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狠狠擺亂港分子一道,對它們提出一個不可能達到的要求

图片
用时小甜甜,不用牛夫人。没了利用价值的乱港分子,被英国狠狠地一脚踢到了一边。据观察者网7月28日消息,有乱港分子去年窜逃英国后申请就读当地学校,在被要求出示无罪证明后当场傻眼。这些乱港分子在求助英国多方无果后放弃就读,只能找媒体卖惨。
英国对逃英的乱港分子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乱港分子有学可上、有工可做。乱港分子之所以逃往英国或其他国家,就是因为它们的犯罪污点已经被港警记录在案,不逃离香港,必然要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可以说,它们已经是港警国安处的追逃对象,怎么可能拿得到港府开具的“无犯罪证明”?英国明显就是强人所难嘛!
自己要作死,谁都拦不住。看到逃英的乱港分子有如此下场,只能送它们两个字——活该!放着好好的生活不珍惜,偏要听信西方的煽动和蛊惑,走上反中乱港的一条绝路,不仅葬送了自己的美好未来,给人生履历刻上永远无法洗清的耻辱烙印,还惨被英国所抛弃。
英国对香港就从未安过好心,香港民众也只是任他们剥削的对象。还未确定香港回归之前,港英政府对香港一直实施高压统治,香港民众哪有什么“民主”“自由”可言?甚至连作为一个“人”的权利都没有。港英政府的高层全部来自英国,港督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生杀予夺全凭他一句话。
在中英谈判确定香港回归后,港英政府才放开对香港的管制,而且是那种大开大放式的赋权,让从未行使过公民权利的香港民众如同“久旱逢甘霖”般掀起了一股思想开放的潮流,各种讨论百家争鸣,思想百花齐放,其中就有不少是港英政府刻意引导的所谓“独立”“自决”等争论。与此同时,港英政府还在香港“埋雷”,在各行各业中安插它们豢养的“家奴”,并扶持其获得政治或社会或财富地位或成为行业“代理人”,方便回归后继续掌控香港。
事实的确如此,在香港回归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一些港人心中只有“两制”,没有“一国”,一些别有用心的乱港分子还以此宣扬对抗中央、分裂国家的思想。一些港人不仅没有认清英国的险恶用心,反而还滋生出一种变态的“恋殖心理”。它们对于曾经殖民统治香港的英国感恩戴德、歌功颂德,对给予香港强大支撑并充分尊重“港人治港”的内地,却是极端仇视。
而在香港回归25年后,英国还没放弃祸乱香港的恶毒行径。2019年爆发的“修例风波”,乱港势力背后就有英国若隐若现的鬼影,英国政府甚至公然跳出来给乱港分子站台。为了蛊惑乱港分子继续破坏香港,英国政府还给它们画了诸多“大饼”。比如说放宽所谓“BNO签证”,给乱港分子提供庇护等等。可事实证明,这些都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措施。乱港分子潜逃至英国后,不仅要缴纳大笔费用才能获得留英资格,还享受不到英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随着“修例风波”的平息,乱港活动在香港也逐渐销声匿迹,此时乱港分子的利用价值越来越低。没了利用价值,也没有更多资产可刮的乱港分子,对于英国来说就成了累赘,恨不得赶紧一脚踢开,而这也是乱港分子必然的结局。试看,历史上又有哪个叛国者有什么好结果?这还只是开始,还有更残酷的现实等着那些逃英的乱港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