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强势雄起!美媒:拦截外国军机已是中国“既定政策”

根据《美国海军协会》网站消息,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伊利·莱特纳不久前公开对外界表示,中国空军在周边空域的活动频率日益增加,并且对外国军机的拦截强度也越来越高。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2022年春季中国空军歼-16战斗机,在南海拦截澳大利亚空军P-8A巡逻机,并在其前方抛撒电子干扰弹迫使其返回。无独有偶,日本共同社也在本月25日援引多名日本官员的消息称,美国驻日本军队在今年6月下旬曾出动大批军机,在东海海域进行了为期约一周的示威行动,但遭到我国空军的强硬警告。日媒甚至在报道中表示,当美国军机试图进一步接近东海西侧时,遭我方战斗机警告称:“如果挑衅,将遭反击”。

国内媒体的相关报道

一直以来,我国舆论对拦截外国战机的效果,并不是很满意。一方面,有2001年歼-8B拦截美军E-3P侦察机的惨痛案例在前,成为大众久久无法忘怀的痛。另一方面,近年来外国军机,尤其是美国海空军侦察机,在我国周围空域的活动频率很高,但似乎一直没有遭到强硬拦截,颇有一种肆无忌惮的意味。而事实上,对外国军机的拦截,一直是我国海空军长期坚持的维权行动,不仅次数很多而且基本都成功实现驱离,只不过由于这方面的事务比较敏感,官方宣传得也很谨慎,因此不太为人所知。当我们翻开过往,将披露出来的有限事件联系起来,就会发现这一切其实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国产歼-8B战斗机是一个时代的缩影

2014年8月19日上午9时许,美国海军一架P-3反潜机和一架P-8巡逻机,抵近我海南岛东南方向约220千米处进行侦察,我海军陆基航空兵一架歼-11BH战斗机迅速前往拦截。按照事后美国海军官员的说法,歼-11BH距离美军P-8最近只有约20英尺(约15.3米),并且在警告P-8未果后,歼-11BH还以非常经典的桶滚动作,向P-8展示了机腹下挂载的空空导弹。这种冷战时期苏联应对美国军机的激烈拦截动作,令美国海军非常惊讶,也成为我国空军在拦截外国军机行动中的重要转折点。

海军装备的歼-11BH和歼-11BHS战斗机

分析起来,美军之所以对歼-11BH的拦截动作感到意外,一方面,是因为不足20米的桶滚拦截确实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是机毁人亡。而歼-11BH胸有成竹地拦截,当然是建立在我国海空军部队大规模装备新型战斗机,并且飞行员训练水平和战术能力大幅提升的基础上。另一方面,在拦截事件前,美军飞机在我国周围空域的活动,并没有遭遇强度太大的阻拦,突如其来的歼-11BH滚筒拦截,令美军惊诧、惊恐。当然,这也是之前与苏军纠缠数十年的美国军队,对危险临近的天然警惕,而最终事实证明,美军的预感是对的。

经典的歼-11BH桶滚动作

2015年4月,我国海军歼-11BH战斗机,又一次成功驱离美军P-8巡逻机,并且再一次以滚筒动作拦截。2017年2月8日,美军一架侦察机,迫近我军正在黄岩岛上空执行任务的军机,我方护航的一架战斗机予以驱离。根据路透社随后的报道,当时我军战斗机与美方军机的最近距离仅有305米。2017年5月17日,美国空军一架WC-130“不死凤凰”辐射侦测机在东海上空活动时,被我国空军2架苏-30MKK战斗机驱离。按照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第二天援引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空军的消息,我军苏-30MKK与美军WC-130的最近距离只有约150英尺(约46米),并且其中一架苏-30MKK又一次在WC-130机前作出了桶滚拦截动作。

空军装备的苏-30MKK战斗机

2017年7月23日,美国海军一架EP-3型侦察机抵达东海,我国空军2架歼-10战斗机前往拦截,最终迫使美军EP-3作出危险规避动作返回,双方的最近距离只有约91米。这是歼-10第一次被公开的参与拦截外国军机的行动,表明当时海空军装备的主力战斗机型号都曾参与拦截,整个行动的规模和深度远远超过外界想象。在此之后,海空军不仅继续保持高频次的对外拦截行动,而且在东海上空主动出击,前往争议区域巡逻的频率也越来越高,这也导致日本军机不堪重压。2021年3月,日本空中自卫队发表公告,正式放弃对每一架外国军机都起飞拦截的原则。一般认为,日本空自数量有限的F-15J机队,在与我国海空军战斗机的对峙中消耗过大,高频度起降不仅令飞行员难以承受,而且战机剩余使用寿命也无力支撑。

歼-10A战斗机也早已参与拦截任务

从时间上说,美军侦察/巡逻机从2014年开始遭遇中方拦截,并不是一个巧合。实际上,自2008年开始量产的歼-11B战斗机,终于在2012年彻底解决了国产涡扇-10性能不够成熟的问题,又经过约两年的磨合后,空军和海军航空兵部队已经真正将歼-11B/歼-11BH运用娴熟,这才有了大展身手、灵活机动采用桶滚动作拦截美军机的一个个案例。更重要的是,歼-11B仅仅是国产战斗机腾飞的开始,随着歼-10B、歼-10C、歼-16等更新型战斗机的陆续服役,以及规模的迅速增加,海空军对外国军机的拦截强度和范围都快速上升,这些行动也进一步放大了空中优势,才有了频频近距拦截美军,并迫使日本自卫队放弃原有规则的现状。

