國 未來十年見分曉

為應對中國海軍衝擊,美海軍再發布造艦計劃,總數將超過500艘。據環球網援引美國海軍學會網站消息,美國海軍正式推出了「2045規劃」造艦計劃。

美海軍現任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迪明確指出,在本世紀40年代以後,美海軍將擁有373艘有人戰艦,150艘無人大型作戰艦艇及3000餘架戰機,屆時,美海軍將一改常態,以有人戰艦與無人艦艇混合而成的超級艦隊展現在世人面前。

談及「2045規劃」的落地,自然離不開中國海軍近年來的快速發展所致,值得一提的是,諸如此類擴軍備戰計劃,美海軍已在此前提出或發布過多個版本,如今舊事重提,未來能否如美海軍高層所願,目前仍有待商榷!

構築起強大的海防力量,歷來是我國軍備建設發展的重點事項,可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內,礙於多重因素,如軍工技術較為落後、工業水準亟待提升、相關預算投入有限、敵對勢力遏制打壓等所致。導致中國海軍不論是在頂層戰略設計,還是在具體戰術執行上,都逐漸向近海防禦靠攏。但隨着我國國力的逐漸提升,特別是進入本世紀第2個十年後,中國海軍的建設步伐及發展成果,足以用「跨越式」與「井噴期」來形容。

在大型水面作戰艦艇領域內,素有「中華神盾」之稱的052D型導彈驅逐艦相繼列裝服役;緊隨其後便是以「萬噸大驅」而聞名的055型導彈驅逐艦,以全新姿態展現在世人面前。但驚喜卻遠不止於此,如在055大驅服役後不久,國產首艘航母「山東艦」加入海軍戰鬥序列。2022年7月中旬,採用CATOBAR構型設計的國產第二艘航母「福建艦」的下水,更是將這一發展趨勢推向高潮。除此之外,在2021年~2022年間,先後入役的兩艘075型兩棲攻擊艦,也為中國海軍補齊了兩棲作戰艦艇領域存在的最後短板。

得益於主戰裝備的更新迭代,中國海軍藉此可跳出近海防禦這座藩籬,從而逐漸向遠海防衛發展,這一趨勢自然也引起了外界的密切關注。

在2018年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就明確指出,在2014~2018年間,中國海軍艦艇建造總噸位接近整個英國海軍的體量,已超過法國海軍的規模。

2021年3月初,美媒CNN網站則援引美海軍、陸戰隊及國民警衛隊聯合發布的報告稱,截至2020年底,中國海軍擁有360艘各型作戰艦艇,總噸位約為230萬噸,至於美海軍作戰艦艇總數,彼時則保持在290艘區間內,總噸位約為350萬噸。

此外,CNN在報道中進一步指出,依據美海軍情報局(ONI)在2015年做出的推斷來看,按照這種發展勢頭,中國海軍作戰艦艇總數,極有可能在2025年達到400艘,屆時,將對美海軍造成前所未有的重大挑戰。

早在奧巴馬內閣末期,即2016年12月,美海軍在年度《力量結構評估報告》中明確指出,在2034年之前,美海軍為進一步優化作戰體系、增強打擊能力、從而為保持現有絕對優勢而出發,應將艦艇總數從目前的290餘艘提升至355艘左右,這便是名噪一時的「355艘造艦計劃」。

按照該計劃,美海軍應在未來15年內採購30艘導彈驅逐艦,分別為22艘最為先進的阿利.伯克級Flight III型及8艘較為先進的Flight llA型,此外,美海軍應當採購15艘瀕海戰鬥艦(LCS)、18艘FFG(X)新型護衛艦(即後來確定的「星座」級)及多達32艘攻擊型核潛艇等。儘管美海軍雄心勃勃,志在必得,但當該計劃提出之後,便因受到多重因素掣肘,最終無疾而終。

