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若陷入兩場戰爭,能一邊頂住俄羅斯 一邊在亞太搞事嗎?

美國以烏克蘭為「代理人」,在東歐地區與俄羅斯進行的血腥衝突還遠未結束,與此同時,美國反華政客卻又馬不停蹄在亞太地區惹是生非。西方輿論認為,美國右翼政客為了「一己私利」,挑起大國之間的矛盾,不僅點燃了亞太地區新一輪緊張局勢,而且很可能還肩負着美國「深層政府」企圖製造事端的卑鄙任務。美國的強硬派企圖以強闖事件製造「地緣誘餌」,誘騙假想敵冒險發起軍事行動,藉此擴大危機為其「熱戰」計劃做準備。

分析人士指出, 美方的鷹派保守政治勢力有一個危險的認知,就是認定可以同時在世界範圍內應對兩場戰爭,他們自信認為,美方在應對歐洲地區俄烏衝突的同時,還可以在亞太地區承受另一場大規模一場地緣衝突,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反華政客在亞太地區進行了一場不計後果的政治du博。

美國保守派輿論認為,當前俄烏衝突戰場上,俄方為了緩解後勤壓力,減少軍力損耗,在衝突前線上的推進越來越慢,同時在美方的慫恿安排下,烏軍的遠程打擊力量給俄軍造成了很大的後勤壓力,美方誤認為,當前俄烏衝突局勢已經可控,完全能夠「騰出一隻手」,因此在亞太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國際軍事分析人士認為, 從理論上來看,目前美軍確實擁有同時應對兩場甚至兩場以上衝突的能力

,一方面美軍仍然擁有遍布全世界各地的軍事基地以及軍事設施,另一方面,美軍擁有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海空軍,具備全球快速部署和快速機動作戰的能力。

美軍在全球戰場感知、局域情報收集和快速遠程打擊方面的能力在全世界也無出其左右。再加上,美軍擁有大量後勤平台和強有力的綜合後勤支援能力,足夠可以應對在全球範圍的任何中小型軍事對抗,也具備同時干預兩場軍事衝突的能力。

分析人士表示,雖然美方確實具備同時應對「東西兩個對手發出的挑戰」的能力,但這些干預能力僅僅代表美軍具備一定的綜合處置手段,但 不意味着美軍具備與同時兩個大國進行全面軍事對抗的能力,如果任何一方對美方進行全面的軍事反擊,那麼在這種極端背景下,美軍依然陷入巨大軍事被動局面。

面對真正的大國時,美國的迴旋餘地並不多,手段選擇其實較少,只能更多依靠其盟友進行力量輸出,甚至隨時可能「賣隊友」。

分析人士指出,美國方面一直尋求同時針對兩個世界性大國,進行軍事干預或者軍事包圍的契機,但實際上面對自身實力的相對下降,美方對於這種狂妄的戰略設定卻越來越力不從心,隨着亞太地區國家的快速崛起,美方想同時按住兩個大國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