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國排長隊申請加入上合,中俄用一記妙招 擋住北約向亞洲的擴張

丘吉爾曾說過:「爭取一個盟友的支持,比打贏一場重大戰役更重要;爭取一個國家的中立,比取得一個戰略支點更重要。」在激烈的戰略競爭中,想要憑藉一己之力達成自身戰略目標往往是比較困難的。一意孤行,往往會造成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更有甚者會出現「老虎吃天」,以過度擴張的形式撐死自己。

大國競爭亦是如此,腓力二世時代的西班牙、昭和時代的日本、拿破崙時代的法國、希特勒時代的德國,儘管強大又不可一世,但過度透支國力,最終結果是連本錢都賠掉了。到了當代,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不少大國開始在競爭中走向結盟。放眼全球,最有影響力的就是美國1949年牽頭建立的北約。

北約,全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原是與華約相對,在歐洲與蘇聯競爭的國際組織,但近年來,其功能隨着美西方的訴求變化而變化,911事件之後,北約為了配合美國的反恐戰略將主要應對目標改成非傳統安全。今年俄烏衝突爆發後,6月29日北約召開馬德里峰會,提出「北約2022戰略概念」,將俄羅斯視為「最大且直接的威脅」,同時首次將中國說成是「系統性挑戰」。這意味着在美國的推動下,北約的戰略目標又一次轉變,可以預見,北約已經成為美國遏制中俄的工具。

但從大的勢頭上看,美國是逐漸走向衰落的。遏制中俄是美國的目標,卻不是美國靠自己的實力能辦到的,即便是美國拉着北約一起搞競爭,北約各國距離中國都有十萬八千里,且很多國家與中國有密切的經貿往來與合作,不太可能全面配合美國的戰略意圖。為此,美國也是煞費苦心,希望拉上日韓,組建亞洲版北約,讓日韓在東面拖住中俄的發展,為美國實現其戰略目標爭取時間。

洞悉這一情況的中俄自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畢竟任何一個國家的國力都是有限的,雖然美國組建亞洲版北約的企圖可能不會太過順利,但總的來說還是有成效的,中俄也應該「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在戰術上重視敵人」,以最有效的的方法化解美國的意圖。在這種情況下,中俄使出了一記妙招:上合組織在時隔數年後,再次宣布大規模擴容。

上合組織原是中國、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為應對邊界分歧組成的一個會晤機制,後成為上海五國機制,烏茲別克斯坦加入。近年來,上合組織主要承擔地區反恐安全合作,促進經濟發展等任務,因其推崇互信互利、平等協作、尊重文明多樣性等積極合作的理念。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最新報道,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由於在國際上具有的吸引力越來越強,隨着上合組織擴員消息的發出,想申請加入的國家已經排成了長隊。

(上海合作組織秘書長張明)

出於對北約向亞洲東擴的應對,經過商議,上合組織的擴容時隔數年後邁出實質性步伐,此前已經吸收了巴基斯坦和印度,今年還將吸收伊朗,而沙特、白俄羅斯、土耳其也有意向提出申請。如果美國一意孤行,繼續打造亞洲版北約,那麼中俄也會用上合擴容等不同方式,作出回應。

一方面,上合組織擴容可以推動地區更多的合作,為地區發展提供更多的動力;另一方面,上合的吸引力遠大於亞洲版北約,美國僅拉着日本、韓國、澳大利亞,也掀不起什麼大風大浪,畢竟這三個國家本來就唯美國馬首是瞻。而想加入上合組織的,卻都是亞歐大陸相對獨立的地區大國、強國。所以,上合擴容就是中俄擋住亞洲版北約擴張的妙招。展望未來,它甚至有可能對所謂亞洲版北約來個反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