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愛礁事件已過23年 那艘破船還在 菲律賓軍人已被蟑螂老鼠包圍

1982年,聯合國各國家達成共識,一致通過了《聯合國海洋公約法》,法案制定了各個國家海洋領土的具體劃分要求,尤其是對海島的相關主權要求。

公約法約定:海島的主權國,可以擁有海島周邊12海里領海, 12海里毗連區,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這條法案1994年頒布實施以後,我國南沙群島周邊的國家便開始想方設法,與我國爭奪南沙群島的歸屬權。

對中國南沙群島提出主權要求的國家有越南、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等國家,其中菲律賓為了占領仁愛礁,派遣了一艘軍艦,在仁愛礁待了二十多年。這艘軍艦現在如何,軍艦上的菲律賓船員又是怎樣生活的呢?

爭端伊始,菲律賓強占仁愛礁

中國海南島以南和東南方向中國領海上所有島嶼總稱為南海諸島。南海諸島按照分布形勢又可以分為東沙群島、中沙群島、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四大諸島。

南海諸島及其周邊海域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然而當1840年,英國用鴉片打開了清政府統治下的中國的大門後,中國的領土開始不再完整,成為了西方諸強瓜分的對象。

這樣的爭端持續了近百年,隨着新中國的逐漸強大,慢慢收回了很多曾經被侵略者占領的島嶼。

中國的外交政策是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堅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這是中國對其他國家的善意。然而一些國家卻借着中國的善意,做起了無賴的事情,比如菲律賓。

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沒了約束的美國,開始肆意擺弄世界格局。

1999年3月,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向聯合國提出對南斯拉夫聯盟實施軍事打擊行動,這一行動遭到了聯合國的否決,其中中國也投了反對票。

但北約選擇性地無視了聯合國的決議,於3月24日開始了對南斯拉夫聯盟為期78天的軍事轟炸。

北京時間1999年5月8日凌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組織用B-2隱形轟炸機投下了5枚聯合直接攻擊導彈,擊中了中國駐南斯拉夫的大使館。爆炸造成了3名中國記者死wang,數十人受傷。

爆炸發生後,中國政府對北約提出嚴厲譴責和強烈的抗議。就在雙方交涉時,菲律賓則在美國的授意下,於5月9日派遣了一艘「破舊」的船,悄悄地前往中國南沙群島的仁愛礁。

在《聯合國海洋公約法》頒布以後,菲律賓就一直對仁愛礁垂涎不已,借着中國與北約交涉,精力分散時,菲律賓對仁愛礁採取了行動。他們以船艙破損的理由,登上了仁愛礁。

菲律賓以為這次行動神不知鬼不覺,但事實上他們的詭異舉動,早已被仁愛礁附近的中國漁民發現,並上報給了中國海關相關部門。

隨後,中國對這艘船進行了隱秘調查,發現船上的船員皆為身強力壯的青年人,並且配有制式武器,這艘外表破舊的船,實際上是一艘軍艦偽裝的。

這艘軍艦也大有來頭,它曾是美國海軍的二戰時期的542級坦克登陸艦「馬德雷山」號。

「馬德雷山」號1944年服役,1976年被美國轉交給了菲律賓。如今菲律賓將這艘軍艦停靠在了我國的仁愛礁附近,顯然沒安什麼好心。

陰謀bao露後,面對中方的質疑,菲律賓謊稱道:「馬德雷號」是因為船體故障原因,停靠在仁愛礁附近的,待船隻修好後就會駛離仁愛礁。

此時中國正忙於和北約交涉,無暇顧及菲律賓,因此在菲律賓表達出態度以後,並沒有採取軍事措施,誰知菲律賓竟就此將「馬德雷號」停在了仁愛礁上,這一停就是二十多年。

仁愛礁的價值,菲律賓的無賴行為

仁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中的一個小島,隸屬於海南省三沙市。其地理位置在北緯9度39-48分,東經115度51-54分範圍內。

