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億變35萬億,從赤道到北極,「一帶一路」成為美國「心結」?

美國似乎得了一種「心病」——「一帶一路」恐慌症,這兩天拜登準備任命一個新的北極大使,因為俄羅斯和中國。

俄羅斯自不必說,現在兩國勢如水火,更何況從地理上來說,俄羅斯基本占了北極圈的三分之一(2.4萬公裡邊界)。

關鍵是對於我國的言論,特別奇葩:

現在北極有世界上16%的未開發石油和30%的北極天然氣被埋在海底,價值35萬億美元,隨着北極冰層的融化,中國看上了這片寶藏,「一帶一路」分支——「冰上絲綢之路」就是這個目的。

實際上,我們之所以開闢這個航線主要還是為了節省成本,尤其是與歐洲的貿易走北極非常划算,如今我們的很多能源進口要從俄羅斯運,若是走北極線路則能縮小24%。

普及一個知識,目前北極有個理事會,有八個成員國和一些觀察國(包括中國),而主要治理的還是這八個國家——俄羅斯、美國、加拿大、丹麥、芬蘭、冰島、挪威和瑞典。

看似目前很和諧,然而這裡面亂得很,我們完全沒必要參合:

▲加拿大聲稱擁有將北極一分為二的水下山脈羅蒙諾索夫海脊。俄羅斯也對該山脊擁有主權。

▲丹麥與格陵蘭要求在格陵蘭以外經過北極至俄羅斯專屬經濟區外部邊界再增加近90萬平方公里的區域。如此,便與俄羅斯、美國和加拿大重疊。

▲此外丹麥也宣稱對羅蒙諾索夫海脊擁有主權,認為它是格陵蘭的地質延伸。俄羅斯在將其大陸架擴展到包括巴倫支海、北冰洋和挪威海區域時,也與挪威存在領土問題。

言歸正傳,美國對我們的「一帶一路」憂慮現在已經成為了美國對外政策的核心點之一,什麼「債務陷阱」「新殖民主義」等等都是這些年論調。

北極只是一個塊,最新的還有太平洋島國,當前的焦點是所羅門群島。這邊屬於海山絲綢之路東航線,即從廣州,澳門,粵東以及閩南港口開始起航,到達菲律賓。

接着就是橫跨太平洋到達北美洲的墨西哥國家的卡普爾科港,隨後就是前往南美洲的秘魯、智利、阿根廷,以及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區諸國。

自從中所合作開始以後,美國不斷地渲染,拉着澳大利亞一起搞事情,先是中鐵投資的金礦,後有華為的通信都被各種潑髒水。

這兩個項目我們差不多投了近9億美元,美澳就開始威脅所羅門,最近實在把該國逼急了,乾脆限制那些污衊中所的西方媒體入境。

海上的說了這麼多,最後說說路上的。最近美媒又在炒作說我們控制的哈薩克斯坦石油,怎麼回事呢?

二十五年前,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收購了位於阿克糾賓省西北部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Aktobemunaigas 60%的股份,拉開了中國與中亞油氣合作的序幕。

此外,當時我們還在哈境內建了一條從哈薩克斯坦西部到新疆省的2200公里管道。自安裝以來,已沿該路線向東輸送了約1.5億噸石油。

近幾年,隨着哈薩克斯坦原油總產量增加,有很大一部分出口到了歐洲的意大利、荷蘭和法國,前段時間俄羅斯整個一出,不僅讓歐洲緊張,哈方也很生氣,說的就是這個管道。

美媒說現在中國買的不如西方多,哈不應該在和中國這麼好了,而且歪曲說我們的投資造成了哈薩克斯坦環境變壞了,因此哈要多與西方企業接觸。

諸般種種無一不凸顯美國有了「心結」,不搞砸我們的「一帶一路」不放棄,從海上道路上,從赤道到北極,只要是我們對外合作,都想參合一下。

有時候,美國甚至會弄點甜頭,說有錢大家一起賺,實際上最後就是自己單賺,要麼就是先騙了其他國家,錢拿跑以後,這些國家醒悟過來與我國合作,美國出來挑事說我們要控制他們,你們只有和美國玩才安全。

這兩天有個視頻很火——有位非洲記者集會上說西方國家殖民我們以後,反過來讓我們不要和中國合作,我們被他們騙了幾百年了,說的就是美國這種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