首先是海軍內部分歧,如時任美海軍代理部長托馬斯.莫德利認為,美海軍未來發展重點應集中在海上作戰領域,如何擴大艦隊整體規模成為關鍵。美海軍陸戰隊司令官戴維.伯傑則指出,海軍全新造艦計劃應與海軍陸戰隊未來發展相契合,換句話說,美海軍也應當照顧一下陸戰隊,為此戴維.伯傑便責成有關人員,根據海軍與陸戰隊發布的《合成力量結構評估報告》推出一份全新計劃。有趣的是,時任美國防長埃斯珀對這兩份遞交上來的造艦計劃並不感興趣,進而將其束之高閣。

其次是經費支出,美國會預算辦公室曾發文稱,若想完成「355艘造艦計劃」,美海軍應在未來30年來籌集約2000億美元才能實現,並且該辦公室指出,這只是一切趨於合理狀態下,並不包括各種突發狀況。

緊接着,美國白宮管理與預算辦公室在2020年發布的《美國未來5年防務項目機密備忘錄》中指出稱,應將有限經費預算集中在優先事項(如下一代導彈驅逐艦、高超音速武器等)上,為此,美海軍未來將削減8%的造艦經費,進而對美海軍艦隊總體規模進行「適當削減」。

再者是造船能力不足,在過去10年間,美海軍年均採購8.3艘艦艇,為達成「355艘造艦計劃」,美海軍年均採購艦艇數量將提高到12艘~15艘左右,可問題就出現在造船業。據當時美國會預算辦公室在《美海軍「355艘軍艦計劃」評估報告》中指出,未來5年~10年來,美國7個大型船塢需要增加40%的勞動力,如此才能滿足美海軍的擴軍願景,但這一嚴峻局面並非能在短期內可以得到緩解,因此對於彼時的美海軍來說,可謂是雪上加霜。

因此在2021年6月間,美海軍「355艘造艦計劃」宣告正式泡湯,轉而推出以「通過調整艦隊結構,滿足「海上分布式作戰」理念」為主的新版計劃所替代。時任美防長奧斯汀為此指出稱,儘管「355艘造艦計劃」很好,但合理的艦隊結構要比龐大的整體規模更為關鍵。

不過頗具黑色幽默的是,該新版計劃正是如今美海軍作戰部長邁克爾.吉爾迪口中的「2045規劃」,儘管打着「調整艦隊結構」的幌子,但本質上仍屬於是擴大整體規模的老路子。此外,「355艘造艦計劃」之所以不受前任防長埃斯珀所肯定,源於他也是「2045規劃」的忠實擁躉,不過當時還尚未出現「2045規劃」而已。

與「355艘造艦計劃」一樣,「2045規劃」的落地實施同樣也遭遇着多重阻力,首當其衝的便是美國造船業的持續衰落。除將提高作戰艦艇的生產成本與維護費用外,還將使得上述作戰艦艇的交付日期大幅滯後,對此,邁克爾.吉爾迪儘管心知肚明,卻也無可奈何。再者便是如何說服國會,使其審核通過高昂的造艦經費,如果跨越不了這座大山,美海軍所謂的「2045規劃」將會成為空中樓閣。

\

此外,邁克爾.吉爾迪還呼籲淘汰性能老舊的作戰平台,如瀕海戰鬥艦及「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這一提議被視為是美國國會的禁臠,由此可見,美海軍註定要與國會展開一場史無前例的拉鋸戰。最後便是人員素質的整體下降,如在2017年以來,美海軍業已發生3起重大傷亡事故,如「麥凱恩」號及「菲茨傑拉德」號導彈驅逐艦的撞船事故,事後查明得知均系人為因素所致。

照此來看,美海軍最新提出的「2045規劃」,本質上屬於換湯不換藥,通過所謂的「調整艦隊結構」與擴大無人作戰艦艇建造總量,以此實現對沖中國在海上作戰領域全面崛起所帶來的相關威脅。

問題的關鍵在於,若不緩解當前所面臨的種種困境,意味着美海軍「2045規劃」的命運,無非是此前「355艘造艦計劃」的翻版,至於大洋彼岸中國海軍的相關發展,則是另一番景象。因此這一點上,還需美海軍高層細細思量,謹慎決策,否則,再多的項目與計劃到頭來,無外乎都會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