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將中國列為頭號對手,更大戰爭或在前面,普京態度最令拜登擔憂

美国政府已将中国视为头号对手,更大的战争危机恐怕就在前面,只不过中国仍能从容应对,而普京的态度最令美国担忧。

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理论,那就是通过国家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可以避免战争的爆发,但现在看来这个理论越来越难以成立。今天的中美虽然是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且互为对方重要的经济合作对象,但中美之间的和平却似乎越来越难以维持。新加坡前总长杨荣文在近期的公开演讲中就表示,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会使用一切手段,而中国大陆虽然不想要战争但一定要统一台湾,这使得中美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空前加大。应该说,杨荣文的这番论述是合情合理的,美国政府将中国视为头号对手早已不是秘密,而台湾问题也确实有可能引发中美的军事冲突。虽然我们不希望看到战争,但相关的准备是必须要做的,事实上,中国早已从政治、经济和军事层面预先准备。

军事层面的准备自不用说,解放军几十年来竭力发展近海作战体系,已经形成了近海地区压倒性的军事优势。在未来,解放军的军事优势只会更为稳固,在军事层面,解放军解决台海问题的底气是很足的,此时更应该关注的是政治和经济层面。政治层面上,中国不断地对世界阐明立场,指出中国是热爱和平的国家,但统一台湾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不应该被外部势力所干预。在阐述了中国解决台海问题的道义性之后,中方通过外交手段不断地向世界传递出信息,那就是谁敢与“台独”分子勾结,必将遭遇中方的严厉回击。正是在中国的外交运作之下,世界主流舆论形成了台湾问题是中国逆鳞不可触碰的共识,就连美国的盟友们也大多不敢正面做出介入台湾问题的表态。在台湾问题上,美国孤立中国的意图没有得逞,中方获取了国际上大多数国家的支持。

当然台湾问题不仅是一个政治、军事问题,更是一个严肃的经济问题,不仅两栖登陆作战是代价极为高昂的军事行动,在台海战事爆发之后,美国必定联合西方盟友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同时,美国必定依赖其拥有大洋制海权的优势,切断中国的海上交通线,进一步地打击中国经济,如何抵御那种冲击是我们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而目前看来,中国在这方面的应对手段分为几方面。一方面,中国继续加强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巩固中国供应端的份额。另一方面,中国加速推进内循环经济的建设,增强对外部制裁的抵抗力。最后,中国通过与俄罗斯等国的合作,增强能源供应的多样性,以应对在特殊情况下的能源供应问题。可以说,中国通过一个复杂的多元化策略,极大地增强了中国经济对外部制裁和封锁的抵抗能力。

从上文不难看出,虽然俄罗斯似乎和台海问题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俄总统普京的态度可能会是影响中美台海博弈的关键。俄罗斯和中国互为邻居,双方在能源合作方面紧密联系,俄罗斯天然气和石油已经成为中国能源供应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目前俄罗斯供应的能源只占我国进口的少部分,但在特殊时期,俄罗斯能为中国供应的能源,可能就足以支撑中国的战时的经济和军事行动作用。从这点意义上说,中国通过和俄罗斯的合作能极大地抵消美国对中国交通线的封锁效果。更不要说俄罗斯也是一个军事大国,可能会为中国提供部分军事援助和支持。中国甚至不需要俄罗斯直接介入台海,只需要俄罗斯提供能源支持以及军事上的策应,就足以让美国方面大乱阵脚。

总体而言,中美军事冲突已经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们不能回避这种可能性。但靠着中国庞大的经济体量和稳定的社会结构,和我国在军事、政治和经济层面上的早早布局,我们在应对可能的中美冲突时仍然是从容不迫的。更兼有俄罗斯这样的强力盟友的支持,我们在能源供应方面的后顾之忧被极大地扫除,这让我们更有对抗美国的底气。对于美国而言,如果不想遭遇严重的失败,那么最好是不要在台湾问题上和中国正面对抗,这是为了世界着想,也是为了美国自己着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