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光刻機巨頭正式宣布,降低對美企依賴,中國市場成關鍵

美国频繁修改半导体出货规则,持续挤压ASML等供应商的市场空间。而美国还打算组建芯片四方联盟,改写半导体行业的格局。

 

 

在这样背景下,为了保障营收市场,日本光刻机巨头尼康正式宣布,要降低对美企的依赖,提高出货量,并开拓中国市场的客户合作。在此之前,ASML也说过要加大中国市场布局。

 

 

面对ASML,尼康有何胜算呢?尼康能否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

 

 

日企降低对美企依赖,加大对中国市场布局

 

 

全球半导体市场变幻莫测,每隔一段时期就会变成另一番模样。原本ASML还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但是美国不停修改规则,禁止自由出货EUV光刻机还不够,还打算把DUV光刻机也列入禁止出货的范围。

 

 

一旦美国真的阻止DUV光刻机自由出货,ASML在大陆市场的前途将一片迷茫。

 

 

何止是ASML,其它地区的半导体厂商也陷入变局。比如台积电失去第二大客户华为的订单合作,又在潜移默化间对美企有了更大的依赖。

 

 

再这么下去,不管美国说什么,台积电只能选择接受。但是也有企业在降低对美企的依赖,把布局重心放在了中国市场,比如日本尼康。

 

 

尼康是全球顶级的相机品牌,但同时也是光刻机巨头。根据日经新闻消息,尼康正式宣布要积极开拓除了英特尔之外的客户,尤其是在中国地区的客户。

 

 

尼康大部分的半导体光刻机都是出货给英特尔的,且营收比重占到了80%,尼康打算将营收占比降低到50%,这需要尼康寻找除了英特尔之外的更多客户进行合作,而中国市场成为了关键。

 

 

在中国市场,有不少半导体厂商正在扩大生产线,提高芯片产能,而且所需的光刻机设备正好尼康也能提供。

 

 

但是一直以来,中国市场的光刻机几乎都是ASML提供的。仅今年第一季度,ASML就像中国大陆出货了23台光刻机,去年至今更是提供了78台光刻机。

 

 

在今年5月份上海积塔半导体的半导体设备招标中,ASML接连拿下i-line,KrF等数台光刻机设备,在采购的光刻机设备中,ASML成为了最大的供应商。

 

 

面对ASML,尼康有何胜算?

 

 

由此可见,尼康降低对美企依赖,加大中国市场布局,ASML是最大的竞争对手。因此,尼康面对ASML,有哪些胜算呢?

 

 

需要知道的是,尼康和ASML在中国市场几乎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ASML不能出货EUV光刻机到大陆市场,只能靠DUV中低端光刻机维持市场。

 

 

而美国想要对ASML的DUV光刻机采取进一步限制措施,万一真的敲定新一轮限制规则,ASML只能提供更低端的g线,i线维持中国市场布局了。

 

 

这样的光刻机和尼康的设备相比,想来尼康的设备会更胜一筹。除此之外,尼康还有一个胜算就是对封装光刻机的布局。

 

 

据悉,尼康会推出适用于3D堆叠芯片制造需求的新款光刻机。随着封装市场的兴起,这部分的封装光刻机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

 

 

中芯国际前副董事蒋尚义说过:“先进封装是后摩尔时代布局的技术。”

 

 

这句话强调了先进封装在未来的重要性,甚至能打破摩尔定律的极限。此前的封装技术只是作为芯片制造的后端流程,但是芯片制程工艺越往下越难提升,于是改善封装工艺,发展芯片堆叠技术可以提高芯片的性能,发挥出芯片制造产业的优势。

 

 

这时候封装光刻机便成了市场主力,肯定会加大封装光刻机的采购量。

 

 

ASML不具备封装光刻机的竞争优势,尼康瞄准时机,抓住封装市场的风口,或许能在面对ASML的竞争时提高胜算。

 

 

尼康能否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

 

 

ASML陷入被持续修改出货规则的困境当中,美国限制EUV光刻机自由出货还不够,ASML的DUV光刻机也有可能面临新的变数。尼康在这时候展开行动,能否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呢?

 

 

或许没那么容易。尼康在中国市场面对的竞争对手不止ASML,还有上海微电子。

 

 

如果尼康想通过封装光刻机打开市场大门,也许能绕开ASML的竞争,但是上海微电子也具备提供封装光刻机的实力。

 

 

今年2月份,上海微电子交付国内首台2.5D / 3D 先进封装光刻机,具备大视场高分辨率的封装性能。

 

 

总结

 

 

中国市场是开放的,尼康布局中国市场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能取得怎样的效果,还需要得到市场的验证。想要站稳市场脚跟,尼康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光刻机不同于一般的半导体设备,必须保质且保量。

 

 

你认为尼康能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吗?欢迎在下方留言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