仁愛礁是一個環礁,其包含水域在內的面積大約為51平方公里。仁愛礁周圍魚類資源豐富,種類眾多,是我國漁民的主要捕魚場所之一。

此外,仁愛礁還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價值。仁愛礁的西部33公里處,便是中國南沙群島的第一大島美濟島。

位於美濟島和仁愛礁之間的禮樂灘,石油儲備量多達50多億噸,是十分重要的戰略資源。

美濟島是我國保障南海地區權益的重要驛站,島上有醫院、機場、工廠等各類設施,是中國海軍十分重要的補給點。仁愛礁是美濟島的天然屏障,因此保護仁愛礁,就等於是保護了美濟島。

但仁愛礁距離海南省大約為800公里,距離菲律賓僅200公里。豐厚的礦物資源加上近距離的地理位置,使得菲律賓試圖染指仁愛礁並製造了「馬德雷山」號的擱淺事件。

截止到1999年,「馬德雷山」號的服役年限已經接近55年了,基本處於報廢狀態。將這樣一艘破船停靠在仁愛礁上,用來爭奪仁愛礁的歸屬權,贏了可以獲得仁愛礁,輸了無非是損失一艘破船,怎麼看都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對於菲律賓的這種無賴行為,中國是怎樣應對的呢?

菲律賓方在做出「船修好就開走」的承諾後,再也沒有派出任何維修人員和技術人員,甚至連支援的船隻都沒有派出。這顯然是做好了長期停靠的打算。

此外,菲律賓還以5個月為期限,分批次派遣菲律賓海軍陸戰隊的士兵在船上值守。

這些行為顯然是準備賴在仁愛礁上了。

中國海軍則是開始嚴密監視這艘船的一舉一動,嚴禁菲律賓以任何理由將建築材料和軍事物質送上仁愛礁。

出於人道主義,中方允許向「馬德雷山」號運輸淡水和食物的船隻進入。

至於為什麼當時中國沒有強制驅趕這艘破船的原因,一是當時中國的海軍實力正處於發展時期,還不夠強大。二則是因為南斯拉夫事件,國際形勢頗為緊張,中方不想在這艘「破船」上多耗費精力。

其次,雖然菲律賓的「破船」如同狗皮膏藥一樣貼在仁愛礁上,但這種行為並不會動搖仁愛礁屬於中國的事實。對中國來說,仁愛礁上只是多了一艘破船而已。

隨着中國發展,中國的海上軍事實力越發強大,趕走菲律賓的這艘破船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中國始終堅持和平發展的原則,在對待南海領土爭議的問題上,堅持的是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菲律賓的小動作,改變不了中國對南海地區掌控力越來越強的事實。

因此,只要菲律賓沒有進行進一步過分的舉動,中菲雙方可以繼續以友好名義繼續合作,至於那艘破船,放那就放那了。

當然,不同於中國的大度,菲律賓政府持續進行着無賴行為。

但這種行為實際上卻苦了駐紮在船上的士兵們,數年來,他們的生活慘目忍睹,無法直視。

船員的「悽慘」生活

2013年,菲律賓為了洗掉「無賴」的標籤,並宣傳「馬德雷山」號停靠仁愛礁是合法化的行為,便邀請了一位美國記者登上了「馬德雷山」號進行採訪參觀。

這位美國記者名叫托馬斯·艾茲勒,他是2013年的4月份,乘坐一艘木質漁船前往仁愛礁的。

為了這次採訪,他和菲律賓政府進行了足足兩個月的準備,同行的還有菲律賓的一位市長尤金妮亞·比托。

托馬斯在看到「馬德雷山」號的第一眼,便被它的外觀「震驚」了。這艘船的外表鏽跡斑斑,船身充滿了密密麻麻的鏽洞,好像隨時會解體一樣。

「這艘船已經完全看不到一點戰艦的影子了,它簡直就是一艘矗立在仁愛礁上的幽靈船。」托馬斯在報道中描述到。

托馬斯登船後,發現船的甲板上被線條劃分出了很多區域。

船上的菲律賓船員告訴他說,因為常年的風吹日曬,甲板腐化嚴重,很多地方表面看起來完整,實際上已經徹底鏽了,已不足以承受任何重量了,

這些線條是他們在經過多次受傷後,畫出來的禁區和安全地帶。

隨後船員帶着托馬斯前往他們的生活區,是被臨時搭起了的簡易住所。住所內有破舊的床墊、蚊帳和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

