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石油禁運 俄想出奇招,俄油從波斯灣出海 源源不斷運往中印

到今年12月,歐盟將對俄羅斯石油實施近乎全面的禁運。就算全球油價今年以來曾一度飆升至每桶130美元,但若石油出口量始終上不去,俄羅斯的石油市場份額也將逐步被沙特、美國等石油出口大國蠶食殆盡,因此,俄羅斯將出口重心從歐洲逐步轉向亞洲,俄羅斯整體的發展戰略,也由西向改為東向和南向。

(被叫停的北溪管線)

東向是指俄羅斯加大遠東、西伯利亞地區開發力度,通過與中國加強合作,在遠東地區建設更多油氣管線,將部分在歐洲損失的市場份額,從中國市場「補回來」。南向則是通過近年來俄羅斯在中東的經營,將俄羅斯石油通過「裏海通道」輸送到伊朗,再經過波斯灣從海上運往中印等目前俄油的「大買家」。

通過數據對比,不難發現,俄羅斯東向和南向的石油主要都運到了印度和中國,兩國的俄油進口量已經超過了俄羅斯石油出口的半壁江山。俄羅斯海關數據顯示,2021年俄羅斯石油出口近2.29億噸,一天約為450萬桶,其中海運達到每天300萬桶,管道輸送達到每天150萬桶。

2021年印度進口俄羅斯石油約為一天9萬桶,到了2022年4月,已猛漲到一天39萬桶,5月更是躥升到一天65萬桶,6月則達到一天98萬桶的驚人數字。印度進口俄羅斯石油的數量,已經占到去年同期俄羅斯石油海運出口量的近三分之一。

(印度總理莫迪和俄羅斯總統普京)

中國的俄油進口比印度的量還大。5月我國俄羅斯石油進口量約為一天200萬桶,其中海上運輸110萬桶,管道接收80餘萬桶,逼近俄羅斯石油出口量的半數;6月進口的俄油達到728萬噸,按照國際通用標準,等於是一天進口178萬桶;7月的進口是714.6萬噸,也就是一天168萬桶。

在這樣的情況下,俄羅斯東向輸油的基礎建設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目前每天近80萬桶的運力也還勉強說得過去,但海運卻始終困擾着俄羅斯的石油輸送。因為俄羅斯主要油田都分布在高加索地區,通過海運向印度和中國出口的話,需要在黑海、地中海裝船。之後要麼通過土耳其海峽和蘇伊士運河,要麼經過直布羅陀海峽,繞道好旺角,航運周期過長,存在一定隱性風險。當市場需求過大時,油船會出現運力不足的情況。更關鍵的是,在俄羅斯海軍基本失去在黑海和地中海的有效控制權後,俄羅斯油輪面臨被美西方軍艦攔截和扣押的風險,這些都嚴重影響了俄羅斯石油的出口能力。

為解決這一問題,俄羅斯方面想出奇招,那就是儘快推動伊朗與西方國家達成伊核協議,然後將伊朗當成俄羅斯石油突破歐洲禁運,向其他國家轉運的一個「關鍵後門」。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歐洲版最新報道,俄伊計劃在裏海地區進行石油交易,俄羅斯將俄油轉給伊朗供其國內消費,而伊朗方面則將自產的石油交給俄方裝上油輪外運。雙方通過「石油置換」的方式來提升俄羅斯石油的對外輸送速度,如此一來,俄羅斯與印度和中國的海上石油交易速度將大大加快,俄油將從波斯灣源源不斷地運往中印等「用油大戶」。

而就目前的形勢看,伊朗顯然對俄羅斯的這一提議持積極態度。今年7月,普京參加俄土伊敘「阿斯塔納進程」峰會,順道對伊朗進行國事訪問。普京當時與伊朗領導層相談甚歡,在無人機技術、關鍵零部件、汽車等方面都達成了深入合作的意向。甚至有報道稱,未來俄羅斯與伊朗不排除簽訂一個類似於「中伊25年合作協議」的合作路線圖。

幾乎可以肯定,俄羅斯此次計劃會得到伊朗方面的鼎力支持,那麼這將意味着俄羅斯不僅打破了來自歐盟的石油禁運,而且還通過能源合作的方式,進一步加強中俄伊印四國的關係。按照美國地緣政治著作《大棋局》的「警告」,這四國的聯合可以說是美國的「死穴」。所以俄羅斯如果能藉此契機,順利推動四國合作,俄外長拉夫羅夫所說的美國霸權已開始動搖,就真的不是放狠話,而是成為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