锈迹斑斑的日本F-15J已经不是我军对手

至于在多次拦截行动中出现的桶滚动作,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领域——拦截他国军机的规则。一般来说,拦截行动主要分为通信警告、战机示警、拦截动作展示和警告射击这4个步骤。首先,拦截方会通过空中预警机、地面雷达、前沿巡逻战斗机,发现空中的异常情况,然后会根据获得的具体飞行数据,判别进入防空识别区的异常来客具体情况。尤其是我国周边空域(特别是东海)存在大量民用飞行器,必须在排除正常的民用航空活动后,才能正式进入拦截步骤。换句话说,在发现异常情况并且确认不是已报备的民用飞行器后,先由地面空管在航空公共频道发出警告,要求对方通报身份和目的。只有对方并未应答,而且型号特征持续异常,才会通报一线部队派出战斗机抵近观察。

空警-2000这类大型预警机是绝佳的空中监视平台

“抵近观察”4个字听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上由于战斗机和来犯飞机都以高速飞行,再加上还需避开在附近空域正常活动的民用飞机,因此,战斗机往往要在地面战术部门精确计算出的接触点进行拦截。这时,战斗机会在已经目视确认目标的情况下,通过机载无线电要求对方离开,这就是拦截的第一个阶段——通信警告。当然,如果真的是不怀好意的侦察机,那么它一般都不会离开,因此,拦截的第二个阶段——战机示警,才是成功率最高的拦截动作。具体来说,战斗机会飞到对方侦察机机头上方任意一侧(如果是夜间拦截的话,还需要打开示航灯),确保对方看到自己踪迹,然后知难而退。

美国海军部署在日本三泽的P-8反潜巡逻机

在这两个阶段,尤其是第二个阶段驱离成功的概率是很高的,毕竟侦察行动一旦摆在明面上,也就缺乏侦察的意义了,而且侦察机也不具备正面对抗的实力。不过有的时候,侦察机就是想尝试进一步逼近,以测试防御方的战斗力,这时拦截就进入第三阶段——拦截动作展示。作为拦截动作展示阶段的典型动作,桶滚动作主要是指,战斗机从对手前方快速翻滚转移到中部,不仅可以展示自己挂载的空空导弹等机载武器,而且在上方翻滚能给对方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从而迫使对方离开。如果侦察机仍然没有返回的迹象,那么一般会升级成挤压战术,也就是飞到侦察机上方靠前位置,然后打开降落指示灯并缓缓降低高度。受战斗机尾流影响,侦察机一般只能降低高度以避免碰撞或颠簸,最终不得不撤回。

腹部、翼下挂弹的歼-11B战斗机

由于这一阶段的危险性极大,稍有不慎就会发生碰撞事故,因此往往会被恼羞成怒地对手公开,我军战机“桶滚动作”也就反复出现在外媒报道中。不过,在某些极端情况下,对手侦察机还会继续坚持,这就只能进入最后一个阶段——警告射击。具体来说,就是以战斗机雷达照射被拦截飞机,后者的电子告警系统也随即自动开启报警,在一片警告声和警示信号灯闪烁的光芒中,飞行员的心理压力将达到顶点(因为这意味着随时会被无法挣扎的击落)。事实上,早年我国战斗机在东海上空拦截日本空自F-15J时,就曾使用过雷达照射的动作,而F-15J也随即逃逸摆脱照射并释放电子干扰弹脱离。

使用寿命所剩无几的日本F-15J战斗机

事实上,雷达照射已经是和平阶段的最后手段,我国海空军在多年的拦截行动中,从没有逾越过这道界限。而上一次大国间出现更进一步的接触——战斗机向被拦截飞机前方约几百米位置开炮,还是在美苏冷战最激烈的时期。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所有警告和拦截手段都失效,并且对方仍然继续入侵领空,才会将其开炮击落。幸运的是,这种会将将双方逼向战争边缘的情况,并没有在大国之间发生过。在美苏双方的拦截与反拦截行动中,最危险也是最知名的巴伦支海手术刀事件,苏军苏-27战斗机于1987年,在巴伦支海使用垂尾将北约P-3B机翼生生切断,引发全球大哗。

著名的巴伦支海手术刀事件

随着我国海空军部队的装备和训练水平提升,早期美军侦察机经常出没的区域,实际上已经被我军控制,美军试图继续坚持,但经过2017年的几次近距拦截后被驱逐,实际上美军已默认并选择后退。在通常情况下,很多接触采用了并不激烈的拦截模式,美国侦察机越来越多地使用民航呼号做掩护,试图浑水摸鱼或者拖延时间。最近几年,大批歼-20隐身战斗机服役并形成战斗力,我国空军的控制区域也随之进一步向外延伸,澳大利亚、日本军机被拦截,美军出动大批军机试图在东海反扑被成功驱离,已经证明了新一轮交手的胜利者究竟是谁。