船體到處都是裂縫,遇到雨水和颱風天氣,水會順着縫隙進入生活區,浸濕床墊,那時他們連睡覺的地方都沒有了。

除了休息外,另一大生存問題則是做飯。

船員們做飯使用的是電飯鍋和電炒鍋,電力主要源自一台柴油發電機。這台發電機除了提供做飯的電外,另一個主要作用便是給蓄電池充電。

船員主要依靠電台和菲律賓保持溝通,但電台已經十分老舊了,只能使用直流電,而且發電機也會時常故障,因此每天給蓄電池充電是他們必須做的工作。

關於食物方面,一個是等待菲律賓的支援,另一個則是自給自足。

除了支援的淡水,船員們也會在下雨天通過塑料袋和容器收集雨水來作為生活用水。

船員們主要的食物是魚,通過自製的魚叉或者釣魚竿,他們幾乎每天都會下水抓魚,這也是他們平日裡主要的消遣方式之一。

如果一次抓的魚太多了吃不完,他們就會將魚簡單處理後,晾曬成魚乾儲存起來,在下雨天或者颱風天氣時,拿出來食用。

但也因此使得船上和生活區內充滿了魚腥味。

菲律賓政府的補給頻率大概是一月一次,每次補給到來,對他們來說都是最開心的日子。這天他們除了可以吃到大米和蔬菜外,還能夠吃到菲律賓學生捐贈的炸雞。

在「馬德雷山」號上面,除了船員外,還有大量的老鼠、蟑螂和蚊子。

船員們告訴記者,因為船體漏雨,使得每次下雨後船上都會留下很多的陰暗潮濕區域,這些區域曬不到陽光,船員也無法清理,時間久了就會滋生大量的蚊子,蟑螂和老鼠。

船員還說,他們曾經也試圖去驅趕並清理這些蟑螂,但驅趕的速度遠遠比不上蟑螂繁殖的速度,並且有些區域因為破損的原因,他們也進不去,因此蟑螂和蚊子大量繁殖。現在這艘百米長的船上,蟑螂的數量預計達到了近百萬隻。

船員們的日常事宜,除了觀察附近中國船隻的動向外,就是捕魚、擦拭武器和清理船艙了。

船上有兩部衛星電話,可以給予船員每周一次與家人通話的機會,這可能是船員們能夠堅持下去的唯一信念了。

因為長時間浸泡海水的緣故,船的底部周圍有大量的藤壺,如果放任不理的話,船底的生鏽速度會更快。

當然,即使有船員的維護,在連年不斷地風吹日曬下,再加上海水的腐蝕,這艘船已經搖搖欲墜了。

菲律賓政府也曾試圖運輸一些材料來修補船隻,但最終都被中方攔截下來了,畢竟允許他們停靠已經是上限了。

菲律賓多次借着運輸食物的機會,偷偷向「馬德雷山」號運輸維修材料的行為,也惹怒了中方。

現在中國在南沙群島區域巡邏的艦隊,已經不允許菲律賓以任何理由靠近「馬德雷山」號了。

船員們生活物資的補給,只能夠依靠直升機空投來發放,但空投的精準度無法保證,許多物資因為誤差都被投進了大海中,這也使得船員們的生活條件更加艱難了。

自始至終,在仁愛礁問題上,中國對菲律賓一直是友好協商的態度,但菲律賓的無賴和貪婪,觸碰了中國的底線,也造成了「馬德雷山」號上船員的悽慘生活。

2020年4月,一位菲律賓記者來到「馬德雷山」號上面時,發現這艘船的狀態更差了,很多區域的外殼已經風化了,露出了內部結構。

在大自然的力量下,如果沒有外人干預,解體將會是這艘船最後的宿命,而到了那個時候,菲律賓政府將不會再有任何插足仁愛礁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