貶值 違約 南亞成債務「雷區」! 97年金融風暴是否又要上演?

斯里蘭卡破產之後, 南亞這個地方就像一顆雷一樣被全球投資者避而遠之,生怕哪天就爆了。

比如巴基斯坦,最近這個國家的貨幣巴基斯坦盧比已經暴跌到了歷史低點,現在正在緊急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尋求救助,不然很可能會出現債務違約。孟加拉國也不太好過,已經先發制人向IMF尋求了貸款。就連這幾年發展很被看好的印度,因為貿易逆差不斷膨脹,盧比也出現了大幅貶值。

這樣的場景很難不讓人聯想到25年前席捲亞洲的金融危機。1997年7月,泰國為了應對貨幣投機將泰銖貶值,看似是一個獨立的事件,沒想到就像病毒一樣蔓延到了印尼、馬來西亞和韓國。投資者瘋狂撤出了這些地區的股票和債券,許多大型企業倒閉,亞洲經濟陷入蕭條。

其實仔細對比當時的亞洲和現在的南亞,發生危機前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為了促進消費進行融資背了大量低成本的美元債務。一開始以為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沒想到今年春天,美聯儲突然開始加息對抗通脹,美元大幅走強,同時通脹也在持續飆升。

至此,這些國家的貨幣開始大幅貶值,外匯儲備也慢慢被耗盡。所以,25年前金融危機會再次上演嗎?

比較慶幸的是,在經歷了1997的經濟奇蹟之後的大衰退後,各國都開始有了風險意識。比如與上世紀相比,他們避免了以美元借入的資金比本幣多。其次,疫情發展到現在,對經濟的影響至少比初期穩定多了。

更重要的是,在這次向IMF尋求幫助的過程中,IMF在借錢時考慮問題也會更加克制,比如不會對陷入困境的國家實施嚴厲的緊縮措施,儘量讓這些國家中的貧困家庭能夠得到政府幫助。

這麼看來,這顆「雷」爆炸的可能性似乎小了很多,但是我們需要注意的是還有很多危險信號,這些危險信號會造成什麼後果我們同樣無法預測。

巴基斯坦現在每天停電12個小時,孟加拉國每天停電5小時,這種做法跟斯里蘭卡破產前的做法如出一轍。

還有就是大量資本外逃。今年以來,美元大幅走強,這本該利好大宗商品出口,然而即便還是無法抵消大規模資本外流的影響。

隨着巴基斯坦貨幣暴跌,該國的主權債務評級已成為「垃圾級」。為了獲得IMF的救助,巴基斯坦新政府在幾個月的時間裡將柴油價格提高了近100%,電價提高了近50%,同時還向零售商徵稅以增加收入,引發了全國範圍的抗議活動。這種場景似乎也在斯里蘭卡這個國家發生過。

孟加拉國的信用評級一直很穩定,此前還被認為是前沿經濟體中的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但是這個國家現在卻在面臨巨大的燃料短缺問題,同時進口成本還在不斷增加。占出口額80%的支柱產業服裝行業也正遭受海外訂單減少的窘境。

這個地區的很多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印度身上,希望這個國家能像25年前的中國一樣成為穩定之錨。自上次危機以來,印度的外匯儲備增加了20倍,在很大程度上能夠避免陷入危機。

但隨着美聯儲收緊政策,盧比兌美元匯率下跌,這給印度的進口融資也帶來了新的壓力。盧比走軟後,進口成本也在上升。在這種情況下,印度能保住自己似乎就是一件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